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尾生日快樂/

*捏他有

*敦親睦鄰系列

****

 

同居,大說數人對這個詞想到的不外乎是住在一塊,相處時間會增加很多,早上起床時甚至還能瞧見對方睡亂的髮,下班回家則有人在家門口迎接,或是一起共進晚餐……

 

這對於同是醫學院二年級的綠間與高尾而言根本是天方夜譚。

 

基本上,兩人能好好說上話的時間只有起床後一起共進早餐,那短短不到半小時的時間,且那還得建立在高尾沒有賴床的情況下,綠間是不可能有那個耐心叫到高尾清醒的。

 

若是錯過了早餐時間,到了學校後要見面就只能靠運氣,或是遇到剛好有一起上的課。

 

醫學院的課程非常緊湊,饒是綠間這種名列前矛的資優生也稍嫌吃力,加上秉持著盡人事的原則,凡是與外科息息相關或是有幫助的課程綠間都會選修,這也導致綠間選得課足足比高尾還要多上一半,也就表示,除了共同的實習課,高尾要在學校碰見綠間,簡直比綠間忘了看晨間占卜的機率還要低。

 

更別說他自己這邊也忙得焦頭爛額的,麻醉科要學習的不只是麻醉相關,同時也必須培養出能即時的掌握病人手術的情況且作出正確的處變能力,也許很多人會認為麻醉師不過是一開始麻醉,後來只要注意麻醉劑量的輕鬆工作,起初高尾也是那些很多人的一位,直到真正開始學習,才發現麻醉師要注意要掌握的細節簡直跟山一樣多。

 

萬一病患緊急出血時該怎麼辦?萬一病患血壓陡然升高或降低時又該怎麼辦?是什麼樣的情況會導致病人的血壓變化?種種千奇百怪,不親自體會絕對料想不到的情況,麻醉師都必須在當下以最快的方法找出問題所在,然後控制病患的病情,好讓外科醫師能執刀下去。

 

講好聽點,麻醉師是讓人暫時遺忘疼痛好讓手術順利進行的存在,以高尾當了兩年的醫學生的角度來看,根本只是親自把人送到瀕死的邊緣,然後再拉回來的角色。

 

那就好比在病患身上綁上一條繩索,將病患垂放到名為死亡的深淵,一旦這條繩子因為種種因素斷裂時,該如何阻止病患往下墜落,重新將人拉回原本的位置,那些正是麻醉系學生必須學習的。

 

以高尾的話來說就是:「簡直不是人幹的。」

 

「啊啊啊──我要死了……快被這些該死的課給累死了。」高尾筋疲力盡的趴在餐廳桌上,一臉哀怨的望著對面難得有機會與自己共進午餐的綠間,「小真你都不會累嗎?外科要學的東西不比我們少吧?」更別說小真還選了一大堆他聽也沒聽過的課程。

 

「坐好,高尾,人來人往的餐廳成何體統。」手裡捧著這些年來始終如一的紅豆年糕湯,綠間放下碗,淡淡的道:「今天我會比較晚回去,晚餐你不用買我的份。」

 

「咦!為什麼!?」小真難道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之前有份研究報告我需要借用學校的實習室確定我的理論是否正確,會弄到很晚,你先回去吧,就這樣。」拿起拖盤起身,綠間頭也不回的離開,氣得高尾扔下一句足以引來全餐廳人關注的淒涼吶喊:「小真是笨蛋!負心漢!太過分了啦──」

 

眾人看清楚引起騷動的是外科系的綠間與麻醉科系的高尾後,紛紛又繼續自己的事情,吃飯的吃飯、聊天的聊天,高尾與綠間出名的不只有資質,還有眾所皆知的好感情,這類的吵鬧對於醫學院的學生而言早已見怪不怪。

 

「可惡……比起我居然是報告更重要!小真這笨蛋!」雖然早就知道小真這種個性,但每次遇到還是讓他的小心靈會痛一下,高尾趴在桌上長長地歎口氣,半迥,肩膀卻被人拍了兩下。

 

瞬間,高尾立刻心花怒放的喃喃:「小真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無情的拋下我──」身旁的花才開一半,看清楚身後的人瞬間洩氣的喊出來人的名:「什麼啊,是你啊,小亮。」

 

那口吻之可惜聲調之落寞,反差可大了。

 

「不好意思是我啊,怎麼?跟你家的王牌大人吵架了?」來人有著一頭微捲的咖啡色短髮,即使臉上沒有明顯的笑容,仍能從眼睛感覺到絲絲溫柔的笑意,是一眼看上去就很亮眼舒服的傢伙。

 

五井亮介,既綠間之後與高尾感情頗佳的友人,也是麻醉科被看好的潛力股之一。

 

如果說高尾跟綠間是外科系與麻醉科系的絕佳拍檔,那高尾與五井就是麻醉科系的一對活寶。

 

同時,五井也是學校內唯一知道高尾與綠間所有事的人,也許是一入學就跟這傢伙很合拍,所以高尾常常跟五井聊東聊西,自然而然的就聊到綠間身上,而五井也沒有辜負高尾的期望,一點也不覺得男人跟男人在一起有什麼大不了,甚至還能給點意見,平平兩個人都同年齡,但五井身上就是有一種成熟的感覺,也因此高尾和五井講話時自然而然會開始耍點孩子氣。

 

「對啊,你聽我說啦小亮,小真他有夠過份的!今天明明是我生日耶!居然還要做什麼報告,雖然我知道報告很重要啦,但連一句生日快樂都沒有也太冷淡了吧?」虧他還小小期待一下小真會偷偷幫他慶祝什麼的,到頭來妄想還是妄想,現實是殘酷的。

 

五井拉開高尾身旁的椅子坐下,拍拍高尾的肩安撫著,「嘛、嘛,說是這樣說,你不是就是喜歡他那樣的個性?」每次抱怨到後來哪次不是變成說有多喜歡那個叫做綠間的?和成也真是不膩。

 

「話是這樣說沒錯啦──可是還是會難過啊。」每當這種時候他都會想,自己對於小真而言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明知答案是無庸置疑的,卻還是會忍不住開始懷疑,誰叫他這麼在意小真,會胡思亂想也是沒辦法的嘛!

 

「好啦,大壽星,搞不好在你不曉得的時候你家的王牌大人已經替你準備了驚喜,老是哭喪著臉會倒楣哦。」五井說著還拉住自己的眼角擺出一副倒楣樣,本來還稱得上英俊的面龐瞬間變得逗趣無比。

 

「噗哈!剛剛那樣超醜的、超醜的啦小亮!」

 

五井笑了笑,望著笑得拍桌的高尾,臉上的表情帶了一點點欠扁的痞樣,「終於肯笑啦?」

 

「你這傢伙……好樣的,謝啦!走吧,下午的課要開始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握拳敲了敲五井的肩,高尾起身,直到與五井離開餐廳時,也沒有發現餐廳另一側出口,那一閃而逝的身影。

 

那帶了一點不悅的身影。

 

 

 

「我回來了──」

 

到家的高尾習慣性的喊了聲,這才意識到家裡面根本只有自己一個喊了也不會有人回,這才打開客廳電源,將黑色背包隨手扔在沙發上,正想到冰箱裡翻看看昨天的起司條有沒有剩時,後方突然響起的嗓音嚇得高尾差點沒把手中的飲料給抖掉。

 

「怎麼這麼晚?」

 

「嗚哇!小、小真!?你、你怎麼會在這!?」他已經好久沒有被這樣嚇過了,畢竟有鷹眼這個能力別人要從後面嚇到他是件很困難的事。

 

「我不出現在這裡不然要出現在哪裡?別忘了我是你的同居人,高尾。」綠間雙手環胸,嘴裡的話依舊犀利,高尾卻聽得出綠間夾在字裡行間濃濃的不滿。

 

嗚哇──慘了,連眼神都開始發出殺氣了,他不記得今天有做了什麼讓小真火大的事啊?

 

高尾乾笑了幾聲,故作輕鬆的道,希望多少能緩解有些僵硬的氣氛,「不是啊,你今天不是會晚點回來?所以我才嚇了一跳。」現在不過才11點多,按照他以往的經驗,一旦小真說要進實習室,不到2、3點是不會回來的,突然間這麼早不意外才奇怪吧?

 

「因為實習室臨時出了點狀況,所以就提早回來了。」綠間邊說邊用左手推推眼鏡,高尾眨眨眼,湊到綠間面前笑得有些賊。

 

「真的?還是因為今天是我生日所以特地提早回來?哈哈、怎麼可能──」說到後來還高尾自己擺擺手笑話語中的可信度有多麼低。

 

「如果我說是呢?」綠間上前一步,將高尾逼到冰箱門前,一臉認真的問:「回答我,高尾。」

 

「欸?」剛才還在自嘲的傢伙,下一秒瞬間呆愣。

 

不是吧?小真居然是因為自己提早回來的?那個把課業看得比左手手指次要的小真耶!他該不會是出現幻聽吧?還是眼前小真根本是幻覺?

 

綠間危險地瞇起眼,不用問也能知道高尾腦袋裡在轉些什麼,「你未免太小看我了,高尾,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你的生日,那可是僅次於晨間占卜第二重要的事。」

 

「小、小真你……你……」萬萬也沒料到小真居然會說出這麼令人臉紅的話,重點是前者還毫無自覺,小真到底知不知道他剛才那番話對自己而言到底代表什麼意思啊?

 

糟了……他真的、好高興……!

 

「可惡、小真!我超喜歡你的啦!」說著,高尾興高采烈的撲上綠間,綠間勉強穩住下盤兩人才免除往後跌的下場。

 

抱住撲上來的高尾,綠間有些尷尬的別過臉龐,「這、這種多餘的話就不用說了,還有快放開我高尾!」

 

「不要!今天我是壽星耶!讓我抱一下又不會怎樣。」說著還變本加厲的收緊雙臂了些。

 

綠間的臉紅了紅,果斷的放棄掙扎,稍微吸了口氣平緩情緒,佯裝不在意的問:「高尾,今天……在餐廳跟你坐在一起的是誰?」

 

「嗯?你說小亮?他是同系的朋友,小真你怎麼知道他有來找我?難道說之後你有回來?」真要是那樣他怎麼會沒發現?小真的身影他是不可能漏看的。

 

「沒什麼,只是湊巧看到而已。」聽見高尾如此親暱的稱呼,腦海不由得浮現高尾與那人親密的互動,綠間眉宇擠出深深的線條,不悅的問:「只是這樣而已?」

 

「對啊!畢竟我有小真就夠啦!還是說……小真你吃醋了?討厭我好開心!」愉悅的左右蹭著綠間的頸窩,高尾的眼裡滿滿都是笑意。

 

沒有制止高尾磨蹭他的行為,綠間彆扭地回了一句:「誰、誰吃醋啦!我只是同情那個傢伙也被你纏上而已!」

 

「好過份!我纏得只有小真一個人而已好不好!還是說小真你希望我纏住小亮?」

 

這次,綠間很乾脆的按住高尾的肩膀,強硬的將彼此拉出一段距離,「隨便你,不過不准你再繼續提到那個字眼。」

 

跟綠間相處那麼久,高尾哪裡不知道這是他家王牌大人表現醋意的方式?

 

高尾更是沒有漏看綠間說出隨便你這三個字時,眼底一瞬間閃過的忐忑。

 

果然,小真實在是彆扭又可愛得不得了!

 

「好好好,我不提,謝謝你特地趕回來幫我過生日。」這次,高尾收回了玩笑,就像得到什麼寶物一樣的擁住綠間,然後由下而上的給了綠間一抹開懷的笑。

 

那笑容與眼神,滿滿的都是對綠間最純粹的情感。

 

望著高尾的表情,綠間垂下眼眸,祖母綠的眸隱隱浮現不可多得的熱度,蜻蜓點水的在高尾的唇瓣落下一吻,露出理所當然的自信面容:「那當然,戀人之間該盡的人事,我可是一個也不會少,做好覺悟吧,和成。」

 

「等……喊名字是犯規啊小真!」

 

殺傷力太強了啦……!

 

啊啊……果真跟小亮說得一樣,他的王牌大人總是會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

 

 

 

明年的生日也要一起過哦,小真。

 

 

 

****

不好意思出現了自創角

我只是想讓綠間吃醋而已XD

至於戀人間該盡的人事...相信懂得人還是會懂得XDDDD


2012/11/21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