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機車,常喜邊注意週圍店家的招募資訊,邊思考著要不要乾脆賭大一點,找份從未接觸過的行業。

 

一畢業就應徵上行政助理,這幾年下來她已經厭倦辦公室的八點檔了。面對上司要陪笑被當擋箭牌使,周遭圍繞著從身上行頭比較到男友的同事,她突然覺得,自己這些年來根本是在浪費生命,荼毒心靈又傷害耳朵。

 

察覺小側包內傳來震動,確定後方沒有來車將車停在一旁,剛拿出手機震動便停了。

 

不認識的號碼,開頭也不像是推銷的,怕是錯過徵才電話正考慮要不要回撥,對方又打來了。

 

稍微等個幾秒才接起,「喂?」

 

話筒那端是有些敦厚的男聲,「你好,請問是常小姐嗎?我這裡是老字號中醫館,請問你目前找到工作了嗎?」

 

聽見關鍵字,常喜立刻轉換到接待模式,口氣瞬間比平常說話要軟上三分,「目前還沒有,請問您那邊的職缺是……?」

 

她沒有投中醫的履歷,應該是對方看見自己的資訊找過來的。她對醫術可一竅不通,會聯絡自己應該是跟文書處理有關的?

 

「那要不要來我們這面試看看?我們需要一位助手,要會電腦,也需要依照大夫的意思做一些雜事,沒有中醫相關的知識也沒關係,起薪三萬,工作時間照醫館走。」

 

這起薪都快趕上她加班費啦!

 

「好的,請問面試日期與時間是?」

 

「今天方便嗎?時間的話晚上七點以前都可以,地址在……」

 

邊抄著地址,常喜愈看愈覺得眼熟。她怎麼覺得這路名好像在哪裡看過?

 

抬頭逡巡四周,遠遠地就瞧見一塊巨大匾額在一票制式招牌群中鶴立雞群,上頭以剛正的筆法寫著老字號中醫館。

 

常喜呆了呆,現在的神明都這麼靈驗,隨拜隨實現?

 

從包內挖出潤色護唇膏,抿了抿,拍拍面頰。機會都給了,剩下的就看環境是否符合預想,以及自己能否把握住了。

 

事在人為!

 

 

 

面試的是中醫診所,可常喜卻覺得自己彷彿來到古裝片場,診所大門不但是木製的,上頭還有銅環門扣。

 

腳下沒有門檻,有階梯也有方便輪椅行走的斜面。意外的是,門看上去很厚重,推起來卻非常輕鬆,大概是小朋友也能推開的程度。

 

一進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小巧的前院,右手邊望過去一直連通到後方,池塘小橋流水一應俱全,左手邊則曬著藥材。

 

這裡的每一景每一木都經過精心的設計,空間規劃也非常好,不會精緻到讓人不敢踏足,反倒讓人會想慢慢欣賞裡頭的景色。

 

順著中央的石路往前便是主屋,門口擺著幾張長板凳,應該是讓候診的人休息坐的,

 

看過裝潢跟藝術品一樣的診所建築,還真沒看過復古得如此全面的。

 

儘管尚未聽見工作內容,可常喜內心卻已經有想在這裡試看看的念頭。

 

這是一間很特別,也會為病患設想的診所。

 

 

 

「你好,目前吳大夫正在診療中,我先稍微問你幾個問題,並大略告訴你我們的工作內容,具體能否錄取還是要等大夫決定。」

 

面試的男子聲音與電話中的相同,他身穿褐色麻紗服,給人的感覺很憨厚,沒開口時會讓人覺得是嘴笨的類型,說起話卻非常圓滑得體。

 

見常喜點完頭,男子才往下繼續說:「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阿民,你的工作主要是幫大夫建病例、歸檔,我們這沒有一個會電腦軟體的,跟電腦相關的可能都要麻煩你。」

 

「除了這些之外,在大夫診治時需要在一旁幫忙紀錄病例再弄進電腦,然後偶爾需要幫忙分類藥材,顧個煎藥的火,當然,粗重的東西還是我來,不會讓你動手。」說到動手時阿民拍了拍自己頗有份量的上臂肌,一臉寫著你懂的。

 

常喜同樣擺出我懂的表情。難怪阿民體格這麼好,原來是苦力擔當。

 

介紹完工作時間與待遇以及基本福利後,診治完的大夫在屏風後方說了聲:「阿民,別看見年輕女生就問這麼久,請她進來吧。」

 

「老師您就別虧我了。去吧,我先去忙了。」語畢,無聲地對常喜說了加油,阿民就腳底抹油地跑了,深怕大夫興致一來又來那麼幾句,那他的名聲可要全毀了。

 

不曉得為什麼,短短幾步的距離卻讓常喜莫名緊張,她握了握拳,大步走向屏風後。

 

屏風後方有一對看診桌椅,吳大夫看上去大概四十左右,面貌斯文,給人的感覺很嚴肅,很難想像剛才沒臉沒皮地打趣阿民的是眼前這位大夫。

 

他伸手示意常喜落坐,「坐,放鬆點,你肩膀都繃緊了,我又不吃人不用這麼緊張。」

 

她平常面試不會這麼緊張,可不曉得為什麼這次卻非常拘謹,猶如面對一群高官的接待小職員一樣,內心總覺得有些虛,「請問……履歷需要嗎?」從剛才到現在她都沒機會拿出履歷。

 

吳大夫擺擺手,「我們這不來這一套,看人比看紙有用多了。我等等會問你三個問題,好好想想,不要拿制式的答覆回我,可也不用想太細,照你最真實的想法告訴我便可。」

 

「好的。」

 

「首先,你覺得醫師與病人間應該是怎樣的關係?」

 

理智告訴常喜可能回答如同家人間的關係才是標準答案,可想了想,還是照實回答自己的感受,「沒有任何關係。」

 

醫生跟病患本來就沒有任何關係,各取所需而已。

 

聞言,吳大夫點點頭,看不出是贊同這個回答還是單純思考而有的慣性動作,「第二,你覺得西醫與中醫,哪個更好?」

 

這次常喜幾乎連想都沒想就回:「能治好我的都好。」不然看醫生幹嘛?

 

吳大夫瞇了瞇眼,沉默半晌後才問:「最後一個問題,你吃素嗎?」

 

「我吃葷。」

 

「我明白了。」食指在桌上敲了敲,吳大夫中氣十足地喊了聲:「阿民!」

 

「您叫我嗎老師?」阿民從外頭奔進來,手裡還抓著幾把剛從後院拔的藥草。

 

「送送這位。」

 

聽見這句話,常喜臉上難掩可惜,卻不後悔剛才的回答。

 

在阿民要將人往門外帶時,屏風後方又傳來吳大夫的聲音,「記得把人家的制服給她,省得明天煩惱要穿什麼。」

 

阿民往下看了看常喜,常喜則是眼帶驚訝地回望阿民,這大概是她出生以來第一次覺得抬頭看人心情是愉快的,「……這是錄取我的意思嗎?」

 

「是啊!老師就是這麼不坦率——」話都還沒說完,後方立刻傳來微帶怒意的一句:「說啥呢你!」

 

「沒!說您帥!來來,跟我去拿制服,以後我們就是同事啦!恭喜你一起搭上老師的賊船。」終於獲得同甘共苦的夥伴了,希望這次能撐久一點。

 

「……」她怎麼有種落進賊窟的感受?

 

 

 

常喜走後,吳大夫抽出壓在病例下的白紙,看著上頭以墨筆寫著的常喜二字,喃喃道:「有趣的孩子,看來以後會很熱鬧了。」

 

說完又閉上眼,對著空無一人的座椅道:「祢們可別太激動嚇到人家,否則我也留不住人。」

 

這幫老傢伙真是好意思,居然堂堂正正讓自己問人家小娃娃吃不吃素,這是多擔心嚐不到肉?

 

只要沒有刻意隱藏,任何心念都能被祂們捕捉到,一道低沉的嗓音響在吳大夫耳邊,口吻又氣又牙癢,『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是呀是呀!等她等太久了,饞呀!』另一道無比慈祥的老人嗓音同樣迫不及待。

 

『別以為你這世有肉身就能囂張啊保生!我等……我等……』那道低沉的嗓音我等了半天還是等不出個所以然。

 

『還真羨慕哪!』接話的是另一個清亮的童聲。

 

「祢們一幫傢伙只顧著發牢騷,小心被捷足先登。」反正不干他的事,看戲看戲。

 

『誰敢!』這口吻都能想像出主人氣得吹鬍子瞪眼的表情。

 

慈祥的嗓音問道:『我說大黃那傢伙呢?』

 

『跑啦!不是、飛啦!快追!』童聲滿是激動,聲音到後面都快聽不見了,八成是踏著風火輪追過去了。讓那頭愛吃鬼先到祂們連湯都沒有了好嗎!

 

吳大夫拿起一旁的高山茶啜了口,滿臉淡定,彷彿方才偷偷用眼神示意大黃快跑的不是他一樣。

 

怎麼說也得關照一下自個兒的老夥伴不是?

 

TBC

 

2019/02/05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