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啊,找了這孩子可是找了好多年了」克勞斯深吸一口煙,隨著唇瓣開闔變化多端的白霧裊裊上升,讓一向很在意亞連健康狀況的神田原本就沒好到哪的臉色更是陰暗一層,有力的臂膀將懷中熟睡的人兒摟緊了些。
  
  若不是顧慮到懷中的人兒,照神田的個性早就一刀劈過去了。
  
  可惜,克勞斯向來就不是那種會因為別人更改自己行為的人,最多也只是將煙頭放在一旁的煙灰缸中,繼續道。
  
  「在認識你們之前我就見過這孩子了,說看看你們對這孩子了解多少?」他可以篤定,神田至多清楚不到八成,不然以他那種謹慎的行事作風怎麼可能將一個足以危害自身的導火點擺在身邊?還呵護成這樣。
  
  想當然爾,神田不會回答男人的問題,這重責大任便落在拉比的身上。
  
  一直以來,拉比的觀察力一向是三人之中最敏銳的。「這麼說來,你是指亞連身上還有更大的秘密?」綠眸歛起。
  
  克勞斯笑而不答,赭紅的眼眸隨著懷念的光芒陷入回憶。
  
  「嗯~要從哪裡說起好呢────
  
  
  
  
  那是一個晴朗的日子,藍的分明的天空隨著朵朵白雲嬉戲,襯出了藍天廣闊的胸襟,也映出雲朵迷人的風采,兩者相輔相成,構成最動人的光景。
  
  「博士,亞連不要啦!」一名約莫五歲大的男孩氣急的扯著老者的衣襬,精緻的小臉有一百二十分的不願意。
  
  「聽話,除了他以外沒有其他人可以暫時代替我保護你,───畢竟那些機器沒有人類的靈活。」明白孩子想用什麼理由反駁,書人立刻斬斷孩子的希望。
  
  他身邊不是利慾薰心的研究人員就是不能信任的陰險小人,雖然這男人我行我素了些,卻很值得信任。
  
  ───如果去除愛欺負人這點這小傢伙會更喜歡他吧。
  
  「而且你不是說想學怎麼保護自己?克勞斯的身手是數一數二的。」老者嚴肅的面容有令人懾服的信賴。
  
  「可是、可是───」他當然知道這男人有多強,但他就是不要他啦每次、每次都會趁博士不在的時候對他做很過分的事情,不是拉他的耳朵不然就是趁他在睡覺的時候把他尾巴的毛給弄亂,討厭的傢伙!
  
  「小傢伙,這兩個星期請多指教啦。」克勞斯拋給亞連友善的笑容,看在孩子眼裡卻成了奸笑。
  
  「嗚……」他已經開始希望博士可以早點回來了。
  
  書人和亞連所居住的地方是前者特別為孩子挑選的,房屋後頭只要步行五分就能見到廣大的樹林,森林的範圍並不很寬闊,大概花上一天的時間就能繞完,它最迷人的地方在於在每個季節都有不同的花朵綻放,每每漂亮的令孩子嘆為觀止。
  
  森林中央有一座很漂亮的湖泊,那是亞連平時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而孩子的體質天生就能引來許多的動物,常常會有玩累睡在林間的情況,然後就會被裡頭的大型動物,像是熊啦,野狼之類的給當作寶寶抱回去或扛回去,讓書人不但找不著人還擔心個半死,最後的下場都免於不了被罰緊閉。
  
  不過久而久之,書人對於孩子三天兩頭往林子跑的事情也習慣了,或許是因為常常和動物們相處,讓亞連的第六感相當準確,對於每一種動物的特性更是瞭若指掌,甚至連叫聲都能模仿的唯妙唯肖,常會讓真正的動物混淆。
  
  然而,書人並沒有告訴孩子為何他們必須隱居,而孩子頭上的耳朵和尾巴並不是人人都有的,又為何孩子對於動物的了解可以那麼透徹,甚至是擁有和那些動物相同的能力,書人隻字不提。
  
  老者唯一的希望就是男孩能無憂無慮的成長,日子雖然平凡,卻也很幸福───
  
  和克勞斯相處的日子其實並沒有亞連想像中的難熬,說是開心刺激也不為過。
  
  男人常常會給孩子一些奇奇怪怪的任務,要他在時限內達成,若是成功克勞斯便會無條件答應孩子任何一項要求,若是失敗……男人同樣會做孩子最最最害怕的事。
  
  因此,亞連對於男人提出的訓練都會盡力達成,除了第一次男人要自己在半小時內從湖泊中找出一枚銀戒指並且回到住處,由於自己體力透支的關係累倒在湖岸邊沒有成功以外,幾乎是每一項孩子都有完成。
  
  最讓孩子期待的就是要求獎賞的時候,男人真如先前所答應的,說到做到,無論是多荒謬的事情都會答應,而且還做得讓亞連目瞪口呆,很多時候都是開心的繞著克勞斯轉圈圈,小花開個不停,可愛的讓很討厭孩子的克勞斯都會忍不住莞爾。
  
  舉例來說,有一次的獎賞孩子和男人要求想看真正的無尾熊,牠們所處的地方和無尾熊所在的區域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亞連長那麼大也只看過看過電視上的而已,沒想到隔天孩子一起床,便發現房間裡多了好幾隻無尾熊,而男人則是啃著尤加利葉勝利的俯視孩子,接受孩子不停投向的崇拜眼光。
  
  「師父!我這次有在時間內取下所有樹木頂端的白布條唷!」亞連眨著雪亮的眼眸,開心又期待的望著坐在沙發椅上一臉事不關己的克勞斯。
  
  一開始亞連直呼克勞斯的名諱時,男人直接在孩子面前表演精準的槍法,嚇得小傢伙差點嚎啕大哭,每一發都準確的打在亞連的身旁,只要他稍微移動身體就會被開個洞,最後男人語帶三分玩笑七分認真的道。「小鬼,我的名字只有女人和書人能喊。」
  
  從那次之後,亞連便稱呼克勞斯為「師父」,一來是為了保護自身安全,二來是沒有那個膽子去考驗男人的底限。
  
  經過一個星期的指導下來,亞連無論是身手敏捷度、觀察力、洞察力、甚至是推理能力都在無意間進步許多,只是孩子並沒有發現自己能力的長進,單純的樂在修行當中,完全不曉得自己潛在的力量多麼驚人。
  
  「哦~那這次你想要什麼?」克勞斯將修長的雙腿靠在桌緣,明明該是很不雅的動作由男人做起來卻相當迷人。
  
  「我想看師父的臉!」亞連語出驚人。
  
  從第一眼看到師父現在,從來就沒有看過師父將面具拿下來,這次他一定要好好瞧瞧師父到底長的是圓是扁!
  
  然後是大眼瞪小眼。
  
  「什麼?我剛剛是不是聽到誰在說話?」
  
  「師父!你答應過的!」孩子鼓起腮幫子,不停跳著腳。
  
  「真糟糕,我今天特別累,先去睡一覺好了───」男人起身伸個懶腰直接往二樓的臥室走去。
  
  「師父────!」
  
  
  
  那段時光,是亞連有記憶以來最快樂的日子,書人常常會教他很多事情,各式各樣的領域都有,他會帶他去看星星,認識星座,也會教他各國的語言,不過他最喜歡的還是在書人的實驗室裡做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每次完成的時候都會讓他有好大的成就感,開心的捧著完成品吵著要給書人看。
  
  偶爾克勞斯會帶許多自己不曾見過的食物過來,常常是上一秒出現下一秒就不見人影,只有那一次的訓練是和克勞斯相處最久的,其他時候克勞斯來拜訪通常不會待過兩天。
  
  而這些平凡溫馨的日子在他快滿六歲的冬天走了樣,不知從何時起書人變得非常忙碌,成天埋首於實驗室,即使自己端了食物進去書人也都沒有時間進食,和對方一起吃飯的時間是愈來愈少,最後根本是沒有辦法和書人碰面,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兩個星期左右,好不容易書人從實驗室踏出,也沒有告訴他到底在做些什麼,只是面色凝重的要他坐在他懷裡,靜靜的聽他說。
  
  那天晚上,屋外很罕見的下起大雷雨。
  
  ────書人告訴了他所有的事情。
  
  印象中,老者只和他說,他的父母因為疾病關係相繼死亡,然而,真正的原因卻不是如此。
  
  「可以的話,我不想讓你知道這一切,但是那些人已經找到了我們的住處,以後的日子可能沒辦法像現在這麼平穩」老者溫柔的撫摸孩子的髮絲,將事實全盤托出。
  
  原來他並沒有爸爸媽媽,他是被製造出來的,而且還是為了那些政府官員而做出的暗殺兵器,過程中因為實驗失敗讓無數的生命喪生,就算能熬過當中的實驗程序,也有數不清的人因為副作用而身亡,而他,是唯一成功且安定的實驗體
  
  「現在的你還不成熟,因此無法控制自己的能力,才會導致你有耳朵和尾巴,等到以後你可以完全掌控體內這份力量時,你不但可以隨你的意志化成各種動物、人類,甚至連本質都能如出一轍,當時的我在不得以的情況下被迫協助,之後在巧合下認識了克勞斯,藉由他的力量將你從那些研究人員手中救出,從那時候起他們就一直在找尋我們的下落───
  
  若是讓亞連淪落到他們手中,他的痛苦並不是三言兩語能說盡的
  
  「明天我們就離開這個地方,我也拜託了克勞斯要好好照顧你。」希望可以讓他們趕上
  
  「博士」聽著老者的敘述,亞連只是緊緊的抱著書人,斗大的淚珠不停地滑落,卻倔強的不肯發出一丁點聲響。
  
  「我在你尚未甦醒時給你下了一道暗示,那道暗示藏了所有的秘密,等到你有能力保護自己,甚至是能保護別人時,希望你可以將那些人的惡行舉發不要再有更多的人犧牲。」書人輕輕的拍著亞連的背。
  
  「你永遠是我最寶貝的孩子亞連。」
  
  書人溫柔的嗓音,留連在亞連的耳畔,刻印在孩子的腦海,深烙在孩子的心中
  
  
  
  
  
  「可惜,隔天我趕到的時候不但房子被燒了,書人失去蹤影,我徒弟也不見了,剩下的只有殘破不堪的焦炭,以及那些想抓走孩子的人的屍首。」克勞斯若有所思的瞥了亞連一眼,拿起煙繼續吞吐。
  
  「如果真如你所說的,小傢伙的年紀不就不對了?他被那個垃圾撿到的時候還沒滿五歲不是?」拉比疑惑,怎麼推算回去都不正確。
  
  「據我所知,小傢伙的生長被書人不曉得用什麼方式暫時停止了,照理來講現在的他應該是成年的模樣,沒想到卻這麼小一隻現在會恢復成正常模樣是因為過度刺激的關係使得他的細胞暫時解放,且照小傢伙見到我的樣子看來八成連記憶都一並被封鎖了。」不愧是精打細算的老書人,連這點都保護的那麼完美。
  
  「沒辦法解開嗎?」帝奇問。
  
  克勞斯慢條斯理的將煙頭彈入煙灰缸中。「沒有,除非他自己想起來。」
  
  「直到現在,政府都秘密的在調查這孩子的下落,只要亞連存在的一天在他身邊就沒有一刻是安全的,這小傢伙原本就是我該帶的,想必你們這些亡徒也不會想和那些高階人員扯上關係吧?後續可是很麻煩的喔。」
  
  亡徒一直以來都是各方人馬欲拉攏的暗殺高手,亞連的存在只會增加他們的不利,且以神田疼愛這笨徒弟的情況看來,很有可能被當成把柄。
  
  「即使如此,我也不會把他還給你。」冷然的細眸透露屹立不搖的堅定,準備起身將人帶走時,懷中的人兒輕輕的動了下。
  
  少年緩緩的睜開眼眸,最後定焦在神田身上。
  
  「小豆芽?」見到小傢伙清醒讓神田安心了幾分,往常,孩子會因為經過那些驚悚的事情撲到他的懷裡盡情大哭一場,然而小傢伙只是茫茫的望了神田一眼,雪白的眸接觸到克勞斯戴著面具的臉龐時,慢慢地亮了起來。
  
  蚊蚋般的嗓音,夾雜了不安與欣喜。「師父…───
  
  
  
  
  拉比瞇起祖母綠的眸子,秀氣的眉頭,慢慢地觸了起來……
  
  
  
  
  
  
  
  TBC..
  
  
  
  
  作者亂入:
  天哪..邁入30大關了說OTZ
  希望可以在4開頭之前完結囧
  
  真沒想到這篇我可以拖那麼久(踹飛
  
  感謝點閱ˇˇˇ
  
  
  
  
  2008/10/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