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早晚溫差很大,兩校的王牌又是一打起球來就渾然忘我的,身上的衣服不知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了幾次,事實證明,即使是笨蛋,該感冒時照樣會感冒。
 
以往感冒都馬是放著不管睡個覺起來就又生龍活虎的青峰,面對現在攤死在床上的火神,他除了乾瞪眼還是只能乾瞪眼。
 
常備的感冒藥已經給火神吃了,最近流感就跟五月那傢伙發起神經來一樣不可理喻,以前頂多是流個鼻水咳個幾下就沒了,現在卻會嘔吐噁心,吃什麼吐什麼,要不是天天跟火神相處,什麼能摸該看的都沒少做過,否則這些症狀會讓以為青峰自己是不是要做爸爸了。
 
對了!聽說懷孕……呃不對,大我現在是感冒才對,都會特別想吃點什麼,聽老媽說她當初懷自己時就特別喜歡吃黑糖,什麼黑糖糕黑糖饅頭黑糖鮮奶只要有黑糖都能吃的津津有味,且只有在吃那個時不會覺得噁心,說不定也能用在火神身上?
 
雖然不是有了但症狀都馬差不多,沒準換個火神平常喜歡吃的東西他就可以下肚了!
 
「你等等,我有辦法讓你快點好了!」
 
「……啊?」儘管有種不妙的預感,但現在的他實在是沒那個力氣去管青峰到底想幹嘛。
 
至少不會比這傢伙誤把胃藥當成是感冒藥餵他,或是想做點東西給他吃卻差點沒炸了他家廚房,以及想幫他擦澡卻在他身上打翻一盆水害他還必須換衣服跟床單要來得悽慘。
 
他只希望青峰可以安份點,他其實不需要特別為自己做些什麼,生病時旁邊能有人陪著對他而言已經很足夠了。
 
火神承認看見青峰手忙腳亂,做起平常壓根不會做的事,擔心自己的眼神令他很溫暖,但同樣地,惹出來的麻煩也一樣多。
 
希望,青峰那傢伙不要再做出什麼讓他更頭痛的事才好啊。
 
 
 
不曉得自己睡了多久,意識模糊間他聽見了開門聲,然後他聽到了青峰隱藏在平淡口吻下的關懷。
 
「你醒了?我買了一些東西你一定會喜歡!快點吃完養好身子,我還等著你挑戰我哪!」
 
但最引起火神注意的不是青峰的話,而是瀰漫在空氣中,火神無比熟悉的香味。
 
光從香味火神就能分辨出青峰手裡的大袋子都裝了些什麼。
 
有起司漢堡、烤雞腿、最近新開的炸雞排……
 
「怎麼樣?都是你喜歡吃的,看看本大爺對你有多好!不用感謝我,但要是你真的想報答這份恩情的話只要幫我買這期的小麻衣就好……」
 
火神剛才的感動通通在這瞬間化成無盡怨念與怒火。
 
「你這傢伙……存心買來氣我的是吧!!!就算我腸胃被我們監督訓練得再好這種時候也沒辦法吃啊!!!」
 
「欸,你在生什麼氣啊!我好心買你愛吃的欸!」老子難得掏錢火神這傢伙不感激就算了,居然還換來一通罵,這都是些什麼跟什麼!?
 
「天底下哪個病人生病可以吃這種難消化的東西你告訴我!」
 
「什麼啊這點小事,你不能吃大不了我幫你吃掉,又不會浪費。」
 
「你這傢伙……」氣死他了啊!!
 
「給我拿著你的食物滾出去!!!!」
 
青峰直到最後都不明白火神為何會發火。
 
一直到後來換成自己感冒,死在床上動彈不得時,火神竟然拿著他這期還沒買的小麻衣在他面前拆開包裝,卻在要打開內頁時冷冷地告訴他剩下的等他病好才能看,他才知道自己究竟對火神做了多殘忍的事。
 
只能看不能吃,實在是太痛苦了。
 
不過,這樣做好處也很明顯,不論是火神還是青峰,有了「特效藥」後病都好得特別快。
 
 
Fin
 
2014/02/1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