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使_COVER_FINAL_SAMPLE    

 

資訊如下↓

刊名:神使大人有夠黑

CP青峰大輝X火神大我

作者:森實

封面繪者:浩蓮 

性質:溫馨搞笑本,架空向

字數/頁數:約2萬3/56P

定價:NT150

特典:關於青峰幫火神穿兜當布的番外故事。

(凡是有預購且完成匯款的,統一場後會將本子的番外篇以PDF檔寄到各位信箱。番外篇可能是福利取向(?)也可能是加筆故事)

內容大綱:青峰為黑狐神使設定,火神是擁有稻荷神血脈的後繼者(高中生),主要是寫他們的一些日常還有神使峰跟火神相處的種種。

新稿試閱請往下拉

 

 

新稿試閱-暖意

 

近日,冷氣團來勢洶洶,全日本幾乎都壟罩在低溫下,驟降的溫度夾在寒風內迎面而來,冷得火神幾乎有種胃要抽筋的感受,他拉了拉脖子上與髮色同色的圍巾,將凍得發紅的鼻頭深埋柔軟的布料內,努力呵在指尖的氣也因為週圍過低的溫度起不到多大的溫暖作用,火神抬頭望著多雲的天空,低喃了句:「不知道會不會下雪啊……」

 

雖然很冷,但下雪就可以跟家裡面那隻狐狸打雪戰,一年四季身上都穿著同一件狩衣,青峰不曉得會不會膩……

 

等等、一年四季都穿同一件!?

 

像是想到什麼,火神陡然加快回神社的腳步,沒在鳥居上看到該有的狐影,腳尖一轉立刻往主社跑,果真瞧見青峰跟平常一樣側躺在主社的屋簷,背對火神懶懶地搖了兩下尾巴當作是回應,即使沒看見火神的臉,但用法力一掃也能發現火神的臉色不大對勁,「幹麻?表情這麼嚴肅?吃壞肚子了?」

 

「你才吃壞肚子!下來一下我有事跟你說!」

 

黑狐神使連動都沒動,拉著長音回了一句不要就再也沒有反應,火神見青峰分毫沒有挪屁股的意思,心一橫整個人就想往主社上爬,驚得青峰縱身一跳沒好氣地把整個人都掛到神社木柱上的傢伙給抓下來:「你傻了不成!神社是你可以隨便爬的嗎!幹麻啦?」

 

不知道今天天氣溼度很高啊這白痴!最好人類的手可以黏在木頭上啦,摔下來屁股就變成四瓣了啦!

 

「今天不要待在外面了,我記得你只有出去鳥居之外的地方有時間跟範圍的限制,鳥居以內隨便走都可以吧?在冷氣團過去前就待在家裡吧。」說著,火神二話不說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脖頸的溫暖突然被撤去,火神瞬間從頭冷到腳,儘管上下排的牙齒都在打顫,手的動作卻停都沒停。

 

青峰愕然地瞪著火神把脖子上的圍巾改圍到自己身上,非但沒有因為火神貼心的舉動感到開心,本來就很黑的臉煞時黑到五官都快看不見了,「啊?你這傢伙小看本神使也該有個限度!你什麼時候看過神使會受四季影響的?把圍巾拿回去圍好!」這笨蛋,都冷到手在發抖了還顧著幫他繫圍巾!見過笨的,沒見過笨到這種地步的!

 

「啊!不要這麼用力扯!會壞掉啦!」就算是他織的不用錢但也是需要時間好嗎!壞了重打一條要很久欸!買的話又很浪費錢。

 

青峰扯圍巾的手一頓,狐疑地揚起眉尾問:「你說啥?這圍巾是你親手織的?」這笨蛋神將來是立志當人妻是吧?一手好廚藝就算了現在連女紅……應該改稱男紅都沾,這傢伙究竟還有什麼是不會的?

 

神社內所有大小事都逃不過他的法眼,就連大我什麼花色的內褲放在哪他都一清二楚,這傢伙是什麼時候織的圍巾他怎麼都沒發現!?

 

可惜火神沒有青峰的讀心能力,聽不見黑狐神使內心所想,否則可能會改手直接勒死這黑狐狸。

 

「我在學校趁中午休息時間打的啦!本來想順便幫你弄一條,不過還沒完成……」脖子是人體最重要的保暖部位,通常只要脖子沒有吹到冷風,基本上身體就比較不會受寒,這幾天天氣很冷,他一想到青峰總是不管外面天氣幾度老是待在鳥居與主社上,就好像神社除了這兩個地方沒其他地方一樣,想到這點他就想替對方做些什麼,至少不要因為守護神社的關係而弄壞身子。

 

青峰無奈地歎口氣,尾巴一撈將人勾進懷內,右手往身側揮出,以寬大的袖子替火神擋去刺骨的冷風,墨藍的雙瞳有著無奈有著不解,映在赤紅內卻只捕捉到被前者極力掩飾的暖意。

 

只可惜開心的心情沒能維持多久,下一秒就被青峰的話當頭澆了一大盆冷水,瞬間寒到骨子裡。

 

青峰搔了搔後腦,順便把火神圍上來的長條物給拉鬆了些,受不了地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身分啊?我是神使,是不會受外界影響的,就算外面熱到死人,冷到下雪,我都不會有感覺。」只要他願意,他甚至可以隔離降在身上的雨,只是他不想讓火神覺得他們的差異這麼明顯,所以從來不會刻意去做。

 

要說這世上了解大我的,排第一的是大介(火神的爺爺),絕對沒人能跟他搶第二,他可是從大我還是個娃娃時就看著他長大了,這傢伙屁股有幾根毛他可一清二楚!……說是這樣說,這小鬼屁股倒是光溜溜得很就是。

 

青峰的一番話沒換來火神舒展的眉頭,他臉色一黯,回青峰的音量不免也大了許多,只差沒咆哮了,「你沒感覺,可是我有啊!在這麼冷的天你只穿這樣我光看都覺得冷!對啦!我知道你是偉大的神使天不怕地不怕,不過不要把你自己說得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一樣!」

 

……這樣,滿腦子只想著要讓對方暖和起來甚至替他打圍巾的自己不就顯得很可笑?

 

的確很可笑,那種東西對青峰而言根本派不上用場,他還一頭熱地做得那麼歡快。

 

……簡直就像個笨蛋一樣。

 

火神氣得掙開青峰的手,青峰也沒再度抓住火神,但牢牢扣在火神腰際的狐狸尾巴卻沒鬆過半分。

 

火神就算再怎麼生青峰的氣,會踢他打他踹他外,就是絕不會傷害對方的尾巴,連一根毛都不會,青峰就是看準這點所以才沒出手,而是出尾巴。

 

可惡……這傢伙太卑鄙了!明知道自己對他的尾巴沒輒還來這招!

 

「你的確是個笨蛋。」

 

青峰的口吻很輕,輕得彷彿在自語,但整個背幾乎是貼在青峰身上的火神根本不可能錯過。

 

「你說什麼!?還有我不是告訴過你好幾次不准偷讀我的心!小心我扣下你的炸豆腐!」火神氣得回頭罵道,雙眼卻在下一秒瞪到最大。

 

只見青峰將快鬆脫的紅色圍巾隨意地重繞在脖子上,態度囂張得不可思議,「這條圍巾是我的了,你明天上學換一條圍吧。還有豆腐不准扣。」

 

「哈!?」實在跟不上黑狐神使的思維節奏,青峰願意圍圍巾的舉動遠大於豆腐的討價還價,火神死死蹙著眉問:「你、你不是用不到嗎?不用勉強自己硬要收。」那樣感覺更差。

 

「是用不到,但我可沒說不要用。」

 

運用法力將身體懸空,青峰盤腿懸在火神的肩旁,火神正想問你要幹麻,緊接著脖子就傳來某種熟悉的柔軟感受。

 

以及對方混合著樹木與陽光的味道。

 

「在你打好剩下的那條前,就用這個先將就,不準有異議。嘖,能得到本大爺的尾巴圍巾你可是頭一個!可要好好感謝我啊笨蛋神。」

 

感受著黑狐神使一路從尾骨滲透到毛髮的熱度,火神忍不住扯出一抹笑,他本來就不是會氣很久的個性,加上與籃球放在同等地位的狐狸尾巴就在自己脖子上,方才的陰霾瞬間被前者拋到腦後,臉上表情可興奮了,「那我不打了!你的尾巴比任何一條圍巾都還要暖啊!」

 

真的,暖烘烘的!奇怪,平常幫這傢伙梳毛的時候也沒這麼熱說。

 

「白痴啊你!本神使可沒空天天跟你上下學!自己打一條!要是感冒小心我揍你。」

 

「小氣鬼,不然到冷氣團走?」

 

「你當我傻的啊?冬天什麼不多就冷氣坨最多,替你圍一天就該偷笑了!」

 

「坨咧……欸!你都收了我圍巾讓我多圍幾天是會怎樣?」

 

「哼,不要拿那種東西跟我的尾巴比。」他的尾巴可不是外面那種三流貨色能比的,用人類的話來形容就是所謂的高級貨!舶來品!

 

「還舶來品……你什麼時候會這麼難的詞了?好歹那也是手工的欸!不知道現在東西手工的貴嗎!」

 

一聽見手工,深色狐狸耳朵瞬間抽了抽,很勉為其難地退一步,「好啦,三天,不能再多了。我討厭你以外的人類氣味。」

 

學校那地方太多人類死小鬼了,感覺多待一秒自己純淨的法力都會受到汙染,至於大我是例外,就算沒真正繼承神社,但大我體內留著那糟老頭(稻荷神)的血,只要跟這傢伙待在一起他身上沾染的晦氣都會慢慢被淨化。

 

那種感覺就像有一股熱流從體內洗刷到外一樣,非常舒服。

 

所以他會這麼喜歡在這傢伙身邊,肯定是這個原因吧。

 

要是火神的爺爺在天之靈聽到青峰這句話,肯定會當場打槍他:「怎麼老頭子我在世時就沒看你黏過我?反倒是黏我孫子黏得緊啊。」

 

青峰拉了拉脖子不習慣的重量,鼻子微微聳動。

 

……有這傢伙的味道。

 

「是保暖效果太好嗎?我怎麼覺得你的尾巴愈來愈燙……」不過觸感真的是超級好的!聽說狐狸的毛很值錢,不曉得神使會不會換毛?要是會的話他還真想把那些毛收集起來做成抱枕,觸感一定超級棒!

 

黑狐神使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大聲嚷嚷:「囉唆!再吵就不要圍!」

 

天氣還是一樣的冷,神社內的一狐一人卻暖得很。

 

對某隻狐狸來說,甚至有些暖過頭了。

 

(試閱結束)

----------------

 

其他就請到本子內觀賞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