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賀文

結束每天的例行練習,火神換下濕淋淋的襯衫套上制服,不久前才和日向和木吉打過招呼,才剛打開櫃子又和已經收好東西的小金井與水戶部道別,等換好衣服時,轉眼間熱鬧的部室只剩自己一個,眾人離開之快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總覺得今天大家好像都很急著回家,是有要轉播什麼賽事嗎?不然怎麼才一眨眼人就通通不見了?

 

「火神君還不回去嗎?」

 

「嗚哇──!黑子你這傢伙……每次每次都這樣煩不煩啊你!」他遲早會被這傢伙給嚇出心臟病的,絕對!

 

「火神君才是,都已經跟我搭檔一年了還會被我嚇到,什麼時候才能習慣呢?」儘管面無表情,水藍色的眸卻明顯寫著恨鐵不成鋼的無奈,看得火神險些沒把黑子的頭當籃球抓。

 

「所以說至少出個聲啊你!真是……你呢?還不回去?」火神晃了晃手中的鑰匙,這星期部室的鑰匙輪到他保管,黑子存在感這麼弱,萬一不小心把他鎖在裡面明天的古文考試可就找不到人幫他過關了。

 

一眼就看穿火神內心的想法,黑子闔上櫃子淡淡地道:「考試請靠自己,還有,火神君,你忘了門可以從裡面打開嗎?」基本上,反鎖是不成立的。

 

「吵死了、快出來啦不要妨礙我鎖門!」

 

「惱羞成怒是不好的習慣喔,火神君。」

 

「你存心找我吵架是不是混帳!!!」

 

 

 

今夜的街道比起往常要來得寧靜,平常走過這條街人潮雖然不多但多少能瞧見行人,但今天過了好幾條路口卻連半個人影都沒瞧見,饒是像火神這種不太會發現周遭環境的神經也明顯察覺異常。

 

「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怎麼人這麼少?」

 

「火神君不知道嗎?今天是十五夜。」

 

「啊?那是什麼?」

 

黑子眨眨眼,很認真考慮到底是該先跟火神解釋什麼是十五夜,還是該先跟他說明為什麼十五夜街上人會這麼少。最後衡量結果是,反正說由來火神君也聽不懂,還是以火神君最能懂的方法解說比較好,免得節外生枝更多問題。比起新年、生日一類,十五夜不算是什麼大日子,火神君不知道也很正常。

 

沒有直接回答火神的問題,黑子抬頭望著夜空皎潔的月,像是在自言自語,也像是在說給身旁的人聽。「今天的月亮很圓呢。」

 

「哈?啊啊……這麼說來,的確是比平常還要大些。」黑子不說他還真沒發現,今天的月亮的確特別圓也特別大。

 

「『月圓人團圓』,火神君聽過這句話嗎?」

 

「……喂,不要太瞧不起人了,這句話我還是有聽過的好嗎!?」

 

黑子收回目光,側頭看向火神,「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大家趕著回去,街道上都沒有人的原因了。」

 

「這樣啊……」

 

談話間,他們走到了平常都會分別的路口,換作以往的自己,黑子那些話不用幾秒就會被他拋到腦後,但今夜不曉得怎麼搞的,一直繚繞在他耳際,怎麼也揮之不去。

 

火神揚首,火紅的眸倒映過份潔白的月華。視野中,月亮的邊緣逐漸被風捎來的烏雲掩去,赤瞳中的光芒也漸漸黯淡。

 

──彷彿缺了一角那般。

 

月圓人團圓、嗎?

 

若真是如此,那繞著他運轉的月亮應該從未補滿過吧。

 

「那,明天見。」

 

擺擺手,火神往右手邊的方向離去。黑子平淡的臉龐看不出情緒起伏,月光下清晰的卻是在靜謐街道上特別響亮的嗓音。「火神君,你喜歡吃月見糰子嗎?」

 

淡淡的,和平常一樣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嗓音,面對黑子的問句火神只是側頭,聳肩扯出一抹笑。

 

「誰知道。」

 

畢竟是沒嚐過的東西,要他怎麼告訴黑子喜不喜歡?

 

 

 

過節,他好像很久不曾體會過這兩個字的意義了。

 

對他而言,不論是新年、聖誕、或是生日,只不過是多了幾個字的平常日罷了。

 

只是,偶爾,真的是偶爾,若雙親沒有被工作衝昏頭,他會接到其中一人口頭上簡單的祝福,若真要說這些日子有哪裡不一樣,大概就是生日與新年時戶頭上多出來的零用錢吧。

 

以前的他多少還會應景慶祝一下,或是拿那些錢買雙新球鞋,但每年每年下來,他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記得這些日子,每次總是在超商特賣配合節慶更動促銷商品,他才會想起原來還有這些節日。又或者是有一些多事的傢伙會拉著他去慶祝,他才會知道原來這些日子的存在不是沒有意義。

 

快到家時,遠遠地火神就發現他家門口似乎有一坨黑黑的東西擋在他家門口。

 

不是吧?該不會有人把東西堆在他家門前?還、還是巷口那戶人家的狗跑到他家來了?

 

不會吧拜託不要是那隻狗啊──!

 

抱著必死的決心,火神戰戰兢兢地靠近到能看清楚他家門牌的距離後,那不明物體倒是率先發話了。

 

「慢死了,你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

 

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會是這傢伙出現在他面前,火神雙眼瞪得渾圓,活像見鬼似地喊出來人的名,「青、青峰!?你這時間坐在我家門口幹嘛!?」

 

「我家那老太婆說這次的十五夜她忘記準備月見糰子的材料所以不做了,我只好跑來你家吃了。」青峰拍拍屁股,那理直氣壯的模樣登時噎得火神一句話也說不出。

 

「你怎麼就能確定我這一定有啊!?沒有啦沒有!我還是剛剛才從黑子那聽到今天是十五夜,哪會知道今天要吃糰子啊!?快回去啦你!」

 

「我人都過來了你好意思讓我肚子空空的回去?」

 

「這麼晚了你要我上哪去買材料啊!」

 

「這簡單,便利商店就買得到了。」

 

「……那你為什麼不買回去讓你媽做啊!?」怎麼反而跑到他這來了?

 

「我就是想吃你做的不行?啊、還是說──你根本就不會做?嘖,沒想到你這麼遜連個糰子也不會做……」那口吻配上欠揍的表情,幾乎在一瞬間就點燃了火神的怒火。

 

「誰說我不會做!!!」火神氣得回嗆,頭也不回地朝這裡最近的便利商店方向走,「我就做給你看等著瞧吧你!絕對好吃到讓你哭出來!!!」

 

「誰會哭啊白痴。」

 

青峰望著前方傢伙的背影,確定火神很認真在思考糰子的做法短時間不會回頭,這才拿出手機傳了一封簡訊給昔日搭檔。

 

『明天這傢伙就能告訴你感想了。』

 

剛發送完,很快就收到對方的回覆,讓他很懷疑哲那傢伙是不是等他簡訊等很久了。

 

『請連我的份一起幫忙吃,青峰君。』

 

『那還用說?一定的。』

 

闔上手機,一抬頭青峰就迎上火神萬分認真的表情。

 

「……欸,月見糰子是用什麼做的?」糯米嗎?應該是糯米吧?

 

青峰一臉難以置信,「居然連材料是啥都搞不清楚,你這傢伙到底行不行啊?」

 

「吵、吵死了!知道材料以後我就會做了啦!」可惜那口吻實在有點外強中乾。

 

「是嗎?你可不要最後做成年糕出來。」至少火神這傢伙的做出來的東西怎樣都吃不死,換成是五月那傢伙打死他也不可能這樣慫恿她做,毒死自己比較快。

 

這下換火神驚訝了,「咦?不就是差不多的做法嗎?」

 

「不一樣!完全不一樣啊笨蛋!」

 

「啊啊!?那你說怎麼做啊!」

 

「我要是知道還來找你做給我吃幹嘛啊?」

 

夜空中的明月不知何時再度露出了面貌,柔合的白光照出底下你一言我一語地吵著的兩人,替夜晚的街道增添了幾許生氣。

 

不是繞著他的月不夠圓,他只是一直沒有找到能剛好填補他空缺的人而已。

 

 

 

……啊啊,滿月了。

真圓。

 

 

2013/09/19 Mori.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火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