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親睦鄰

*有一點點點少年PI的梗,沒看過的電影的也可以看,看過的會更懂我的梗XD

****

相信很多人在吃爆米花時都會有一種困擾,那就是被玉米殼給卡到牙齒,不論怎麼動嘴巴動舌頭偏偏就是弄不下來,跟青峰一塊坐在沙發上看電影的火神就面臨了這種情況。

 

火神停下從青峰懷裡抓爆米花的動作,分岔的眉緊緊觸在一塊,看上去很像在跟什麼東西對抗一樣,表情猙獰,甚至還斷斷續續的發出嗚嗚聲,帶了點無奈和困擾的。

 

「我說啊……從剛才到現在你到底在幹嘛?」青峰將一顆爆米花扔進嘴裡,邊嚼邊道。

 

看到正精采的地方大我卻一直在旁邊發出奇怪的聲音,那種氣氛全被這笨蛋給破壞光了。

 

火神觸眉,用舌頭頂著上牙齦,露出鼓起的臉頰,一臉這也不是我願意的看向青峰,邊用舌頭從左邊繞到右邊,這才開口:「玉米殼卡在嘴巴,我在想辦法把它弄下來。」

 

弄得他舌頭有夠痠的,明明都已經用舌尖頂到了,卻怎麼樣都弄不下來,只差一點點就能成功的感覺更讓人心焦。

 

「啊?不就是個玉米殼用手拿下來不就得了?」幹嘛還在那裡用舌頭鑽來鑽去的浪費時間?

 

「我就是不想用手啊!你以為我是你啊?都不用洗手的。」火神沒好氣的白了青峰一眼,更何況他才不想因為這種事情就錯過電影的情節,因為這種事情倒帶看感覺很不過癮耶!

 

「嘖、那種東西隨便用衣服擦擦不就得了?」

 

儘管如此,火神仍不死心的跟嘴中的玉米奮鬥著,青峰受不了的按下暫停健,也順便把手中的爆米花給擱在桌上,「你這樣是要弄到什麼時候啊?張嘴我看啦!」

 

青峰抓住火神的下顎往上抬,一副牙醫在幫病人尋找蛀牙一樣,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可惜全部心神都被嘴巴中的障礙物給拉去的火神根本沒那個心思揶揄青峰的表情,只能用舌頭在嘴裡繞了圈,最後停在左下排牙齒接近臼齒的地方,口齒不清的道:「唔……啊!遮裡、揪是遮裡。」

 

「了解,你別動我幫你挖出來。」

 

啊?挖出來?

 

正想問青峰要怎麼挖,下一秒就瞧見青峰抄起桌上的水果叉氣勢洶洶的刺進他嘴裡,登時嚇得火神把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一臉鐵青的罵:「泥百吃啊那摸大怎摸口能啊得粗乃!(你白痴啊那麼大怎麼可能挖得出來)」

 

「不試試哪會知道?別亂動啊喂!戳到你可別哀哀叫!」為了避免誤傷火神青峰還很好心的用叉子有弧度的那面壓住火神亂竄的舌頭。

 

他可不想真的傷到大我。

 

察覺青峰這傢伙是來真的火神哪可能安分就擒?一把抓住青峰的手腕拼命把頭往後仰,滿臉駭然,「不不不──那個怎麼看都不行、不可能、辦不到啦!」

 

火神連番推拖下來讓青峰也開始沒耐心了,「用都沒用你怎知?別吵乖乖讓我插!」

 

「白痴才會讓你插!流血該怎麼辦啊!?」

 

「安啦我技術很好的,也會記得溫柔點的。」見硬得不成加上內心還惦記著電影情節,青峰難得軟硬兼施,偏偏與火神僵持在空中的手勁實在是看不出哪裡有溫柔的跡象。

 

「最好!你這樣就跟那些牙醫說會痛就舉手還不是照鑽一樣!」根本是舉心酸的。

 

火神儼然在與惡勢力對抗,拼死捍衛自己的領地,打死也不讓青峰的凶器伸進來,青峰不難煩的吼了句:「不然你是要怎麼用你說啊!」

 

「用舌頭就好了啦!」他的舌頭休息到現在已經沒那麼痠了,這次一定可以成功!

 

「既然這樣你是不會早點說喔?浪費我的力氣。」

 

「啊?不懂你在說ㄕ──」啥字的啥還含在嘴裡,原先互相抗衡的力量陡然被抽去,火神根本來不及收回力道,人家是飛蛾撲火他是撲炭,整個人猝不及防地撞進青峰懷裡,後腦很順勢的被青峰帶向面前,下一秒闖進他口腔的不是硬冷的水果叉,而是溫熱的舌頭。

 

「唔──?唔唔──!」

 

沒料到會突然被青峰襲擊,火神驚訝的瞪大雙眸,嘴裡的不速之客就跟青峰的行徑一樣囂張,先是以舌尖略過火神下排的內側牙齦,然後又像在彈舌那般一下點點火神受驚縮在嘴內的舌,一下又前後畫著口腔上方,細細麻麻的搔癢感讓火神按在青峰上臂的手忍不住改成緊捉。

 

傻了幾秒,對於青峰強硬闖進來的舌火神直覺反應就是反擊回去,趁著青峰的舌溜到口腔左側時,火神不甘示弱的固定住青峰的身體頸部往前一傾,毫無畏懼的迎上青峰的,味蕾滿滿都是爆米花的鹹味,隱隱約約還嚐到飯後水果的甜。

 

火神的反擊讓青峰果斷的放棄本來接近的目標,轉而纏向火神不聽話的溫熱,發現青峰開始動作,火神不服輸地迎上青峰挑釁的目光,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類似宣戰的悶哼聲,彼此誰也不讓誰的以舌相互較勁著,客廳內除了令人害臊的水聲剩下的就只有迴盪在耳畔的喘息聲,臉上互相噴灑的氣息也灼熱不已。

 

莫名的較勁來得突然,去得也突然,青火就像兩頭尚未盡興的野獸,額頭靠著額頭直勾勾地瞪視著對方,突然,青峰扯出一抹勝利的笑,朝火神吐舌,露出上頭小小的黃色半透明物體。

 

「喏,我贏了。」那表情宛若國中小鬼向好友炫耀自己有馬子一樣驕傲。

 

火神眨眨眼,用舌頭舔了舔剛才的地方,確實少了討人厭的異物感,勝負什麼的瞬間被前者扔到腦後,火神就像撒嬌的老虎用腦袋瓜頂了頂青峰,發自內心扯出一抹開懷的笑,「啊啊──謝啦!舒服多了。」

 

青峰一愣,隨口往桌上一呸,精準的把那塊玉米殼給吐到盤內,拿起桌上的爆米花桶抱到懷裡,按下播放鍵,片中又黑又瘦的男主角正好以一根棒子串過魚肉,遞到一臉警戒的老虎面前。

 

螢幕前的青峰一句話也沒說,同樣拿起一塊爆米花伸向火神的方向。

 

當螢幕內的老虎既警惕,卻又像隻溫馴的家貓吞下那塊魚肉時,火神也忍著笑意,張嘴咬過青峰手中的爆米花。

 

他想,他多少能體會裡頭那隻老虎的心情了。

 

那種雖然想吃,卻又不甘於順從,只好以吼叫來表達不滿的心情。

 

 

 

Fin

 

 

****

其實打到後來有點走樣了XD

不過...算了(欸)這樣的爆米花配電影真不錯啊XDDD 

 

2012/11/27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