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H」,一個聚集了世界上最令人聞風喪膽殺手的組織。
  
  NOAH在暗殺界有著絕對崇高的地位,它是一種象徵,更是擁有足以撼動全世界的影響力,即使當中的人員僅有九人也不減它們立足於暗殺界的光彩,或者說,就是因為人數相當稀少,才更凸顯NOAH擁有的過人能力。
  
  它們不受政府官員的限制,更是警界無法掌握的恐怖分子,也是各幫人馬集急欲拉攏的對象。
  
  NOAH成員的出沒相當難以掌握,甚至連怎麼和當中的成員取得聯繫都是很大的問題,但是,不予置否的是,只要能和NOAH的人員搭上線,並且讓他們答應接下任務,其暗殺的成功率說是百分之百也不為過,畢竟自NOAH存在至今都尚未聽過有失敗的案件,且手段絕對是數一數二的慘忍快速。
  
  而NOAH中又以當中的三名成員最為殘冷,其一是以殺人於無形的鬼紳士,只要是被鬼紳士盯上的獵物,十個裡面有九個就連自己是怎麼死得都不曉得,剩下來的那一個會明白還是因為為了滿足鬼紳士的玩樂心才知曉。
  
  其二則是如孩子一般愛玩的赤兔,赤兔的出現都會伴隨著炙熱的火舌,他會藉由高溫的火舌慢慢、慢慢的將獵物的水分逼出,最後化作煙灰消散空中,可有時候心血來潮也會用他可愛的槌子和對方玩官兵捉強盜之類的遊戲,簡單的說,遇上赤兔就等於是加入一場以生命作為賭注的遊戲,且那些被盯上的人能選擇的命運就只有一種────痛苦地被赤兔玩弄到死。
  
  最後一名,也是NOAH中以刀法聞名、最令人膽寒的───冷面。
  
  冷面的刀法既俐落又不拖泥帶水,遇上他,所有被鎖定的人都只能任憑冷面意思宰割,無論是痛快的死,還是一刀刀將人折磨致死,全依冷面的心情而定,更多時候前者為了節省時間都是直接一刀落在頸部,省去聽對方求饒或叫囂的麻煩。
  
  因此,世人給了這三名NOAH一個稱呼───「亡徒」。
  
  然而,就在三年前,亡徒突然的消失匿跡,這無疑造成了黑幫的轟動,NOAH中最讓人畏懼的亡徒就像人間蒸發一般消逝,讓許多想將NOAH納入自己地盤的地下組織一陣錯愕,也使全球的黑道騷動了數個月才慢慢平息,之後,NOAH的領導者也讓其他的成員接替了亡徒的位子,繼續他們的暗殺事業。
  
  即使如此,至今,「亡徒」這名諱依然是眾人心中的一塊疙瘩,先前的印象太過鮮明,早已烙印在世人的腦海裡,對於亡徒人們除了揮之不去的恐懼還是恐懼,那是一種深殖內心的膽怯───
  
  
  
  
  「東西呢?」神田擰起眉宇,環視了一下大廳以及一旁牆面上佔據了一半面積的電腦螢幕一眼,始終沒見著自己要找的物品。
  
  「什麼東西呢~?」伯爵偏了偏帶著不成比例的大禮帽的頭,企圖裝出不知情的樣子。
  
  「你這死胖子不要給我裝傻────」一條條的血管在主人急速奔騰的血液下浮現腦門,神田的話幾乎是從齒縫間硬擠出來的,前者右手一個反轉指縫立刻多出四把加長型手術刀,魄力十足。
  
  「哎呀~小優優真是太傷我的心了,竟然出去學壞了───」伯爵活像個因為孩子叛逆而傷心欲絕的老媽子,跟著拿著不曉得打哪摸出來的手帕可憐兮兮的擤起鼻涕,讓神田的火氣又是飆高了幾分。
  
  「不是告訴過你不要那樣叫我,死胖子。」手一揮,四把不長眼的手術刀立刻以超高速發射出去,前兩把都被伯爵一個側身外加一個轉圈漂亮的閃過,第三把則是朝伯爵頭上的帽子穿刺而入,牢牢的釘在牆面上,剩下那一把則嵌在從咧囉身旁的牆面,嚇得咧囉是顧不得形象皮皮挫。
  
  「啊啦啦~你這孩子真是一點都沒變,完全不懂得情調───」伯爵無奈地攤了攤手一臉惋惜,那模樣讓神田有衝動再補上一記手術刀。
  
  伯爵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悠哉的將帽子從牆壁上拔下來後,指了指另外一側的通道,露出他白森森的牙齒說道。「在老地方~」
  
  「切。」冷冷地瞥了伯爵一眼,神田立刻跨布向前,就連一刻也不想和那死胖子耗下去,更何況小豆芽還在等自己,無論如何他都想以最快的速度解決盡快趕回去,免得他不在的這段期間那隻死兔子又亂教小豆芽一些沒營養的事情。
  
  這次,就連神田本身都沒有發覺,那總是和冰塊一般冷漠的臉龐竟能有如此溫柔的神情,更讓待在一旁的伯爵大開眼界,對於神田消失這段期間所經歷過的事情也更加的感興趣。
  
  「伯、伯爵大人!?」咧囉用力的眨了眨眼,先是看了看神田隱沒的背影,再瞧了瞧自家的統帥,極度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才會看到神田有這種表情。
  
  「哦呵呵呵───小優優也長大了呢~~」伯爵欣慰地嘆了口氣,下一秒一把閃爍著刺眼光芒的手術刀自暗處劃破空氣疾馳而出,不偏不倚的盯在咧囉和伯爵一人一傘中間,前者是被這天外飛來一刀的情況給差點嚇出心臟,後者則是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瑞利的眼眸散發出詭異的精光,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笑聲。
  
  神田不屑地哼了聲,望著前方足以和他身高媲美的透明櫥窗,接著右手往前一伸,輕聲道。「六幻。」
  
  兩個單音節喚醒了沉睡在黑色刀身裡深沉的力量,只見原本有如夜一般黑的刀面自前端漸而轉白,不下半刻原本黑亮的劍像是被人重新籌造般的光潔亮眼,接著有生命似的破窗而出,一隻強健有力的手臂熟稔而牢實地握住劍柄,優美的唇線難得地勾起不顯眼的弧度。
  
  在笑容退去後,黝黑的細眸映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意,那冷冽的氣勢與不需開口就足以使人呼吸緊窒的壓倒性魄力,更是代表著,世界,將會再度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他會讓九燁的人知道,傷了小豆芽的代價…───就是用他們的性命來償還!
  
  
  
  
  
  
  
  TBC..
  
  
  
  2008/05/20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