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親睦鄰系列

*捏他有

****

升上大二的高尾與綠間,兩人在進入大學時便已同居,據高尾說法是像小真這樣的人要是離開家一個人住肯定會先餓死,便大搖大擺的賴到綠間的住處,起初綠間也抵抗過,但一次兩次下來發現根本趕不走對方,只好皺著眉頭讓高尾住下來,並嚴肅的要求高尾分擔一半的租金。

 

上了大學的綠間並沒有繼續朝職籃發展,而是在眾人預料之外,以及赤司的預料之內,選擇了醫學系就讀。

 

原因僅僅是因為綠間在填寫將來志願表時,當天的晨間占卜說巨蟹座的幸運物是外科手術刀,就這樣決定成為外科醫生,進而報考醫學系。

 

而被譽為秀德光影組的影,高尾和成,則毫無懸念的報考了與綠間相同的醫學院,表面上是說不想浪費高中三年來培養起的默契,私底下誰都知道高尾把綠間看的比誰都重要,已經不是最初想戰勝對方的膚淺心理,而是更深一層的,想在除了球場之外,也能成為綠間無可取代的力量。

 

所以,高尾選了與綠間相同的大學,甚至就讀與外科息息相關的麻醉科系,綠間曾經問過高尾,為什麼要對他如此執著,說到底他們也不過是搭檔,就算加上戀人這層身分,也不代表高尾就一定要事事以他為優先。

 

結果綠間的問句只是換來高尾輕淡描寫的一句:「有什麼關係?我已經習慣待在小真身邊了。」

 

從那次之後,綠間就再也沒有過問這方面的事,在高尾眼中,這就間接表示綠間接受了他在他身旁的事實。

 

綠間全範圍射籃的精準在結紮止血法與基本工中的縫合中發揮得淋漓盡致,當然勤奮的練習也不在話下;高尾的鷹眼則意外能掌握住被麻醉者的一切狀態,那準確的劑量就連執刀經驗十年以上的老醫師都讚不絕口,綠間與高尾,打從入學到現在,一直是醫學院中備受矚目的兩顆新星。

 

其中,最讓眾人嘆為觀止的是兩人在實作課上的配合度。外科與麻醉科的學生一星期中有三天的課程是一塊上的,其中包含了理論與實作。理論還沒什麼,實作方面只要綠間一個眼神與手部的一個動作,高尾就能馬上明白綠間需要得是什麼,也能在第一時間進行麻醉,根本已經到了心有靈犀零點通的誇張程度。

 

總之,秀德光影組的佳績也被延續到大學之中,差別在於地點從球場換到了手術台。

 

 

 

「你給我適可而止,高尾。」坐在質感頗佳的灰色沙發上,綠間推了推黑框眼鏡,目光一瞬也未從手中的書離開,趴在L型沙發的高尾瞞不在乎的應了聲,「小真你說什麼?」

 

「……」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像這樣被高尾盯著瞧,愛看就隨他去看,明天的心血管學就不要指望他會幫他。

 

高尾完全沒有失去綠間這位滾滾鉛筆贊助者的危機意識,一臉興致高昂的匍匐到綠間身旁,手裡抱著之前綠間買得幸運物Yes or No抱枕,說道:「吶、吶~從以前我就這樣覺得了,小真你真的很適合戴眼鏡耶!」

 

「哼,無聊。」

 

早就料到綠間會有這樣的反應,高尾也樂得執行他所謂的對策,畢竟會理他的話就不是他所認識的小真了嘛~

 

「吶、小真──」用上鼻音拉著長長的語尾,每當聽見高尾這種嗓音通常都會伴隨著綠間不怎麼歡迎的下文,綠間努力控制自己別把眉宇間的皺紋給擠得更深免得被高尾拿來找話題,但也只是從非常深降到普通深而已,基本上還是改變不了已經皺眉的事實。

 

「不要打擾我看書……」沒來得及結尾,下一秒躺在沙發上的傢伙陡然勾過自己的脖子,手中的書一個沒拿好直接落到地板,看見被自己保養得相當良好的書角在地毯中砸出一個凹痕,青筋陡然自綠間的額際浮現,「我的書角……高尾!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嗯?我做了什麼?」扯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彼此之間的距離近到綠間都能感受到高尾呼吸間噴灑在自己面頰上的氣息與溫度,「說啊,小真?」

 

「你這傢伙,別太得意忘形──唔!」明明已經有心理準備迎接他的會是什麼,每當高尾吻上來的那一瞬間卻總是無法當機立斷的推開他。

 

五年來,一直是如此。

 

「唔、嗯……呼嗯……」

 

唯一與五年前不同的是,一開始被高尾吻綠間只能傻愣著不知該做何反應,現在已經能與高尾互相掠奪口中的主導權,舌尖與舌尖撥弄、逃竄著,不知不覺,臉上的眼鏡也被高尾愈發熱烈的吻給推到了鼻樑上。

 

「嗯、……嗯……哈啊……高尾……!」

 

綠間略帶怒意的呼喚換來高尾討好的笑容,後者意猶未盡的舔著綠間仍泛著水光的唇,笑瞇瞇的把綠間的眼鏡移回該有的位置,半認真半開玩笑的道:「喜歡唷,我啊,像這樣幫你把眼鏡歸位。」

 

所以說,小真真的很適合眼鏡。那種凌亂的反差真的很性感。

 

綠間以中指推推眼鏡,調整到恰當的位置後,接過高尾自動自發遞上來的書本,檢查四個書角確定沒有受到任何損傷,這才理所當然的道:「是你弄歪的,當然要負責把它歸正。」

 

聞言,高尾一愣,然後忍不住大笑,「小真你怎麼會這麼可愛啦!」

 

「熱死了,別黏上來!」

 

「痛!居然用書角打人家……好過份!」剛剛明明還那麼小心翼翼!

 

 

 

把眼鏡歸正那種話,用紅透的耳根說根本只是在搧動他而已嘛。

 

果然,他的王牌大人,嗯……現在好像該稱呼為醫生大人,不管怎樣,都是最棒的!

 

Fin.

 

****

綠高高綠選擇不能啊...

真要攘我選當然是從好下筆的下手(欸

所以就選高綠了XDDD 我兩者通吃啊!!

首次的高綠高,希望不會太傷眼。

我自己還挺喜歡這樣的板車組的(笑 

 

2012/10/31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