*請搭配這首歌一起食用,miwa-ヒカリへ,歌詞在這裡

 

****

 

過去,他認為這世上沒有所謂的奇蹟,僅有殘酷無奈的現實與熱情漸漸被澆熄的乏力。

 

當時,他相信了夥伴給予他的希望,相撞拳頭的那端卻成了一場空。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拒絕任何人觸碰他曾經最喜愛的事物。

 

──直到,那傢伙出現為止。

 

明明球技遜自己不曉得多少籌,眼底卻始終燃燒著一把火揚言說一定會打敗他。

 

哈,有種就放馬過來,反正你的光芒也不過如此。

 

總有一天,一定會熄滅的。

 

光就是這樣的存在。

 

他不過是比一般人還要更早看清這一切罷了。

 

更別說這傢伙的光比自己還要弱,肯定只會比他更快嚐到這一切。

 

嚐到那種不論你多麼努力想放慢腳步,卻只會體現跟他人不同的事實。

 

 

 

啊啊……與其讓這傢伙壯大起來再墜落,不如……就讓他親手折斷他的羽翼。

 

與其讓其他人來,他寧可親手接下這份差事。

 

火神大我是吧?這世界,不是你所想得那麼簡單。

 

籃球,也不是只要你努力就可以有回報的運動。

 

你懂嗎?

 

同樣身為光的你。

 

什麼奇蹟世代最強的王牌?如果強大的實力抱回的是一身孤獨,他寧可不要這張牌。

 

讓他將全身家當都輸光的爛牌。

 

 

****

 

 

「青峰?你張著眼睛在睡覺啊?」

 

剛晾完衣服從陽台內進來的火神,身後披著橘紅色的陽光,奪目卻不刺眼,就跟火神給他的印象一樣,光芒明明不強烈,卻能持續地發光發熱,甚至會隨著他人照耀愈發熾烈。

 

就好像用光芒在回應一樣。

 

青峰的眼睛不適應地瞇了瞇,牛頭不對馬嘴地低喃了句,「……為什麼你的都不會消失?」

 

甚至,還將包圍他的黑暗通通驅逐,讓他看清周圍到底還有多少關心他的人。

 

當初的光明明這麼弱……

 

火神愣了愣,即使青峰沒有講明火神也明白他說得是什麼,他將洗衣籃放在不會擋路的角落,沒有選擇站到青峰的面前,而是由沙發後方張開雙手,宛若要給青峰一個大大的擁抱般環住他。

 

火神的下巴靠在青峰微刺的藍髮上,上頭傳來與自己一模一樣的洗髮精味道,他很喜歡這種感覺,這種從生活中漸漸地被對方填滿的感受,讓一個人生活習慣的他漸漸感受到了溫暖。

 

「因為我不是一個人,你也不是了。」

 

再說,他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光,而是跟他的名字一樣,是跳動的火。

 

有火在,怎麼可能沒有光?

 

就算沒有,我也會替你製造出來,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你的光會有消失的一天。

 

火與光儘管都是獨立的,但碰在一塊才是最完美的。

 

他們對彼此都是不可或缺的。

 

「啊啊……哪天要是換你熄了,就換我幫你點燃吧。」青峰勾過火神的後頸,揚首給了火神一個簡單卻火熱的吻。

 

沒由來地,青峰的腦海閃過很久以前桃井曾對他說過的話。

 

『哪哪,阿大,你覺不覺得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是世上最美的奇蹟?所以阿哲跟我的相遇一定是奇蹟!』

 

『啊?那種事情誰知道……沒事不要來煩我啦五月。』

 

望著從認識火神到現在從未變過的紅瞳,青峰的唇角幾不可察地勾起淡淡的弧度。

 

他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奇蹟。

 

 

 

Fin.

 

 

 

2013/06/01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