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之前單眼相機的慘案後(青峰以為單眼相機叫單眼相機,所以拍照時就要閉一隻眼才能拍,搞到後來因為這樣去掛眼科就不爽用,但過沒幾天又因為敵不過可以用照片保存各式各樣大我的模樣又重操舊業)後來被火神因青峰太常用相機偷拍他洗澡而將其打入冷宮後,如今,終於再度重現人間,出現在青峰手中。

 

當然,開起封印的條件是青峰不准偷拍他洗澡也不准偷拍他換衣服更不准在滾床單時偷偷把相機擱在一旁按錄影,這才讓相機得以重見天日。

 

一開始的幾天,火神都格外注意青峰的動向,以他對這黑皮的了解肯定是嘴巴上說好做起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但接連三天的觀察下來,青峰確實遵守了諾言,加上自己時不時也會突襲青峰拍的內容,真的,沒有奇怪的照片,但十個畫面裡有八個一定能看見自己。

 

自己看自己的照片感覺其實很微妙,確切點的說,那些照片其實都是青峰眼中的自己。

 

有他在廚房作菜圍著圍裙的背影,有自己在陽台曬衣服的模樣,有自己剛洗好澡喝完冰箱內的牛奶露出滿足的表情;有自己因為前陣子因為高密度的訓練一到家弄完完晚餐來不及吃就攤死在床上的模樣;更有他們一起出去買東西,自己因為青峰不像平常一樣跟他肩並肩走,不解地回頭想問他到底在幹麻的表情。

 

裡面,滿滿的全都是自己,多到連他看到都會覺得害臊的程度。

 

就好像,透過青峰的眼在看自己一樣,那種感覺比全身脫光站在青峰面前還要羞恥,感覺很像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青峰看到更多連自己都不曉得的自己。

 

除了以他為主的照片外,青峰也會拍一些在他眼中看起來很像拍失敗的畫面。

 

畫面不一定是全身,也不一定是臉,或者該說不一定是人,甚至連路上黑底紅字的招牌都有,以及跟自己家那顆同款的籃球,還有應該是青峰待在屋頂拍的天空模樣,看起來很像漢堡的雲朵與藍天,更有些照片火神根本不明白青峰按下快門的原因究竟在哪,他有印象的幾張是自己剛脫下和青峰的喬丹襬在玄關的球鞋,也有桌上凌亂的模樣,桌面上有青峰看到一半的寫真集,還有他們的馬克杯,邊看火神還會邊唸青峰真的把桌子弄得有夠亂。

 

明明就不知道青峰拍這些到底有何意義,但他每看到一張,就會覺得胸口好像被觸動了下。

 

一張張的相片經過大半個月,還真的被青峰塞滿近一半的相本,火神記得那本相簿放滿的話大概會有一百張,也就是說青峰在這半個月內已經拍了不下五十張的照片。

 

仔細想想,自從單眼重新被使用後,除了打球的時間外只要看見青峰,就會在他脖子看見青峰口中的「兄弟」,除了睡覺洗澡外聽桃井說青峰就連上課都不離身,簡直就把相機當作寶一樣連跟它分開一秒都不願意。

 

一開始火神還不覺得有什麼,雖然對青峰很認真想在一個月內拍滿一本相簿的壯舉感到不以為然,但只要不是些奇怪的照片,且也不會影響他們打球,隨便青峰愛怎麼折騰他都不會干涉。

 

但,整整一個月過去,在青峰把相本內的照片填滿準備朝下一本前進時,火神終於受不了了。

 

對,青峰喜歡拍照是他的事,他也很開心青峰會對籃球以外的事有興趣,但當自己每次跟青峰見面十次裡面有八次瞧見的都是鏡頭,就算青峰這傢伙跟鏡頭一樣黑看起來並沒有差別,但每次面對面都被鏡頭對著的感覺絕對說不上好。

 

 

 

這天,他們坐在沙發上看球賽轉播,身旁的傢伙不看電視就算了還一直捧著相機對著他,火神終於忍不住開口了,「喂,你也差不多一點,都拍滿一本了還想繼續拍啊?你就不會膩?」

 

他的臉又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變,每天每天這樣下來,甚至是因為想多拍到自己變成幾乎是跟自己同居的狀態,火神實在說不上是開心還是火大。

 

這種微妙的心情讓他變得異常煩躁。

 

「啊?為什麼會膩?你打籃球打這麼久有膩過嗎?」

 

「……是沒有,可是那又不一樣,你拍其他東西就算了,可是幾乎全都是拍我,我又不是模特兒可以擺一大堆表情給你看。」萬一這傢伙因為拍太多他的照片光是看到他的臉就覺得煩那他不就很倒楣?

 

青峰要是這麼喜歡攝影幹麻不去找黃瀨?記得帝光時黃瀨跟青峰的交情還不錯,又是模特兒,肯定可以比自己給青峰更多幫助。

 

青峰邊調整焦距,就像聽到什麼受不了的事嫌惡地甩掉全身的雞皮疙瘩,「開玩笑,我什麼都會膩,就你跟籃球我不會。還有誰要拍那煩死人的傢伙啊?那種做作的模樣就是貼錢給我老子都不爽拍。」火神到底知不知道他為什麼喜歡拍他啊?換作是別人他哪可能會拍得這麼起勁!

 

因為是火神,所以才想拍,想把這傢伙所有的表情經由照片留下來,想看的時候就能拿出來翻,那種感覺就跟看見小麻衣出新的寫真集一樣充滿興奮。

 

與火神說話的過程中青峰的相機始終沒從臉上挪開,鏡頭中的火神眉宇間的距離愈拉愈近,青峰是說過想拍各式各樣的火神沒錯,不過比起擺臭臉的火神,他對笑起來的火神比較有興趣,吃東西時也不錯,像極了倉鼠可愛斃了。

 

「喂,你眉毛都快擰在一起了,笑一個啦。」身為外行的青峰,經過一個月的自行摸索下來,持相機的姿勢還真有幾分專業的架勢,只是現在的火神根本沒那個心情欣賞。

 

「……你夠了喔!」 忍了許多天的情緒終於在青峰的催促下瀕臨臨界點,火神一把拉下青峰隔在他跟自己之間的相機,紅瞳浮現強烈的不滿,口氣也跟著差了起來。

 

「我不喜歡你透過鏡頭看我,一次兩次就算了,整個月下來你有完沒完?我知道你想拍我,想把我的表情用相片保存下來,可是照片是照片,我本人就在你面前你還想著照片是怎樣?照片比我好就是了?你這麼喜歡照片拍滿一本夠你看了吧?不要再用這東西擋住我看你的臉!」火神氣得把青峰還捧在胸口的相機往下按,不滿的情緒到達頂點。

 

青峰拿著相機愣了許久,給火神的回應就是按下快門將火神現在的表情拍下來,氣得火神一拳往青峰臉上揍,可惜那拳頭還沒碰到對方就被接住,然後朝下一拉往自己的腰際帶,變成火神抱住青峰的姿勢。

 

火神被青峰拉得一懞,正想開罵,抱住自己的傢伙卻搶先一步發話:「剛剛那是最後一張,你吃醋的表情也很棒,火神。」

 

「去死啦你!」下意識回完,火神瞬間瞪圓了眼。

 

等等,青峰這傢伙剛才說啥?最後一張?

 

「啊,我不會再透過鏡頭看你了。」他用空出來的另一隻手將卡在他們之間的相機從脖子上解下,放到桌面上,也是這個月來第一次在洗澡睡覺時離他的兄弟這麼遠。

 

兄弟跟火神,不用想也知道要選誰。

 

青峰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抓住火神的左手放到自己臉上,笑得有些欠打,更多的卻是開心,「怎麼樣?隔了一個月近距離看我的臉,有什麼感覺?」

 

「……還是一樣黑。」

 

「喂!」有人怒了。

 

「不過,比起冷冰冰的相機好多了。」內心的煩悶感一哄而散,火神像個孩子一樣緊緊抱住青峰的頭扯出燦爛的笑容,笑得青峰瞬間後悔幹麻答應火神答應這麼早,浪費了一張好收藏。

 

青峰揚首,確實很久沒有像這樣直接瞧著火神的臉,少了侷限的框架,火神映滿自己的表情的赤眸清晰無比,抱住自己緊到有些難受的力道,與對方身上與自己相同的洗衣精香味……本人確實比照片好,好得太多太多了。

 

不過……

 

「欸,你再笑一次好不好?剛剛那笑容超棒的,害我心跳超快的。」

 

不拍下來實在是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自己兄弟啊!

 

「吃大便啦青峰大輝!!!」

 

 

 

青峰沒有說出口的是,他之所以這麼喜歡拍火神,以及火神認為沒什麼意義的畫面,那全都是在他腦中浮現火神時,覺得喜歡火神時,想到火神時按下快門的產物。

 

他從來就不是透過鏡頭在看火神,而是在生活中尋找火神給他的感動。

 

跟他在一起的火神,是最棒的。

 

Fin.

 

****

小NE生日快樂!!!!

想著你生日敲順便就當ALL火吧的生賀文了(靠

2013/07/30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