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黑國中設定

 

正在自己房間溫習功課的黑子,數學題正解到一半就聽見樓下傳來吵鬧聲,想想火拔跟輝拔八成又跟平常一樣因為一些無聊的小事起了口角,好像一天不拌嘴就渾身不對勁,黑子也沒怎麼在意,繼續專注在一條條方程式中。

 

果真不出他所料,樓下的爭執沒多久就漸漸平息,自動鉛筆剛移到右上角準備開始解下去時,一聲更大的碰撞聲驟然響起,聽聲音很像是有重物被撞翻,就算黑子人在二樓,也能感覺到整間房子因為巨大的撞擊力撼動了下。

 

黑子放下筆,淺藍的瞳浮現幾許憂心,一打開房門便瞧見火神怒氣沖沖的衝上來,目光與自己交會時艱澀地扯出一抹要他安心的笑,「沒事,寫你的功課。」

 

「喂!大我!」

 

火神前腳剛走到房門前,青峰後腳就追了上來,雖然平常沒少看過兩名爸爸吵架,但黑子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看見輝拔的臉上明顯寫著焦急,那抹焦急藏得很深、很隱晦,若非黑子擅於觀察加上對青峰的瞭解,不然很容易忽略。

 

隔壁正在敷臉的黃瀨,頭上還戴著髮套,聽見外頭的騷動也打開房門一探究竟,正巧就瞧見青峰抓住火神手的瞬間。

 

火神蹙眉,儘管沒有甩開青峰的手,但赤紅的瞳已經透出濃濃的拒絕,「放開我,青峰大輝。」

 

兩名孩子一聽見紅髮老爸以低沉的嗓音喊出黑老爹的全名,就知道事情嚴重了。

 

平常火神生氣時也會喊青峰的全名,但聽得出來並沒有真的動怒,方才的嗓音不但沒有絲毫溫度,甚至還有在強忍著什麼的感覺。

 

青峰知道這次事情的確鬧大了,也很有誠意的放軟語氣哄著:「聽我說,大我,剛剛是因為──」

 

「我說,放手。」不給青峰解釋的空檔,火神強硬打斷青峰的話,同時也用力抽回被青峰抓住的那隻手,真要比力氣他們兩人可以說是不相上下,但青峰不想在這種狀態因為拉扯傷到火神,咬牙,掌心的力量一鬆,火神立刻抽回手,碰的一聲關上門,門扉掩上前火神的眼神與吐出的話,讓青峰的心口狠狠地縮了下。

 

「……你的解釋只會讓我更難受而已。」

 

黑子與黃瀨無聲的在空中交換眼神,自家老爸們凝重的氣氛就連他們兩個都有些喘不過氣。

 

發生什麼事?小青峰跟小火神怎麼會鬧成這樣?

 

不知道,不過這次輝拔好像真的做得很過分。

 

小青峰做了什麼?外遇嗎!?

 

……以火拔剛才的態度,可能性還蠻高的。

 

黃瀨緊張地滾動喉嚨,臉上還貼著面膜湊到佇立在房門口的青峰身旁,戰戰兢兢的問:「那個……要不要我們幫忙?讓小黑子去跟小火神聊一聊說不定會比較好。」

 

黑子點點頭難得贊同黃瀨的話,從小到大幾乎都是他在調停戰火的,該怎麼樣讓火拔的心情好轉黑子自然有一手。

 

青峰一手按在門上,緩緩側過面龐,深藍如墨的瞳射出熊熊精光,那表情讓黃瀨和黑子不禁震懾了下,就連面對任何事都處變不驚的黑子都感到背後涼颼颼的。

 

青峰的嗓音很輕,卻讓聽得人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這是我的男人,不用你們這些小鬼插手。」

 

然後,一黃一藍就這樣目送青峰轉身下樓,沒多久,黑子就聽見樓下傳來新勁戰的咆哮聲,揚長而去。

 

「……你、你看到了沒小黑子?剛剛的小青峰超恐怖的啦!還有小青峰丟下小火神要去哪啊!」應該先安慰小火神才對啊!

 

不過,說句老實話,剛剛那瞬間他真的覺得小青峰有夠帥的,雖然很恐怖。

 

「輝拔都那樣說了,我們也回房吧。」

 

「咦!真的!?不用管小火神嗎?」都吵成那樣了耶!?搞不好會家庭分裂耶!?

 

「你想挑戰輝拔的逆鱗儘管去,到時候請不要來找我哭訴。」

 

「……算了,我敷我的面膜去。小黑子要不要試試看?很好用喔!保證你敷完肌膚水嫩又光滑!」頭上戴著髮套臉上只露出雙眼跟嘴巴的傢伙,自以為很帥氣的給了黑子一抹笑。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以後不想以小白臉為目標。」

 

「好、好過份!臉蛋是模特兒的生命耶!哪是小白臉!」

 

黑子將哭喪著一張臉的黃瀨堵在房門外,隱隱約約聽見耳熟的引擎聲愈來愈近,然後是刺耳的煞車聲,從青峰出去到回來根本沒花上幾分鐘,黑子幾乎都能在腦中描繪出青峰甩尾進來的畫面。

 

果然,不下多久一樓又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只見青峰手裡拎著一個紙袋,快速地敲著緊閉的房門。

 

「大我!開門!」

 

敲了半天見裡面仍是沒動靜,青峰大聲喊道:「我直接去幫你買回來了!你不要我就扔了!」

 

「啊?買回來?」黃瀨一臉呆滯,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自家老爸寢室的門就被打開了。

 

火神還想說些什麼,青峰二話不說將手中的紙袋直直遞到火神面前,臉色微紅地解釋:「搶走你的限定漢堡是我不對,今天是我們結婚十五週年紀念,我、我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看見青峰手中提著的紙袋,火神內心確實有些動搖,一想起不久前發生的事仍是怒不可遏,「那你為什麼偏偏選在我剛要咬下漢堡時搶走?驚喜是這樣給的?」

 

聞言,青峰強忍臉頰竄上的熱度,支支吾吾地嚷著:「因、因為我在裡面塞了戒指啦!後來才想到萬一你吞下去就糟了,我不是故意的!」為了怕火神不信,青峰還從袋子裡面拿出剛才那顆被自己匆匆忙忙包回包裝紙的漢堡,拿起最上面的麵包,果真有一枚通體銀白的戒指夾在沙拉裡頭。

 

火神愕然的瞪大雙眼,相當難以置信,話裡的火氣不知不覺少了很多,「你、你是不會直接給我啊!?」

 

「直接給你哪叫驚喜啊!」青峰宛若第一次跟人告白的小毛頭,困窘的撫著後頸,他停下游移不定的眼神,認真的凝視著火神的雙眸,「……抱歉啦!別氣了好不好?」

 

「你……你這個大白痴!」火神一把抓過青峰手中的紙袋,終於露出笑容撲向青峰,「看在漢堡的份上就勉強原諒你!」

 

搞了半天原來他誤會青峰了!

 

聞言,青峰這才鬆了一口氣,扯出一抹深情燦爛的笑,「我愛你,大我!」張開雙臂環住眷戀的身軀,青峰順勢將人往房內帶,兩名爸爸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門邊,不遠處的黑子跟黃瀨甚至還能聽見上鎖的聲音。

 

接下來,就是青峰索求紀念禮物的時刻了。

 

「這是怎樣?怎麼突然間又合好了!?是說小青峰跟小火神吵架的導火線是因為一個漢堡嗎!」

 

「是限定漢堡,涼太。」

 

……早知道他就繼續待在房間裡面寫功課了。

 

黑子打從心底相信,就算全世界的夫妻都離婚,也絕對輪不到他們家的火拔跟輝拔。


因為笨蛋是不會離開笨蛋的。

 

 

 

Fin.

 

****

我其實只是想打青峰說出那句這是我的男人而已XD

順便用上之前跟霜霜他們聊到的結婚梗(靠

 

2012/12/19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