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平常床事都是由青峰主動比較多,但火神也是男人,也會有衝動,雖然跟青峰相較之下頻率少很多,正確而言根本是少到青峰只能靠白日夢來滿足這塊妄想,但,這並不代表火神就不會採取行動。

 

不曉得為什麼,今天就是特別想碰觸青峰,也許是適才在整理房間時發現了很久很久之前,青峰送給他的球鞋,勾起了彼此間的回憶,忍不住獨自在客廳小酌一番,腦中跟著閃過這些年來,他與青峰相處的種種。

 

想著想著,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藉著微醺,火神難耐的滾動喉嚨,慢慢朝他們的臥室前進。

 

平常都是青峰這傢伙在搞夜襲,偶爾也該換自己扳回一成才行!

 

火神藉著酒意狀大的膽量,在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就冷卻了大半。

 

……靠啊!這麼黑是要他怎麼找到青峰啦!雖然摸黑爬上床也不是不行,但要是摸錯地方會很蠢耶!

 

加上青峰一但睡死睡姿就會很不固定,根本沒辦法預料那傢伙現在到底是睡成怎樣。

 

開燈看看?

 

不能,青峰睡歸睡,對光線卻很敏感,他一點也不想在青峰醒著的時候幹這種事。

 

還是乾脆放棄?

 

不成,這樣他會很不爽,憑什麼自己只有被偷襲的份啊!

 

在內心掙扎了下,最後火神決定賭賭看,適應黑暗的眼眸多少能分辨出青峰身體的輪廓,反正要抓的地方只有一個,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抓錯。

 

躡手躡腳的爬上床,掌心很努力的在尋找青峰雙腿間的位置,卻隱隱覺得手中的觸感似乎比平常還要軟。

 

怪了,青峰這傢伙的身體有這麼軟嗎?難不成是最近吃太好發福了?怎麼……愈往下還愈細!?

 

腦中雖疑惑,火神卻沒有收回游移在青峰身上的手,明明已經按照記憶中的位置在移動,卻始終沒有摸到重點。

 

……青峰這傢伙到底是睡成什麼樣子怎麼都摸不到那裡啦!

 

正火大,臥房內的燈卻啪的一聲被打開,登時讓火神的動作硬生生的打住。

 

「……大我你在幹麻?」青峰瞪著壓在龍蝦抱枕上的火神,一臉莫名。大我這傢伙幾時這麼愛他的小龍蝦了?當初自己買回來時還整整笑了他三天不是?

 

火神驚恐的看了看身下的抱枕,又望了望門邊的青峰,想起自己剛才的行為臉瞬間漲紅,然後惱羞成怒的指著青峰開罵:「你、你、你不是在睡覺嗎!」

 

難怪觸感不一樣他根本從頭到尾都摸錯了!該死……有夠丟臉啊……!

 

「啊?我剛才去上廁所啊。」青峰邊打哈欠邊往後仰的脖子突然一頓,湛藍的眸像是猜到什麼饒富趣味的瞇了起來,趁著火神還支支吾吾在解釋他只是想抱抱看這龍蝦是什麼感覺時,快速移動到床邊,然後順理成章的把火神給隔在小龍蝦與自己之間,也不著痕跡的斷了火神的後路。

 

青峰望著火神通紅的臉,笑得非常欠揍,「你偷襲的技術真的很差耶,沒辦法,為了小龍蝦的貞操著想我只好勉為其難的代替它滿足你了。」

 

「你……!要不是你突然跑去廁所不然我哪會壓錯人啊!」誰要摸這隻軟趴趴的龍蝦啊!

 

「哦──那我更該好好教教你了,竟然會把我跟小龍蝦給搞錯。」

 

「去死啦還不是你太黑害的!」關了燈鬼才看得到!

 

「你這麼稱讚我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誰稱讚你阿白痴!可惡!把小龍蝦拿走啦背很不舒服……唔……」火神的下文全被青峰用嘴給堵去,青峰舔舔火神的唇,促狹的道:「小龍蝦說它也想參一腳。」

 

「參你個大頭鬼!再說是要怎麼參啦!」那可是抱枕耶!

 

「嗯?就像剛才那樣,騎在它身上動不就得了?」那模樣肯定很養眼。

 

「我殺了你混帳峰!不要用它的尾巴磨蹭我……!啊!」

 

混帳他以後再也不搞偷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了啦!根本只是白白便宜青峰!

 

──其實不論是偷襲還是被偷襲,對青峰而言都不會吃虧,相反的可享受了。

 

 

 

火神與青峰的夜襲等級,就像兩者之間的英文程度差距一樣,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

想到關燈後就莫名敲出這篇了XD

最近我的文都好莫名+突然啦XDDD

2012/10/02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