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村燐,現年二十歲,中二級驅魔師,取得稱號:騎士,目前與志摩廉造與兩個意外得來的小毛頭同居中。

 

之所以說是意外得來,是因為兩個小毛頭是幾個月前,詩惠美不知從哪弄來的虛無界果實中誕生出來的。當初女孩將果實交給他時只有綠豆的大小,說什麼這種果實成熟以後的果肉非常甜美,缺點是必須仰賴惡魔魔力才得以茁壯,便送給他。

 

隨著時間過去,果實漸漸壯大,到後來甚至大到比他家的電視還要大,結實到就算他雙手也環抱不起來的程度,光看外表就讓奧村垂涎欲滴。

 

有好幾次自己都想摘下來嚐鮮,不過都被志摩阻止了,因為詩惠美有交代,那種果實必須自然掉落才算真正成熟,要是在掉落前強摘會在瞬間萎縮,他只好天天望著碩大的果實流口水,不論是任務回來時、還是經過房間時、或是睡覺前、甚至是和志摩在恩愛時——都念念不忘。

 

雖然自己是肉食主義,不過水果也很不錯啊!這麼大一顆肯定很好吃——

 

好不容易等到果實自然掉落那刻,奧村都不曉得該怎麼形容當時的心情——尾巴拍得很猛烈倒是真的。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當果實裂開後出現的不是飽滿的果肉,而是兩隻來路不明的生物——之所以說是生物是因為外表很像人類孩童,但他還沒聽過有哪個人是從果實裡頭長出來的,況且還有惡魔的特徵。

 

這些都不是讓奧村驚訝的主要原因,重點是,兩隻生物有著與他和志摩極其相似的外貌,比較嬌小的那個五官很像他,另一個大隻的則是長得像志摩,只是少了額頭那道疤,圓潤的臉龐也比志摩討喜多了。

 

兩隻小傢伙的尾巴纏在一塊,緊閉的眼簾感受到他人的注視,緩緩睜開,四隻大眼兩種色澤跳入燐的視野,登時胸口用力跳動了下,倉卒的奧村根本來不及思考原因,滿腦子都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懾住。

 

燐呆了好半迥才想到要把志摩叫過來,慌慌張張的衝到客廳把看電視看到正精采的志摩給拽到房間。

 

當志摩瞧見兩個小鬼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奧村……你、你幾時懷孕的我怎麼不知道?」

 

本來看見兩隻乳臭未乾的小毛頭志摩一顆心噔的一聲,差點就要抓住奧村肩膀哭訴他不過才出了一天的任務怎麼奧村就懷了別人的孩子,但冷靜下來仔細打量過後,驚訝的發現這兩個小不點不論怎麼看都是他們兩個的翻版,這才改口。

 

只是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不免吃上奧村一記爆栗。

 

「誰懷孕了阿白痴!你仔細看他們是從哪冒出來的!」

 

「欸?難不成……是之前那個超大的果子?」那顆讓奧村魂牽夢縈、朝思暮想,就連作夢都會夢到的該死果子!?

 

揉著被奧村巴過的腦袋——經過了五年招搖的粉紅色腦袋依舊醒目,因為奧村看不習慣志摩黑髮——靠近端詳,咖啡色的眸與水靈的藍眼相對,眼神交會的那一剎那,志摩覺得自己的心口好像被什麼揪住,異樣的感覺一閃而逝,與方才的奧村如出一轍。

 

窩在果實內的黑髮小鬼眼睛亮了起來,活像野生動物瞧見父母那般,含著濃濃的信任與依託,下一秒直接撲進志摩的懷中,有些口齒不清的喚著對方。

 

「把、拔……!」

 

小傢伙顯然還不太能掌握說話的技巧,爸爸兩字到了嘴邊變成了把拔。

 

「咦!?」

 

反射性的接住小巧的身軀,光溜溜的身子還殘留一些說不出是什麼的黏液,同樣溼黏的黑色尾巴開心的在光潔的小屁股上搖著,與燐相似度極高的小傢伙立刻博得志摩的好感,某個傢伙身旁開始飄起一朵朵小花,簡直有在抱小小燐一樣的感覺。

 

果然孩子的觸感很軟啊——當然最好的還是奧村的。

 

「志摩,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那種表情抱那小鬼……」看得他有衝動往那顆粉色腦袋再補上一拳。

 

抱怨間感受到另一股視線聚集在他身上,衣服下擺傳來一股拉力,循著來源望去發現另一隻酷似志摩的小傢伙緩緩坐起身,正扯著自己的衣角朝他傻笑著。

 

「媽、嗯——呵呵——」

 

牙牙學語的小傢伙發音不是很標準,燐也沒聽清楚小傢伙到底是稱呼自己為什麼,自故自地喊完漾起一抹屬於孩子的燦爛笑容,燐頓時有種比見到牛肉還要揪心的感受,忍不住一把舉起小生物,咧嘴笑道:「超可愛的欸你!明明和志摩長得一樣卻完全不欠打。」

 

「……奧村,這樣講很傷人耶~不管你是大隻還是小隻我都一樣想——」

 

可惜下文全被燐的尾巴給搧回去,避免污染純真的幼童……幼魔。

 

 

 

突然冒出來的小傢伙們儘管讓兩人有些驚愕,但也許是兩個小毛頭長的和彼此過於相像,加上兩人都對兩隻小鬼挺感興趣的,便順理成章的將兩名孩子當作寵物留在身旁——更甚而言,已經有為人父的榜樣。

 

一到家,志摩便瞧見小小燐從客廳探出小腦袋,同樣小巧的尾巴在身後晃阿晃,水靈靈的大眼寫滿開心,接著做出這幾天到家的必備動作——張開雙手慫恿小傢伙飛奔到他懷中。

 

「小傢伙——來來來——來把拔這裡——」由於小傢伙還不太會發爸爸的音,志摩索性沿用孩子第一眼看到他時喊出來的稱謂,搭配前者儼然一副傻爸爸的表情堪稱天衣無縫。

 

志摩身上還套著出任務的服裝,也沒想過自己出了一天的任務不但身上都是灰塵而且還沾到一些不知名的液體,會不會弄髒小惡魔什麼的,滿腦袋都是小傢伙撲近懷中的柔軟與清香——壓根沒把這些放在眼裡。

 

開玩笑……抱著和燐同樣一張臉的小小燐,別有一種令他心癢的風情啊!

 

「拔——!」

 

小傢伙果真作勢就要衝過去,小腳才剛要提起來便被拎起,閃亮著雙眼疑惑回頭,看見一臉嚴肅瞪著志摩的另一個爸比,很乾脆的放棄那邊選擇這裡投入懷抱。

 

「媽咪!」

 

不知道為何發不出爸爸音節的小傢伙在喊媽咪時卻意外順口,一開始燐還會一本正經的糾正小傢伙的叫法,不過不管怎麼糾正小傢伙就是改不過來,無奈之下奧村只好妥協。

 

反正在家裡喊聽到的人只有他們,沒什麼好丟臉的。

 

這點也讓志摩受到極大打擊,不過聽見小傢伙用軟軟的嗓音喊奧村媽咪胸口真是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乖,——你要是敢用那身髒兮兮的衣服弄髒小藍今晚你就睡地板。」後面那句是對失去小傢伙的飛撲顯得異常落寞的爸爸說的。

 

志摩垂著腦袋,才剛擺好鞋子便瞧見自己另外一個兒子從另一邊冒出來,然後揚著和自己極其相似的笑容,抓著自家老婆的衣角衝著自己傻笑著。

 

那神情那動作那表情根本就是在對他挑釁啊!

 

……可惡啊……真想衝上去用力捏住那混小子的臉頰讓他明白他家媽咪是屬於誰的!

 

——可惜理智告訴他要是他真的衝上去並且蹂躪大兒子的臉頰他的下場可能不只是睡地板,八成是睡陽台。

 

於是志摩只好含恨地衝進浴室梳洗,並且盤算該用哪些奧村不在的時間好好宣張所謂的所有權。

 

 

 

TBC

 

 

****

最近一家四口的畫面一直在我腦海裡轉

所以就打出來了XD

其實很猶豫是要開長篇還是系列,最後選了系列。

這篇主要是幫兩個小鬼的出現作鋪陳XD

然後小志摩名字糾結中(被打

 

感謝點閱ˇ

 

2011/12/07Mori.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志摩燐 青驅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