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火神的生日我只能產出這麼莫名奇妙的短打

而且還跟生日一點關係也沒有

儘管如此還是要說:火神生日快樂!!!

****

「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你食物到底都吃到哪去了。」青峰支著下顎,活像在看外星生物一般的望著眼前不曉得吞下第幾個漢堡的傢伙。

 

「那還用說?當然是我的肚子啊!不然還能到哪?」問這什麼蠢問題?

 

「廢話我當然知道是肚子,你這傢伙的胃也太扯了吧?到底有沒有底限啊?」

 

「幹麻?想吃就說啊!用這麼拐彎抹角的方式,哪、拿去。」明明是狼吞虎嚥,吃東西卻老是習慣大口大口塞在兩頰再吞下去的火神,鼓著腮幫子邊咀嚼邊從漢堡山中拿了一顆給青峰。

 

「對面坐的是你誰還吃的下啊!」光看就飽了,「還有,嘴裡有東西時別說話,等等怎麼死的都不曉得──」

 

噎死嗆死都一樣蠢。

 

「安啦安啦!我都這樣吃好幾年了不都好好的活到現在──嗚!」

 

不久前還誇下海口的傢伙,登時像觸電一般瞪大雙眼,活像是在忍受什麼劇烈的痛楚表情猙獰無比,平常用來打籃球的掌心此時正以頻率極高的速度拍著桌面,另一手則顫抖地捂著右邊臉頰。

 

「怎、怎樣?蛀牙阿你?」

 

「你才蛀牙白痴峰!痛痛痛……咬到舌頭了……」都是青峰這傢伙害的!幹麻非得挑他在吃東西時頻頻找他說話啊!還咬得超大力的……痛死了啦!

 

「可惡……肯定流血了……喂、幫我看看傷口大不大。」懶得走到浴室照鏡子,火神直接對著青峰伸出舌,分岔的眉因為嚐到不習慣的鐵鏽味攫了起來。

 

等了半天,對面的傢伙只是不發一語的盯著他的舌頭瞧,原以為是自己的血擋到傷口,火神很配合的把舌縮回去吸了吸表面的猩紅,又探了出來:「這樣應該看得比較清楚吧?喂……?到底嚴不嚴重啊?」

 

某個傢伙仍是看得很專注,連眼都沒抬一下。

 

火神的耐性也在此時徹底用光了。

 

「多少給點反應啊死青峰!」不說他哪會知道嚴不嚴重啊!

 

「啊?反應?我知道了。」

 

下一秒,青峰就直接用自己的嘴堵住火神還想說些什麼的唇,順便大力舔掉那過分顯眼的豔紅。

 

「唔、唔──!噗哈──白痴峰我要你幫我看傷口突然之間做啥啊!!」一把推開青峰,火神紅著臉罵。

 

青峰一臉你白痴阿問這什麼廢話的表情,「幫你消毒啊?光看是會好喔?」

 

「你嘴巴細菌那麼多誰要你消毒啊!」沒更嚴重他就該偷笑了。

 

聞言,青峰火大的抽抽嘴角,粗魯地扯過火神的後腦蠻橫地按向自己,雙方之間的距離再度近到火神都能從青峰的眼中看見自己冷汗直流的表情。

 

「那我就讓它更嚴重好了?最好是發炎到你沒辦法吃東西只能天天靠我用嘴餵你──反正我細菌多嘛。」

 

「什、什麼啊?突然生什麼氣阿你!別開玩笑了滾遠點死青峰──唔唔唔!!」

 

居然還用力咬他的傷口這個王八蛋!

 

他下次絕對不在吃飯時跟青峰這傢伙說話了可惡!

 

 

Fin

 

 

****

會有這篇是因為我今天吃三明治時咬到臉頰裡面的肉...不忍說真是夭壽痛啊TAT..

滿口血真是嚇死人了(欸

青峰你細菌好多www(靠

2012/08/02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