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火黃黑四口子系列,前篇請點

*青火=爸爸組,黃黑=養子

*青火的職業是IF的設定

****

今夜的小鬼們,不曉得為何情緒異常高漲。

 

平常火神連叫都不用,一到了八點兩名孩子就會手牽手一塊上床睡覺,小朋友的生理時鐘比什麼都還要準,如今,牆上的指針都快逼近11,小傢伙們還是遲遲不肯入睡。

 

藍髮孩子望著被隔絕在落地窗外的大雷雨,一旁的金髮孩子則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黑子,然後在窗戶上不停呵著氣,畫了一顆大大的愛心朝黑子道:「給你!」

 

黑子看了看朝自己笑得開懷的黃瀨,也學著黃瀨在窗上呵氣,且還是呵在黃瀨畫的那顆愛心旁邊,然後畫了一支箭直直穿過那顆愛心。

 

只是不是很浪漫的那種箭穿心,而是大到足以把整顆愛心給抹掉的那種,可惜黃瀨根本不懂黑子這樣畫的意義,只是興高采烈的認為小黑子對他畫的愛心有反應,甚至還回了他一支箭,笑得可傻了。

 

「喂!你們該睡了喔!晚上是大人的時間小孩不准醒著!」青峰一踏進臥室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兩個小鬼雖然都有自己的房間,不過多數都是跟兩個爸爸一起睡比較多,不論是青峰或是火神都很重視與孩子的相處時光,所以只要生理上允許,都會跟小鬼們一塊睡。

 

反正興致來想做些兒童不宜的事時再把兩個小鬼拎到他們自己的房間就好。

 

「咦──人家還不想睡!」嘟嘴抗議。

 

「輝拔……轟隆隆。」

 

同時轉過身的小鬼們,一個是開始耍起賴,另一個則是臉貼著窗戶僅僅回過半邊臉,似乎是很喜歡因為下大雨變得冰涼的窗扇。

 

……哲也的話聽不懂先跳過,先來處理涼太這邊的。連區區兩個小鬼睡覺都搞不定等等大我上來肯定會笑他。

 

切,不過就是趕小鬼上床睡覺而已有什麼難的?

 

「我叫你睡就給我睡!小心我打你屁屁!」一把拎起涼太,掙扎哭叫直接被青峰當耳邊風,另一手探向哲也,卻在快碰到時堪堪一頓。

 

藍髮孩子正用小動物般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青峰,圓亮的水眸與無辜的表情就像青峰在對他做些什麼慘無人道的事,那表情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哲也這種眼神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涼太那嗎!?怎麼換個人做殺傷力完全不同阿喂!

 

他只是想要叫哲也上床睡覺而已又不是要把他抓去賣,為啥要用這種像是在面對人口販子一樣的哀求眼神看他啊!!

 

好巧不巧,青峰不吃黃瀨那套,偏偏就很吃黑子這套,伸出去的手前進也不是縮回來也不是,就這樣尷尬的杵在半空。

 

「……窗、窗戶外沒啥好看的,快睡覺吧!」

 

不要看哲也的眼睛、不要看哲也的眼睛……

 

可惜青峰忘了小孩子的武器不只有流浪狗般的眼神,還有那該死的可憐嗓音。

 

「輝拔……」

 

平常不多話的孩子,一但撒嬌起來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青峰終於了解說這些話的人並不是沒大腦,而是真的就這麼恐怖。

 

要死了聽到哲也聲音的那一瞬間他真的有想把他放下來的衝動!這是什麼魔咒啊!大我那傢伙又是怎麼破這關的啊!

 

黑老爹儼然把哲也當作什麼殺傷力極強的武器,一手顫抖的拎著小傢伙,臉則是撇到另外一邊打死也不願正視黑子。

 

看了就輸了,拼上他身為警官的驕傲也不能看!

 

被拎在另一手的黃瀨也不安分的掙扎起來,「不要睡啦!呆輝放開我!放開我啦!」

 

而火神剛關完樓下的電器窗扇,一進房瞧見就是這麼一幕。

 

青峰這傢伙是怎樣?當哲也是沒換過的尿布啊?拎得這麼心不甘情不願。不就是叫兩個孩子睡覺而已怎麼搞得好像要衝大毒梟的老巢一樣驚恐啊!?

 

「你在幹麻阿真是的……」

 

「等等!大我探員!你要是與哲也的眼神接觸就中招了!不能看啊!」

 

「是是是,我有喝下免疫藥水所以對我無效。」火神敷衍的擺擺手打發青峰不曉得在演哪初的戲,接過前者手中的黑子,摸著藍髮兒子的腦袋瓜,說道:「很晚了,這樣明天你們會爬不起來,我們睡覺吧?」

 

沒想到一向很聽話的黑子居然搖搖頭,指了窗外的方向:「雷……轟隆隆……」

 

從哲也的眼中看出他似乎是很喜歡雷聲,旁邊的涼太也沒有入睡的意思,火神想了想小時候的自己吵著不想睡覺時,阿烈克斯還沒昇華到用暴力逼迫他跟辰也就範前,到底是用什麼方法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跳進被窩。

 

火神給了青峰一個眼神,示意他把黃瀨放到床上,自己也將哲也抱上床,爾後時機抓得非常好,在外頭落雷打下來的那一瞬間立刻擺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伴隨著刻意誇大的慘叫嚇得兩個小鬼瞪大雙眼,一個比一個還要緊張的抓住火神的手問。

 

「火、火拔!哪裡痛痛嗎?」

 

「痛痛……?」

 

「大、大我你怎麼啦!?」完全在狀況外的青峰也被火神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一跳。急、急性腸胃炎嗎?不然怎麼突然摸著肚子哀號?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不要嚇人啊!

 

沒有回答青峰的詢問,火神快速的吸氣吐氣,彷彿是藉由這樣的動作舒緩體內的不適,「快……!哲也、涼太……保護好你們的肚臍!雷、雷公會從肚臍把人的靈魂抓走……趁他現在吸我的時候你們快點躲進棉被!」

 

「噫、不、不要啦!雷神壞壞!不要帶走火拔!」黃瀨緊張的都快哭了。

 

「火拔──不可以──」黑子也沒好到哪去,一張小臉整個皺了起來。

 

青峰更誇張,直接對著窗外像是在對雷聲叫囂一樣,「靠!他敢吸我管他是雷公還是碗公老子照樣劈死他!」

 

沒想到以前五月講得是真的!雷公真的會吸走人的靈魂!要死了這時候後該怎麼阻止啊!

 

啊──!對了!

 

瞬間青峰拿出在命案現場指揮人的氣勢對著兩個小鬼下令:「涼太、哲也!快點幫你們火把拔遮肚臍!只要遮住了火把拔就不會被帶走了!」

 

「好!」火把拔是他們的才不要讓給雷公公!

 

「嗯!」帶走火拔的話他跟涼太會餓死的,所以不行。

 

兩個小鬼爭先恐後的撲上火神的肚子,青峰也不甘示弱的加入保護行列。

 

「開什麼玩笑!誰都不准從我身邊把你帶走!」

 

被一大兩小當疊疊樂壓上來的火神,重心一個不穩連帶三人一塊倒進被窩,看著趴在自己身上兩張憂心忡忡的小臉,以及青峰近在眼前又火又不安的神情,登時連痛都忘記要裝,瞬間傻了。

 

涼太跟哲也就算了,居然連青峰也沒發現他是在演戲拐小鬼們睡覺,甚至一起認真起來是怎樣!?

 

這傢伙該不會到現在還相信雷神會從肚臍把人的靈魂吸走的傳說吧?這、這……是要他怎麼演下去啊?

 

「火、火把拔?」

 

「火拔……?」

 

「喂、你、你沒事吧?」

 

青峰和兩個小鬼們的擔憂的表情交疊在一塊,火神唇一抿,雙手一張一把將兩小一大摟進懷裡,終於忍不住咧嘴一笑。「──多虧你們,我才沒有被帶走,謝啦!」

 

他的家人,真的是群寶。

 

總是讓他內心暖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從那次以後,青峰就嚴肅的告誡兩個小傢伙,以後打雷時第一件事就是遮自己的肚臍,再來就是幫火神遮,一旁的火神看著覺得有趣,就沒告訴青峰真相了。

 

每次下大雷雨時,青火家總是很熱鬧。

 

 

Fin

 

****

會有這篇都是看了友人的日常噗(

奇怪XD我明明只是想打火神騙小鬼們說雷神公公會吃掉人的肚臍

所以要乖乖蓋好被子,青峰也跟著一起信也鑽進被子的東西

怎麼敲出來變成這樣啦XDDDD

 

完蛋好沒重點的一篇XD

不過日本真的是這樣教育小孩的,有很多孩子即使長大成人也還是很怕雷聲XD

 

2012/09/12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