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工口成分,怕傷眼的請慎入ˇ
  
  ****
  
  神田帶上玄關大門,今天急診病患人數比以往要來得多,加上被那死兔子一亂都要過午夜了,不然平常到家的時候小豆芽都會開心的撲到自己的懷裡……
  
  雖然小傢伙最近不曉得為何,幾乎不再做這個動作。
  
  看了看手心,神田嘆了口氣。
  
  習慣真是會害死人……
  
  移動到客廳,順手的查看冰箱,他家的冰箱在小豆芽到來之後就換成了620公升五門式的冰箱,採下冷凍設計,冷藏的超大容量甚至可以塞進一整個小豆芽。
  
  畢竟小傢伙的食量非常大,不用這種冰箱實在是保存不完。
  
  拉開冰箱門準備檢查一下牛奶的存量,豈料映入眼簾的是一顆捲成球狀的白色物體,旁邊只剩一兩瓶家庭號牛奶(原先裡頭好像有十來瓶左右)。
  
  神田足足愣了兩秒,而後大手一抓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將不該出現在冰箱內的生物給拎了出來。
  
  將孩子抱在懷中,孩子的手腳都呈現不自然的低溫,黑色的貓耳也垂在銀絲外,讓神田觸起了眉,探了探小豆芽的鼻息,還好……很平穩,似乎只是睡著了而已。
  
  ────只是,太考驗他心臟了些。
  
  「小豆芽、小豆芽───」神田拍了拍亞連冷冰冰的小臉,對於這過低的溫度感到有些擔憂,將人抱進臥室用羽絨被裹住,希望能藉由這樣的舉動恢復些許溫度。
  
  有熱到需要躺在冰箱的地步嗎這孩子───,小傢伙難道不曉得家裡有冷氣這種東西?
  
  大手握住小傢伙的小手,呵著氣,接著包覆住然後摩擦,黑眸瞥見小小的羽扇顫了顫,一雙漂亮的銀眸跳進視野之中,本想好好罵罵小傢伙的念頭在孩子徬徨無助的眼神以及慢慢匯集水氣的情況下煙消雲散。
  
  「優好熱……好不舒服────」孩子帶著哽咽環上神田的頸項,神田敏銳的發現方才還有些失溫的小身軀,現在已經恢復了原本的溫度,甚至有些過高。
  
  ────難不成是發燒了?
  
  大手溫柔的摸著孩子的額,肌膚傳來比常人還要高的溫度,卻又不是異常的高熱,可孩子不舒服也是事實,磁性的嗓音打著緩慢的節拍哄著:「我幫你把棉被拿掉,還有,你怎麼會睡到冰箱裡?我不是有教過你冷氣的使用方法?」打開冰箱門的那瞬間差點沒嚇死他。
  
  如果神田現在能瞧見亞連的模樣,就會發現小傢伙的瞳孔偶爾會呈現不自然的豎瞳,明顯變長的犬齒也隨著孩子喘氣若隱若現。
  
  孩子搖了搖頭,低低的啜泣,抱住神田的手更是收緊了些,整個人幾乎貼到了神田身上,「一、樣熱……喝了牛奶口也好乾,優亞連好難受……────
  
  小傢伙不停的往神田身上靠去,整個小身子都埋進了神田的胸膛之中,耳際傳來的是孩子急促中帶有難耐的喘息,加上微微蜷曲著的黑色尾巴,澀澀顫抖的小身子……
  
  ─────神田覺得自己的理智似乎有鬆動的跡象。
  
  嘖……他在想什麼啊,小傢伙只不過是身體不舒服而已────
  
  將那些兒童不宜的思想丟到腦後,鼻間聞到淡淡的奶香,讓神田抬了抬眉。
  
  看來這小豆芽牛奶喝多了連身上都染上那股味道了,不得不承認,聞起來真的很可口。
  
  小傢伙強忍著體內莫名的熱度,起初手臂接觸到神田肌膚的地方都會略過一種奇妙的感覺,然後是對方比自己還要低的體溫,沁涼的感覺讓孩子不由得想更靠近些,水汪汪的眸茫然的望著神田的側頸,一股說不清的衝動驅使小傢伙張開小嘴,下一秒,直接朝神田的側頸咬了下去。
  
  「……!」感覺到脖子上的刺痛,以及溼熱的觸感,視覺無法瞧見的部份更是擴大了酥麻的感觸,絲絲電流自脖子竄上神田的腦海,狠狠地動搖著名為理智的那根弦。
  
  「小豆芽,別鬧───」略為低沉的嗓音夾帶強忍的嘶啞,神田沉著臉語帶警告。
  
  一把將孩子拉開,粉色的小舌因為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暴露在空氣中,神田清楚的瞧見唇瓣內的利牙,同時腦海中閃過友人不正經的建議,儘管內心還是抱有懷疑,卻不得不正視。
  
  難不成……真的和死兔子說得一樣?可小豆芽都還沒成年不是────
  
  話說貓科所謂的成年似乎和人類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遠離天然的冰袋讓小傢伙難受的觸起了眉,孩子可憐兮兮的望著神田,軟嫩的音調含著足以讓神田的矜持軟化的甜膩:「優的皮膚低低的,很舒服……
  
  寬大的手掌覆上孩子圓潤的臉龐,亞連因為對方的碰觸先是瑟縮了身子,接著很滿足似的磨蹭起掌心,大眼舒服地瞇了起來,貓耳也跟著垂下輕輕顫動。
  
  ────孩子淺顯的反應都是最好的證據。
  
  重點是……小傢伙還是個孩子,這麼做自己不就和變態沒兩樣?他一點也不想和戀童癖這三個字畫上等號,可繼續放著孩子難過也不是辦法……
  
  就在神田陷入天人交戰之際,小豆芽緩緩握住神田的手,然後將對方的食指含進嘴裡,啃咬著。
  
  儘管知道小傢伙是出自本能反應,也知道對方是因為最近的異常所以有咬東西的行為,但視覺強力的衝擊還是讓某人的理性出現了裂痕。
  
  不行……說什麼自己也要把持住,小豆芽只是孩子,小豆芽只是孩子……
  
  某人不停的催眠著自己,更是找盡各種理由逼自己堅持住,一滴滴冷汗自俊秀的臉龐滑落,被含住的指頭輕輕地動了動,指腹卻好巧不巧的滑過了孩子的上顎,讓亞連輕吟一聲,銀眸流轉著說不出情愫的波光,退卻而帶有強烈渴求色彩的神情在黑髮男人的腦袋炸出一片火花,僅存的理智也在這片火花中碎了一地。
  
  深吸了一口氣,難以忍耐的滾動著喉頭,黝黑的眼眸變得異常深邃,仿佛要將人吸入一般的迷幻而無法自拔。
  
  他……只是盡自己的義務幫小傢伙降溫而已,絕對不是殘害國家幼苗還是誘拐兒童,更不是有不正常嗜好的變態,畢竟小傢伙若真的是發情期不適當的處理是會造成生理負擔的,他這麼做是為了幫小豆芽────,沒錯,就是這樣。
  
  某人就這樣用不是理由的理由替自己的行為找了個合理的解釋後,開始實行他非常正當的降溫動作……
  
  抽出手指,神田煽情的舔去殘留在上頭的液體,望著呆然的小豆芽讓神田菀爾,和平常溫柔的笑容不同,帶點挑逗的味道,豔麗的讓孩子移不開目光,接著神田欺近小傢伙,順勢將人壓倒在柔軟的大床上,帶點溫柔而霸道的奪去亞連的呼吸。
  
  溫度略低的舌靈巧的與孩子熱燙的小舌交纏,將之引領而後吸吮,濃郁的奶香混著孩子特有的清新使神田瞇起了眼眸,極具技巧的挑弄著齒貝,舌尖甚至刻意加重力道劃過敏感的口腔,讓亞連招架不了的長聲嬌吟,捉著神田衣領的手也收緊了些,小腦袋完全無法思考,只能貪戀著對方給予的氣息,清晰的水聲回盪在空間內更是增添了淫靡,刺激著神田狂亂的本能。
  
  品嚐夠孩子的甜蜜神田才緩緩退出,意猶未盡的舔了舔上唇,如大提琴般好聽的嗓音敲打著孩子敏感的耳膜,溼熱的氣息灑落在小傢伙的耳畔更是掀起一陣陣酥麻的顫慄:「喜歡嗎……?小豆芽。」
  
  孩子輕喘,漂亮的臉蛋染上可人的嫣紅,讓人很想咬上一口,之後帶點羞澀吶吶的答到:「喜歡……是優,亞連都喜歡────
  
  小傢伙直白的坦承讓神田勾起寵溺的笑,再次奪去小傢伙呼吸的權利,大手來到孩子的胸前,彈性白皙的肌膚帶著高燙的溫度,宛若會吸人似的美妙觸感讓神田愛不釋手,離開了孩子的雙唇,以齒貝輕輕地啃咬著粉色的果實,如同電流巡禮過的刺激感受讓孩子登時揚起頭顱,雪白的髮絲在空中畫出弧度,爾後驚呼了聲。
  
  「啊……!」
  
  孩子有些不安的望著神田,後者愛憐的輕啄對方的唇瓣,沉穩的聲線很令人安心。
  
  「別怕……這是在幫你趕走那些不舒服的溫度。」某人非常沒良心的開始欺騙小孩。
  
  雖然就另一個層面來講也算對啦────
  
  「會、會痛嗎……?」小傢伙怯怯的問,那擔心受怕的神情更是撩起了神田捉弄的念頭。
  
  「這個嘛……」說著說著,大手滑入孩子的褲頭內,輕易的圈住尚未成熟的花莖,然後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著,滿意的聽聞小傢伙漸漸變調的呻吟與加快頻率的喘息。
  
  「───這樣,小豆芽會痛嗎?」然後惡意的輕捏下方小巧的渾圓,硬生生的讓小傢伙的聲音抽高了幾分,被壓在身下的尾巴猛地伸直,兩只毛茸茸的耳朵也跟著立起。
  
  混亂的腦袋讓亞連無法徹底明白神田問的內容,只能模糊的捕捉意思,然後帶著撩人的輕喘斷斷續續的回應:「唔不、不會……可是、好奇怪────
  
  「嗯?哪裡奇怪?」原本不多話的神田變得很喜歡提問題,或者說,他喜歡小傢伙帶著疑惑卻又忍不住沉溺在自己給予的快感中動人的模樣。
  
  拇指與食指輕捏著脆弱的前端,神田舔著小傢伙的耳根,巨大的官能狂潮幾乎快淹沒亞連的意識,因快意而濕濡的眼眶閃動著另類的風情,更是加深了黑眸的熾熱。
  
  澀澀發顫的炙熱因刺激的關係流淌出透明的液體,讓神田的動作順暢許多,指節與令人羞恥的地方發出咕啾的黏膩聲響,如此迷亂的聽覺刺激更讓神田的下身泛起一股衝動,儘管在孩子可愛的反應與誘人的表情下幾乎快瓦解了他的防線,可神田還是不打算佔有小傢伙。
  
  畢竟,他可不想真的成為犯罪者,可以的話,他希望等小傢伙真正了解這行為的意義後再出手。
  
  反正只要不要跨越那條線,要怎麼吃豆腐就不在管轄範圍內了。
  
  預謀的弧度在神田的嘴邊上揚,從來不曾經歷過情事的孩子面對連綿不絕的快感完全不曉得該做何反應,除了隨著神田的動作在快感中浮沉外,雙手只能攀在對方結實的肩膀上,尋求著唯一的依靠,稚嫩的聲線隨著神田手部動作而彈奏的甘美旋律非常動人。
  
  「嗯、啊都、都好奇怪唔、優……?」對於男人突然停止的動作感到不解,然後只見男人扳開孩子粉嫩的雙腿,邪魅而蠱惑的嗓音都令孩子不由得顫慄。
  
  「讓你更舒服吧,小豆芽───
  
  神田將頭埋入孩子的腿間,細細黑髮滑過孩子的大腿根部讓亞連不自主的震了下,屬於口腔的濕熱觸感在下身化開,帶著慌亂的阻止音節在神田稍加力道的吸吮以及舔咬下全成了上等的催情音符。
  
  然而神田似乎還嫌不夠似的,大手跟著撫弄著小小的圓球,如此舉動早已超出孩子能承載的快意,過於強烈的快感反而成了折人的滾燙,接進瘋狂的啃食著交感神經。
  
  「啊呀!不、不唔哈啊……!」感覺到小傢伙愈發緊繃的身子,神田加快了吞吐的速度,舔弄到頂端時直接用力一吸,孩子的呻吟也跟著一滯,隨著神田喉嚨的滾動,吞下了小傢伙的甜美。
  
  拭去了嘴邊殘留的白濁,很自然的舔去後發現小傢伙似乎負荷不了如此激烈的情事,已經半昏倒在床舖上,無奈的一笑,蜻蜓點水的在小傢伙的額記落下一吻,稍微將凌亂的床單清理過,接著到浴室清洗了自己和小傢伙的身子,順便解決一下自己渾身的燥熱……
  
  ────看來自己的自制力又更上一層樓了。
  
  蓋上柔軟的棉被,探了探小傢伙的體溫,已經降到平常的標準,雙臂一環將小傢伙帶進懷裡,瞧見小豆芽可愛的睡相不由得放軟了臉部面容,在神田闔上眼眸的同時腦海中閃過一絲疑問。
  
  ……光是前戲小傢伙就受不了了,萬一哪天自己真來個全套的該怎辦?
  
  不會真的在關鍵時刻昏給他看吧─────
  
  
  
  
  ……到時候再說吧,他們未來的時間還很長,等小豆芽長大後,自己有得是時間教小豆芽滾床單的樂趣─────
  
  
  
  
  
  
  END
  
  
  
  
  ****
  
  字數爆到連我自己都嚇到囧,整整4千多耶…(
  然後好久沒有寫工口了,所以可能有點傷眼XDDD
  光是打這些就讓我辭窮好久
  磨好久終於讓我磨出來了OTZ
  
  最後神田還是沒把小傢伙吃乾抹淨啊
  畢竟那是犯罪XDDD
  其實很想在「不會真的在關鍵時刻昏給他看吧─────」後面+個囧字XDD
  希望孩子會喜歡~
  
  感謝點閱ˇ
  
  
  2009/08/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