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森很猶豫要不要在標題上打H= =
  畢竟..(遠目
  不多哪......(
  
  不介意的孩子請看下去,還有傢伙請收起來啊啊!!
  
  微微微H,慎入ˇ
  
  
  ****
  
  
  大手遲疑了下,緩緩撫摸著孩子的面頰。「那是因為你還有點發燒。」
  
  面對亞連如此誘惑人的舉動,神田哪裡不心動?只是他不希望是在這種情況下。
  
  『小傢伙可以幻化成各式各樣的生物,不單單是形體,甚至連本質都如出一轍』拉比先前的情報一直在神田腦海裡徘徊不去。
  
  基本上,就小豆芽的外型來看,他所擬化的是一隻貓,儘管他對動物沒啥研究好了,也是明白貓這種動物是有所謂的發情期
  
  一般而言,正常的發燒不該像小傢伙這樣,連汗都不出一點,先前的汗水不過是因為小傢伙的身體不習慣體內異常的燥熱所產生的自然生理反應,況且
  
  ────他並沒有漏看小傢伙起初碰到自己的指尖時所流露的反應。
  
  難得的,孩子噘起紅潤的小嘴,不服的回著。「哪有,亞連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而且優的體溫冰冰的,真的很舒服嘛!」
  
  孩子說著說著手腳俐落的直接扒上神田的胸膛,像是怕對方不相信他的說辭,還證明似的摩蹭了下,整個人根本是掛在神田身上,圓滾滾的小屁股也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著神田的大腿根部
  
  啪嚓。
  
  這是某人理智正式宣告斷裂的聲音。
  
  神田一個傾身,豪不費力的將亞連壓制在柔軟的大床上,引來小傢伙疑惑的目光。
  
  「───你說你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是吧?」
  
  孩子用力的點點頭。
  
  他除了身體還有一點點熱以外,並沒有覺得哪裡有不舒服的地方。
  
  神田勾起一抹帶點壞壞的弧度。「是嗎?───那我來幫你檢查一下。」
  
  語畢,直接覆上亞連柔軟的唇瓣,稍加施力便輕鬆的闖入毫無防備的口腔,找到了前者的丁香與之糾纏,更是刻意的營造出淫靡的聲響,吻得亞連頓時間大腦停止運作,只能四肢發軟的承受神田一次次溫柔而霸道的侵略。
  
  修長的指節也來到亞連白皙的胸前,膜拜似的輕柔撫摸,像對待貴重的瓷器,溫柔而慎重的感受那彷彿會吸人的細膩肌膚帶來的絕妙觸感,讓尚未經過情事的小傢伙輕喘了起來,大眼更是迷濛的望著神田,諸不知那樣的神情對男人而言有多麼煽情。
  
  「優會癢」而且,被優這樣一碰,他的身體似乎變得更奇怪了。
  
  腦袋裡亂糟糟的,甚至會希望對方再多碰觸他一些───
  
  先前那令人難受的炙熱高溫隨著神田的觸碰,點燃了無數的火苗,奇異的官能奪去了亞連的思考能力,他不曉得為何會變成這樣,他只知道剛剛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又竄升了上來,偏偏意識深處卻又不希望對方停止。
  
  如此矛盾的情緒讓亞連不知所措,那慌張的可愛模樣更是讓神田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
  
  「不是說已經好了?」神田在孩子的頸項、瑣骨落下無數的細吻,接著帶點懲罰意味的輕咬稚嫩的紅點,另外一隻手則是惡意的滑過孩子敏感的腰際,這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讓亞連的背登時一弓,酥麻的呻吟也傾瀉而出。
  
  「唔嗯!不都、都是因為你亂摸,變得更奇怪了好不舒服────」有些力不從心的搖著腦袋,小手緊捉著神田的衣服,不知如何是好。
  
  神田挑眉。「所以說是我的錯了?是誰先光溜溜的東跑西跑,然後像只八爪章魚黏到我身上的?」
  
  「唔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優的體溫很冰很舒服嘛」所以才想要多碰一些,再加上突然變大的事實讓他一時之間忘了自己什麼都沒穿
  
  「優?你生氣了嗎?」怯怯的望著神田,後者只是給了孩子一個絕美的微笑。
  
  「如果我說我是呢?」某人的腹黑開關似乎完全啟動。
  
  「可、可是對不起嘛我以後會穿好的───」兩隻貓耳害怕的垂了下來,連尾巴的末端都微微的曲了起來,可以知道孩子是真的在反省。
  
  瞧著亞連可憐兮兮,像只受驚的小動物望著自己時,都更是挑起神田的惡趣味。
  
  偶爾欺負一下小豆芽也是不錯的消遣那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表達的樣子,實在是可愛的緊。
  
  「壞孩子,就要處罰。」
  
  「亞連下次不會了唔嗯……
  
  抬起孩子的下顎,神田瞇起黝黑的眸子,接著就是一記深情的吻,讓亞連的話語完全埋沒其中,頓時間房間裡只剩下亞連斷斷續續的呻吟與喘息
  
  
  
  
  
  睜開眼簾,不知何時外頭的大雨已悄悄離去,和煦的陽光從雲層裡探了出來,灑下溫暖的光芒,神田翻了身,習慣性的朝身旁一攬,再度闔上眼眸滿意的吸取著孩子的清新。
  
  和以往一樣,小東西還是那樣溫暖又好抱
  
  ────和以往一樣?
  
  猛地睜開雙眼,映入神田黑石中的是正常模樣的亞連,標緻的臉龐恢復了稚氣,均勻的在他的懷裡吐息著。
  
  儘管內心滿腔疑惑,神田孩子收緊了力道,將額頭靠在孩子的銀絲中,勾起了唇角。
  
  反正他以後有的是時間去調查,這樣也好,他可受不了讓其他人見到小豆芽長成豆芽菜的模樣,要是讓那只死兔子看見一定又會惹出風波,嘖。
  
  凝視著孩子平穩的睡顏,以及頸項處的紅點,讓神田忍不住回憶起小傢伙昨夜的嫵媚模樣,以及那令人酥麻的輕喘
  
  怎麼他的自制力在小豆芽的面前一點用處也沒有……
  
  某人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步向浴室前還不忘將棉被拉高了些,怕孩子著涼,邊冲著冷水澡一個想法忽然閃過腦海。
  
  ────他似乎快和某變態同化了,竟然對未成年的孩子做出兒童不宜的事。
  
  但一想到亞連的神情,那些什麼倫理良心等等的,全被丟到了一邊,神田關上水龍頭,隨便拿了一條毛巾擦拭黑髮,走進臥室就瞧見小傢伙正好清醒,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一邊憨憨的看著神田。
  
  接下來便是精采的變化秀,小臉先是一愣,在來由雙頰染上嫣紅,慢慢擴散至耳根以及脖子,最後用力的眨了眨銀眸,給了神田含羞帶怯的燦爛笑容。
  
  「優,早──…」本想下床走動的亞連,腳都還沒移動,蓋在身上的被子因為前者的動作緩緩的掉落,小豆芽白皙的身軀點綴著紅痕更襯撩人,就這麼暴露在神田的面前,讓某人的身子狠狠地震了下。
  
  ───看來有人又要去冲冷水澡了。
  
  
  
  
  同一時間,拉比一臉嚴肅的盯著電腦螢幕,研究的正仔細,螢幕忽然跳出一個視窗,顯示有郵件,拉比本來想直接關閉,畢竟查清楚亞連的身世比較重要,準備點叉叉時瞥見寄信人的名字,滑鼠就這麼停住,接著毫不猶豫打開信件,看著裡頭的內容,拉比覺得他的頭開始隱隱泛疼了起來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知道阿優的行動啊
  
  「怎麼了?眉頭皺那麼緊想嚇誰?」帝奇端了兩杯咖啡進來,濃濃的咖啡香飄散在房間內讓人不由得放鬆了心情,拉比接過對方遞來的咖啡,口氣有些無奈。
  
  「那男人似乎沒有放棄,我還以為都過了這麼久了他應該死心了才對,沒想到阿優上次的行動讓他知道了我們的行蹤。」
  
  那傢伙不曉得怎麼搞的,對神田異常執著,他們會拒絕NOAH的任務有大半部分是因為那人的關係。
  
  「啊,他阿───」了解拉比指的是誰,帝奇聳了聳肩,瀏覽了一下信的內容,抽了抽嘴角。「看來會很麻煩哪神田知道這件事嗎?」
  
  「應該是不知道,畢竟那男人也沒蠢到會事先通知他,不然就不需要叫我們轉告了。」
  
  要是是之前的神田拉比還沒那麼擔心,問題是現在神田的身旁出現了小亞連,接下來的風暴,或許會更棘手
  
  
  
  希望他擔心的事情永遠也不會發生────
  
  
  
  
  
  
  TBC..
  
  
  作者亂入:
  我好邪惡XD
  不過森森對於H真的詞窮了..
  應該說最近發生了太多事情,實在是找不到那些靈感
  這篇不完整的H在小動物完結森森會寫翻外補回來的= =+
  真拍謝XDDD
  
  
  感謝點閱ˇ
  
  
  2008/08/10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