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火青,火青有,但火神沒進去請放心(靠

*IF的世界(這裡是指發生一切讓人無法理解的狀況一概不負責的IF)

*工口有慎
 
****

當人遇到無法以常理去解釋的事情時,會是怎樣的反應?

 

看看浴室裡面的這兩個傢伙就可以知道了。

 

「痛痛痛……搞什麼啊白痴峰!」

 

「這是我要說的吧!就告訴你很滑不要用跑的!」靠……他的頭可沒有大我的硬啊!

 

兩個傢伙光著身子不約而同的揉著方才因為火神腳滑相撞的腦袋,當雙方的目光相交時,兩道同樣悽慘的嗓音響遍了整間浴室。

 

「靠啊啊啊──為啥我會看見我自己!」

 

「這是我要問的吧!居然多一個傢伙跟我搶你!」

 

一青一紅互相指著對方叫了半天,這才發現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我怎麼變得跟你一樣黑啊?」火神驚恐的看著自己的手臂,不只膚色,就連上頭自己昨天在青峰手上添得咬痕都一模一樣!

 

「什麼叫跟我一樣黑啊!現在我可是比你還要白……等等,你看!」青峰驚魂未定的抓過火神的腦袋,轉向靠近牆角,之前青峰請人裝上的等身鏡,說什麼只有乾溼分離的外部有鏡子太麻煩,索性在裡頭也裝了一個。

 

而這面鏡子也被青峰以很多種火神不願回想起來的方法使用過,現在倒是發揮了鏡子最基本的功能。

 

「霧濛濛的一片你我要看啥?」他只看見兩道模糊的人影而已。

 

「啊啊……真麻煩欸你!」用手抹了抹,漸漸清晰在鏡面中的是……自己和青峰。

 

不同的是,明明是青峰抓著他的臉,鏡子中卻是自己抓著青峰的臉,當他一眨眼,鏡子裡的青峰也跟著眨眼……

 

足足愣了半迥,火神才像見鬼一樣嚎叫。

 

「見鬼我怎麼變成你了啊!!!」這樣他是要怎麼在晚上出去啊!?

 

「這是我要問的吧!」

 

等兩個傢伙好不容易稍微冷靜後,也大概掌握了現在的情況。

 

好像因為剛才那麼一撞,他跟青峰互相交換了身體。

 

這是夢吧……?肯定是夢吧?是夢就快點讓他醒來他一點也不想夢到這麼恐怖的東西啊!

 

火神多麼希望要是自己剛才沒有貪快想泡澡,也就不會跟青峰互撞,更不會發生和青峰交換身體這種說出去準被黑子懷疑他腦袋是不是真的壞了的天方夜譚。

 

「雖然不曉得為啥會變成這樣,不過……這感覺還真是詭異。」青峰就像第一次看見火神的裸體,不停動動自己的手,打量著鏡中的「自己」。

 

大我這傢伙的膚色真的比他白很多,一旦在滿是蒸氣的空間內待久以後臉頰會很容易泛紅,還有胸前的兩點……

 

「原來你自己摸自己的胸是這樣的感覺啊?」青峰弓起雙手按住自己的胸,那動作瞬間讓火神有種想要找個洞把自己給埋了的衝動。

 

很可惜堅固的磁磚無法讓火神挖洞,只好退而求其次,忍著發燙的耳根阻止青峰亂用自己的身體做些奇怪的事,「白痴峰你不要隨便亂摸我的身體啦!」

 

「……唔哇,原來我臉紅的表情這麼噁。」

 

「噁屁啊!這是你的臉耶!」居然擺出那種嫌惡的表情是怎樣!他都沒嫌了!

 

說真的……看見自己的身體做出那種動作實在是很丟臉,只要一想到青峰萬一玩心大起他的身體會遭受怎樣的擺弄,火神就不敢繼續想下去。

 

還是快點洗一洗快點出去才是上策,天曉得青峰會不會腦袋打到又冒出什麼奇怪的念頭。

 

「快點洗一洗啦!還有你也想一想要怎樣才能變回來。」

 

「怎樣?老子的身體你哪一點不滿意?該大的大,該小的小,你哪裡找體格像我這麼好的?」說著,像是為了證實,青峰一把抓住火神疲軟的分身,鏡子中卻是由火神的手抓住了青峰的那話兒,嚇得火神直接從小椅凳摔下來。

 

青峰看著火神用自己的臉擺出慌亂的表情,頭一次發現原來自己的血液循環也是很不賴的,居然可以從臉一路紅到脖子,明明在自己眼前的是他的身體,卻有看見火神慌亂表情的錯覺。

 

青峰饒富趣味的哼了聲,眼角餘光瞥見吸附著小水珠的等身鏡,映出自己用大我的身體壓在應該是他的身體上,就像發現什麼新玩具的孩子,笑得火神很想假裝什麼也沒看到。

 

……不准用他的臉露出那種他想狠狠揍自己一頓的笑!

 

「難得有這個機會,我也想好好看看大我你的表情,當初有裝這面鏡子真是裝對了,對吧?」

 

「對你個頭!你、你你要幹麻?不准隨便對著鏡子張開我的腿啊混蛋!」

 

……他可以現在馬上把這面鏡子給砸了嗎?

 

等等!既然他現在用得是青峰的身體,也就表示他要阻止青峰就容易多了!既然口頭說不聽身體力行最快啦!

 

「就叫你不要隨便動我的身體!」

 

「唔哦!」青峰的確被火神突如其來的偷襲給嚇到,不過也僅止於嚇到,對於火神的八爪箝制,就算用得是火神的身體青峰也能輕鬆反擊,早就跟大我說過那種用上雙手雙腳的壓制太容易被掌握弱點就是不聽,既然這傢伙這麼愛對他雙腳大開那他也不客氣了。

 

「這點程度就想制服我?回去練個十年也不夠。」囂張一笑,青峰反手一勾,身子一側,漂亮的給火神一個過肩摔,這一摔就直接把人給摔進放滿水的浴缸,登時掀起巨大的水花,也打溼了站在一旁的青峰。

 

雖然摔得是自己的身體,但痛得是大我,他可不想因為這種小打鬧傷到大我。

 

「噗哈……!咳咳、咳……!你做什麼啊白痴!」突然吞進一大口水讓火神止不住地咳,腦袋除了被拋出去的不甘還有難以置信。

 

為什麼換了青峰的身體他還是打不贏他啊!?他們的力氣明明都差不多!自己卻這麼簡單就被青峰給過肩摔……

 

火神的小心靈有那麼一點點被打擊到,不過那份失落沒能持續很久,迴盪在浴室內的嗓音讓火神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沮喪。

 

「你看下去不就知道了?」青峰撥了撥方才被洗澡水濺濕的紅髮,面朝等身鏡坐到偌大的浴缸邊緣,雙腿大開,私處在鏡子的反射下一覽無遺,同樣也映照出因為青峰的心態轉變,而開始抬頭的海綿體,「嘿,不愧是你的身體,很老實嘛。」

 

「你、我、……那是你有反應吧不要牽拖到我這!」在他身體裡面的可是青峰耶!關自己屁事啊!

 

「啊?這樣啊,是我有反應嘛,那我解決一下也是很正常的嘛,我想想,要用後面還是前面……平常都是插入的那個,試試看後面是什麼感覺好了。」

 

說著,青峰故意撥開自己的臀瓣,絲毫沒有是自己在做的感受,反倒像是用旁觀者的角度,可以隨心所欲的操控大我的身體做出他喜歡的動作,就算能感覺到自己的臀瓣被剝開也無關緊要,很認真的打量起「火神的」私處。

 

「青峰你……」到底是為什麼他要看著青峰用自己的身體玩弄自己啊!

 

看著只要自己稍微用力就會抽動的狹窄入口,青峰突然有感而發,「每次看我都覺得很神奇,這地方明明這麼小,卻可以把我的完全吞進去……喂,你都不會難受啊?」

 

只差沒陷入錯亂的火神,整個人都快要跟泡澡水一樣燙了,「怎麼可能啊!一開始可是痛到我想揍扁你好嗎!」

 

不要臉的抓住火神話語中的漏洞,青峰笑得不懷好意,「那現在呢?還很痛?」

 

「不、不知道啦!你夠了喔!這樣玩我的身體很有趣?」

 

「有趣啊,畢竟是你的身體嘛,我當然會想看更多,你不告訴我我就自己試好了。」說著,青峰伸出食指與中指,用口水濡濕後,在火神瞪到兩顆眼珠子快要掉出來的情況下,探向了他的後庭。

 

「唔……嗯……好怪的感覺……」就像有東西硬要闖入身體一樣,雖然不到會痛的程度,但也跟舒服扯不上邊。

 

「廢話!不要鬧了快停手啦!」好不容易從青峰一連串動作的震撼中回神,火神趕緊划到青峰那頭,抓住青峰的手阻止他繼續探入,沒想到卻看見青峰用自己的臉擺出很嚴肅的表情,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受到打擊。

 

「喂……該不會你每次跟我做得時候一點都不爽吧?」

 

「……哈!?」這傢伙是怎得到這個結論的啊!?

 

「因為後面被捅一點也不爽啊!靠……不會吧……我居然強迫你做這種事做了這麼久……」

 

看著青峰是真的陷入自我厭惡,火神唇瓣開了又闔闔了又開,最後才彆扭的擠出一句:「其、其實也不是那麼不舒服啦……」

 

習慣之後,跟青峰做比起自己做還要有感覺許多,甚至可以說,有很多次都跟青峰滾床滾到腦袋一片空白,不過這麼丟臉的事他怎麼可能說得出口啊!?難不成要他對青峰說你插我插得很爽?

 

他也是有自尊心的好嗎。

 

「你不用安慰我了,要不是今天莫名奇妙跟你換身體,我也不會知道原來每次做得時候爽得只有我,抱歉啊……大我。」望著青峰真心感到抱歉的表情(雖然是用自己的臉),他知道這時候如果不說點什麼青峰之後肯定會聽不下去,可是要他親口說被做得很爽……他怎麼也開不了口。

 

最後,火神宛若下定什麼決心煩躁的揉亂自己的頭,「啊啊啊──!你這傢伙怎麼這麼麻煩!這樣怎麼可能會舒服啦!我弄給你看啦!」

 

「不了我對看我自己玩我自己實在……」青峰一臉反彈的就想拒絕,豈料火神卻一把抓住他的手,用自己的臉對他正色道:「我是說,我幫你。」

 

「欸?」一個走神,青峰就感覺方才吞過自己手指的地方又傳來差不多的異物感,只是這次不是自己的手,而是大我的手,同時也是他的身體的手,以往讓青峰性趣高漲的膚色差,此時卻鮮明的讓青峰有種困窘的感受。

 

「等等、都說了不會舒服你用也沒用──」看著自己壓自己實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就算在自己體內的是大我但他看到的還是自己啊!

 

「唔……用這種方法找起來雖然比較費功夫,不過應該是這裡沒錯……」深色的指節推到被自己的身體吞到三分之二的地方時,往上一勾,本來還想問青峰這裡有沒有感覺,下一秒青峰陡然抽高的嗓音給了火神最好的答案。

 

「什麼費工夫……唔啊!等、等等……這是怎麼回事……哈、哈啊……!」與進到火神體內被絞緊的快感不同,現在竄起的快意帶著濃濃的悶疼感,雖然同樣劇烈,卻異常火熱難耐。

 

「這樣……你還會覺得我跟你做不、不舒服嗎?」隨著手部動作,火神自己的氣息也愈發粗重,就算青峰用得是他的身體,但青峰有感覺卻是不爭的事實,原來自己每次在青鋒面前都是露出這樣的表情啊……

 

可惡……要不是親眼看到不然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竟然也會露出那種讓他也不由得跟著興奮的表情。

 

情欲讓青峰的臉染上一片潮紅,這是在原本的青峰身上看不到的,火神看了好幾年的赤紅眼眸,現在正半瞇著,盪漾著讓他一陣口乾舌燥的渴望,享受著他對青峰的愛撫。

 

好像……有點、糟糕……

 

他居然有種不想停下來的感覺。

 

「唔哈……嗯……所以、你每次跟我做……都是這種、要命的感覺?」火神每按壓一次,那種快意就會強烈幾分,就這樣一層又一層的疊加,必須要不停吸氣吐氣才能將體內的那股潮熱給發洩出來。

 

青峰不太會形容那種感覺,但他知道,這根本不能跟他之前所感受到的快感相比。

 

如果說進入的一方是對感官直接的刺激,是可以預料怎樣的動作會帶來怎樣的快感,那麼被進入的一方就是間接的官能享受,由於無法預料下一秒襲來的快感的強弱,只能被動的被快感耍得團團轉。

 

「要命?也許吧,唔、青峰……」火神耳邊響起的是自己有感覺的聲音,摸著自己身體感覺也很奇怪,但就是這種不曉得該怎麼說明的違和感,點燃了火神體內的慾火。

 

原來能讓青峰有感覺是這麼滿足的一件事。

 

「已經夠了,大我……唔呃……!你……!」青峰愕然的瞪著火神用他的手勾過他的腰,轉朝浴缸內部的方向,把頭埋進他雙腿間,如果是在原本的身體他絕對很歡迎大我的服務,但,他現在是在大我的身體,面對無法掌控的快感,他可是一點也不歡迎。

 

感覺到漲得發疼的下身傳來一陣溼熱的包覆感,腦袋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登時散了大半,除了眈溺在快感構成的浪潮中再也不想去思考其他,已經不曉得到底是自己發出呻吟還是大我的呻吟,他只知道耳邊的呻吟甜膩得他不能自己。

 

「嗯、嗯、唔……啊、哈啊……!哼嗯、大、我……哈啊……」

 

啊啊……可惡……大我的聲音好可愛,不過這好像是自己叫出來的?大我怎麼可能叫自己大我,還是說其實他也喜歡被人插?隨便啦怎樣都好,已經、不想管了啦!

 

青峰看著不停吞吐自己分身的火神,明明是用自己的臉,明明不久前還覺得看自己做這檔事很反感,卻在瞧見火神用自己的舌舔過龜頭頂端時,下腹一陣酥麻,然後就這樣在火神面前繳械了。

 

平常都是火神比青峰先射,難得能看見青峰比他還要早解放讓火神開心的勾起唇角,乳白的精液噴灑在屬於青峰黝黑的面頰上分外淫靡,火神以姆指拭去唇邊的液體,邊舔邊道:「嘿嘿,這次是你比我先到了,早洩峰。」

 

那模樣性感得青峰忍不住屏住氣息。

 

等等!他幹麻對自己的臉臉紅心跳啊!神經!

 

也許是動搖的關係,青峰的反駁顯得底氣不足,「吵、吵死了!這可是你的身體耶!哪能怪我!」

 

「哦?那就表示我可以正當光明的壓你了吧?反正我用得是你的身體嘛。」

 

他媽的這話還真是有夠耳熟的。

 

「你敢?」青峰非常傳神的用火神的臉擺出一副殺氣騰騰的表情,可惜適才才被快感洗禮過的眼眸實在是沒啥恫赫力,也讓火神了解為啥每次自己在床上威脅青峰為啥每次都無法奏效。

 

靠啊用這種表情哪裡是威脅啊!?根本只是在考驗身為男人的征服欲。

 

火神也是男人,也同樣會對喜歡的人有衝動有慾望。

 

「我為什麼不敢?反正用後面也不錯啊,剛才你不也很舒服?」

 

「你真的敢插我老子變回來絕對做到你下不了床!」

 

「反正又還沒變回來你就讓我桶一次會怎樣!」平常他被青峰桶得時候可沒這麼婆婆媽媽……好啦,適當的生理防衛是有啦。

 

青峰和火神掌心對掌心誰也不讓誰,一個在浴缸內一個在浴缸上,怎麼樣都是在裡頭的火神吃虧,咬牙,火神突然起身狠狠的壓向青峰。

 

「嗚哇!笨蛋神你突然站起來會……」

 

要知道,浴缸邊緣是很滑的。

 

於是兩個傢伙沒意外的從浴缸跌到了地板上,登時疼得夠嗆。

 

「痛痛痛……!」

 

「痛死我了……這是第幾次了啊!」

 

雙雙疊在一塊的兩人,愕然的看了看對方,火神指了指壓在他身上青峰,總覺得好像、好像不太妙啊這情況。

 

「青、青峰?」

 

「啊……?」同樣摔得不輕的青峰,沒好氣的看向身下的火神,幾乎是一瞬間,青峰就掌握了現在狀況。

 

畢竟他現在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火神了。

 

「剛才說要捅我的是誰啊?啊?」回到自己身體的青峰,笑得可邪惡了。

 

「啊哈哈……有人說過那種話嗎?」可惡、沒有空隙可以逃!

 

「明天你休想下床火神大我!居然敢打我屁股的主意!」

 

「那明明是我的屁股哪是你的屁股啊!啊!誰准你突然進來的……!唔啊……!」

 

「老子管你是誰的屁股!反正你今天的屁股是我的了!」

 

「去死混帳峰!呃、啊……唔!」

 

火神的抗議全在青峰強力的突刺下化成零星的音節,剩下的就只有回盪在浴室令人面紅的肉體拍打聲與呻吟。

 

 

 

一次突如其來的身體交換,倒也給了兩人另類的體驗,可不是嗎?

 

 

Fin.

 

****

交換身體要描寫可能會有點混亂,希望視點轉換不會太複雜

我居然爆字數真是太恐怖了...

然後認真覺得交換身體什馬的好萌好色氣啊!!!

寫這種感覺的工口意外開心耶XD

我自己居然也寫到很緊張是怎樣

如果能讓看得人也有點臉紅我會很開心的XDD

 

2012/10/27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