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志摩裝了一大碗滿滿的肉加飯回來後,才剛拉開拉門就看見自家哥哥捧著碗,夾了一塊肉在餵食他的小惡魔。
  
  「───啊!金哥!你怎麼會在這裡?───還有不要隨便餵他啦!」連忙衝上前想阻止金哥,可惜前者的肉已經扔進奧村的嘴巴,小傢伙立刻津津有味的嚼了起來。

  
  那明明是他想享受的樂趣,竟然被金哥給搶先,真是太可惡了……
  
  「唷!我聽老爸說你撿了一隻小惡魔回來,好奇過來看看,沒想到還挺可愛的欸!」
  
  剛才他一進門,那小鬼就雙眼發亮的盯著他碗中的肉,覺得很有趣就夾了一塊在他眼前晃阿晃的,他筷子移到哪這小傢伙的目光就跟到哪,───實在是太好玩了!
  
  稍微將筷子往前一探,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直接張口咬住,開心的吃了起來。
  
  ───那感覺就像在餵野生動物一樣令人興奮。
  
  「這傢伙可是我發現的,金哥你可不要打他的主意!」說著,志摩像小朋友保護心愛的寵物那般抱住吃得開心的燐。
  
  被抱的那個因為太餓也懶得理志摩環上來的手,就這樣由著他摟著。
  
  ───反正不會妨礙到他吃飯就好。
  
  從小,神出鬼沒的亞麥依蒙常常一見面就往他身上撲───而且還是像個軟骨頭一樣從後方掛在他身上,也不想想他當時才多大,要扛著比他高上不曉得幾顆頭的亞麥依蒙四處走動,可畏艱難萬分。
  
  加上亞麥依蒙常常一巴就是好幾個小時,不論自己怎麼推怎麼踢怎麼打就是掙脫不了,索性挨著前者行動。
  
  據梅菲斯特的說法是,因為二哥太喜歡自己,又不能像綁住寵物一樣拴住他───亞麥依蒙曾經有這麼做過,但被梅菲斯特一臉凝重的制止了───只好趁著見到自己的時候盡其所能的賴在他身上,多少補償一些沒能拴住的缺憾。
  
  相較之下,志摩這種簡單的擁抱對奧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所以說小鬼就是小鬼~這麼怕我搶走他不成?」金造邊說還偷夾志摩拿來的肉放到燐已經張開等著餵食的嘴。
  
  「啊───!不要偷餵啦金哥!」志摩氣得用筷子拍開金造的筷子。
  
  「哈哈!這小子真有趣!───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完全沒將志摩的抗議放在眼裡,金造開始扒起飯,問滿嘴都是肉的小傢伙。
  
  「唔唔……我叫奧村燐。」好不容易吞下後,接過志摩遞過來的白飯,燐開心的和前者道謝後努力的吃了起來。
  
  「燐啊~我是金造。」用筷子指了指志摩,「是這小子的哥哥,───當然你也可以叫我哥哥喔!」
  
  聞言,小惡魔吞下口中的飯問:「你幾歲啊?」
  
  「我?二十。」
  
  二十啊……他十五歲所以是和他差了───
  
  「哦哦───和我差了五歲,既然這樣叫哥哥也沒關係。」反正他上面也有兩個哥哥,多一個好像也沒差。
  
  意思是據說和自己同齡的他沒有被叫哥哥的可能嗎───志摩沮喪了。
  
  沒關係!就算不能被叫廉哥還是有很多其他很棒的叫法的!以後還有機會實踐!
  
  「啊?差了五歲?」金造轉頭看了看沉浸在妄想中的弟弟,一拳將前者打醒。
  
  「痛!你幹麻啦金哥!」差點害他忘了自己姓什麼!
  
  金造誇張的指著身前埋頭扒飯的奧村,「這小傢伙和你同年啊!?」
  
  「對啊!我當初聽到也很驚訝……」說真的他到現在還是不怎麼相信。
  
  「我是因為魔力不夠才會變成現在這樣的,本大爺我原本的樣子可是很高很帥的!」說完還志得意滿的拍了拍胸膛,結果一口氣沒傳好在那裡咳了起來。
  
  志摩兄弟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的噗哧一笑,難得想法一致。
  
  這小鬼實在是太有意思了───蠢得太有意思了!
  
  談到兄弟廉造這才想起老爸交給他的信,趕緊拿出來交給奧村:「這封信是你的吧?從你之前的衣服裡頭找到的。」
  
  看見志摩手中的信,燐這才想起他身上的衣服也被換了下來,開心的接過,「謝謝!這封信對我很重要。」畢竟那可是他的弟弟寫給他的。
  
  雖然很好奇裡頭的內容,但志摩也不是那種恣意探人家隱私的傢伙,───如果調侃不算在內的話。
  
  「沒想到你的筆跡這麼工整耶!」
  
  愣了愣,這才意會志摩的意思,小傢伙趕緊否認:「咦?喔───不是啦!這是我弟弟寫給我的。」
  
  「弟弟!?」
  
  「原來你還有弟弟啊───?」
  
  金造和廉造同時驚愕的望著奧村。
  
  「對啊!這封信就是他寫的,我們是雙胞胎,───雖然常常有人說我們不像。」談到自家弟弟奧村的表情變得很溫柔,有些羞赧地搔了搔臉頰。
  
  「這次會來到物質界,也是為了回到他的身邊,沒想到虛門的拉扯力太大,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幸好,他還活著,要不是志摩救了自己不然他也沒機會再見到雪男和老爹了。
  
  「真的,很謝謝你。」再次向志摩道了謝,反而讓志摩有些不知所措。
  
  「哪裡……」
  
  「沒想到你這傢伙也會做些有用的事。」金造涼涼的插了一句。
  
  「你很囉唆耶金哥。」
  
  廉造也敏銳的發現,奧村的眼神在提到弟弟時微微地黯淡了些,但很快的又恢復原先看到的清澈神采。
  
  就是這麼短短的一個變化,讓志摩在意起眼前的小傢伙,───不單純只有對惡魔身分的好奇,而是含了更深一層的意義。
  
  金造瞥了廉造一眼,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消耗著碗裡的食物。
  
  
  
  「所以?之後你打算拿這小鬼怎麼辦?」盤腿支著下顎看著吃飽又睡過去的小傢伙───畢竟身上的傷還未痊癒,會想睡是正常的───金造問正幫燐拉棉被拉到一半的廉造。
  
  「什麼怎麼辦?」
  
  用下巴點了點正在熟睡的小傢伙,「這小鬼不是人類吧?」
  
  「是沒錯。」志摩一臉那又如何的表情。
  
  「哦───」意味深長的瞥了弟弟一眼,金造壞壞的笑了笑,「是惡魔是人類怎樣都無所謂,雖然這小鬼真的很有趣,但你可不要對他產生太多感情啊!」
  
  「啊?你在說什麼傻話阿金哥!」一臉莫名奇妙。
  
  「這小鬼從虛無界來的原因你也聽到了,加上那封信───八成傷養好就會走人,到時候你可不要哭著跑來要我安慰你啊~」說著還擺了個假哭的姿勢。
  
  「誰會那樣啊!」
  
  「哈哈哈~」金造囂張的邊笑邊走出和室,連隔了一段距離都能聽見那討人厭的嗓音。
  
  「受不了……金哥老是這樣。」一屁股在小傢伙的身旁坐下,雙手捧著臉頰直勾勾的盯著睡得香甜的小鬼。
  
  噗……還睡到流口水了耶這小子!
  
  忍不住抖起肩膀,想起剛才金哥的話,有些不以為然的低喃:「真產生感情……也是對寵物那樣吧?」
  
  他還以為這小子會很陰沉呢,畢竟剛撿到他時還在昏迷中流了眼淚,沒想到相處過後才發現小傢伙一點也沒有灰暗的感覺,反到相當開朗───而且還是天然呆的那種。
  
  偏偏明明該是天然呆的傢伙,為什麼眼神會一瞬間透著淡淡的寂寞?───尤其是提到他弟弟的時候。
  
  難道奧村會流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伸手戳了戳奧村圓潤的臉頰,惹來睡夢中的人有些不舒服的呻吟,「唔唔……燒肉……嘿嘿……」
  
  「噗哈……!」連作夢都夢到肉,這小子到底是有多喜歡肉啊?
  
  明知這小子是男的,而自己明明只會覺得女孩子可愛,偏偏這小傢伙的一舉一動都有趣的他移不開目光,甚至有種想多碰碰對方的念頭。
  
  用袖口擦去奧村快流下來的口水,掌心輕輕地在柔軟的臉頰婆娑著,志摩沒有發現他現在的表情是多麼溫柔,甚至有著淡淡的寵溺。
  
  ───搞不好是因為這小子的行為舉止實在太像隻動物,所以才會有那種感覺?
  
  讓人無法丟下他不管。
  
  他想……多了解這隻小惡魔,感覺有這小傢伙在很多事情都會開始變得有趣哪。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