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踏入屋內就瞧見小倆口雙雙沉睡,不免莞爾,最近這兩個傢伙三天兩頭就往鑰石裡面跑,不曉得業績有了多少進展?嘖嘖,兩隻手握的那樣緊,尤其是冷暮,活怕對方會被搶走不成?
  
  嘆了一口氣,正巧被進來的紮克撞見,某個沒神經的傢伙很不怕死的問了一句。「怎麼在嘆氣?天籟,難不成妳想嫁人啦?」瀟灑的眉目帶了十足的玩笑意味。
  
  天籟白了他一眼,語氣相當平和的說。「紮克大叔,你想當我的候選人我還得考慮呢。」而後逕自步出門外找起外頭的雷聖。
  
  只見紮克的臉慢慢地變紅,活像隻熟透的蝦子。真不是他說,天籟這女孩真快要和他們這些臭男人同化了唉,實在不是值得開心的一件事哪
  
  
  鑰石內,朔華和冷暮坐在一望無際的空間靜靜的望著由兩人攜手創造的星球。
  
  不知過了多久,朔華開口。「如果我們可以創造出星球,也可以創造出生命,那我們能不能創造出孩子啊?」沒有任何目的,只是單純的一個想法。
  
  冷暮眨了眨眼眸,認真的思考起朔華非常沒建設性的問題,這模樣使得朔華不禁勾出一抹笑,不算燦爛卻深藏著自身對男人許許多多的情感。
  
  他很喜歡冷暮的一點就是,只要是自己丟給他的問題冷暮都會很專注的去想,雖然不是每求必應,至少比自己當初認識時要來的頻繁,朔華很樂於如此,這不也說明了冷暮並不是沒血沒淚的人?打從一開始自己就知道,只要冷暮認定一個人就會認定他的全部。
  
  換個角度想,有著這樣思考方式的冷暮其實也很單純,更是不可多得的信任。
  
  將背輕靠在男人身後,懶懶的語氣有著笑意。「我只是問問,不用太認真。」
  
  冷暮只是挑眉。「想試?」
  
  這傢伙要是自己說了聲想一定會二話不說的開始研究吧?很可惜,他很討厭小孩,更不懂得如何和那些永遠精力旺盛的生物相處,至於雷聖那孩子,不但成熟又機伶,自己完全不需要去擔心有的沒的,換成是其他的嘛沒用火龍威嚇就很不錯了。
  
  「沒有,想到才問的。」比起自己,他對冷暮的想法更有興趣。「那你呢?你想要嗎?我們的孩子。」
  
  朔華不由得輕笑,一方面是笑兩人談論的話題很無厘頭,另一方面是自己竟然會問起這種沒有實質意義的事,整個很不相稱。
  
  停頓了一會兒,清澈的嗓音傳入朔華耳中。「我不知道,沒有過,也沒想過。」在他的星球,別說是那愚蠢的父母了,自己壓根連親情是什麼都不曉得,相對的也不會有組成家庭的想法,對自己而言重要的就只有自身,其他的要不是嫌太麻煩,不然真的很想全部殺光,省得那些不停地對自己諂媚奉承的傢伙來煩他。
  
  不過現在的他,或許有那麼一點意願,純粹是因為想看看小時後的朔華會是什麼樣子,不是很多人說孩子都長的像父母?另外,他發現他很喜歡和朔華一起完成某件事,這樣一來自己就可以毫無忌憚的欣賞戀人的模樣。
  
  「也是,走吧。」起身,和冷暮心有靈犀似的又將視線停在星球上,瞧了幾眼後兩人一同回到現實。
  
  然而,鑰石中有許多事情是不需要太多繁複的拼湊,即便是一個念頭、一個思緒就可以是一切,加上兩人又同時有相同的想法,意念有意識般的慢慢聚集,慢慢增大,兩抹小小的亮點在星球的另一端逐漸地擴大、茁壯,甚至還隱約能聽聞些許規律的心跳……
  
  
  當兩人再度回到鑰石內已經是幾天之後的事,彼此一踏入空間第一個反應就是瞪著眼前的景象發愣,朔華看了看冷暮,確定一下眼前這不是自己的幻覺後算是非常快速的挑整自己的思緒,面無表情的問。
  
  「我比較想知道你們是怎麼進來的。」據他所知鑰石空間不是隨便想進來就進得來的地方吧?那身前的這兩只生物又是怎麼一回事?偏偏又是自己最不會應付的生物啊這還是自從認識天籟以來最想念對方的一次。
  
  兩名小小的娃兒有著非常漂亮的面貌,定眼一瞧和自己還有七八分相似,身子略為嬌小的男孩有著烏黑亮麗的柔順黑髮,幾許黑絲順著圓滾的臉蛋更顯男孩過人的容貌,如藍空般清澈的大眼直直地瞧著自己,裡頭有淺顯易見的興奮與開心。
  
  而黑髮男孩身前站了一名銀髮男孩,個子略高黑髮男孩半顆頭,細膩而深刻的五官根本是和冷暮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甚至連身上都散發著和冷暮一樣的旁人勿近氣息,淺銀灰的眼多了分稚氣,絲毫沒有畏懼的望著不曉得高自己多少倍的冷暮,似察覺了什麼一般,在黑髮男孩的耳畔說了幾句話,前者立刻大眼圓睜,嫩嫩的童音可以得知孩子的雀躍。
  
  「爹地!」黑髮男孩毫無預警的撲向冷暮,由此可知這孩子的彈跳力異常過人,一個連冷暮的膝蓋都未到的孩子竟然能撲向冷暮的胸膛?難道是袋鼠的轉世不成?
  
  難得的冷暮沒有避開,細長的眸子早在一見到這兩名孩子時就看出不同之處,他們的長相都和自己與朔華十分神似,或許是無法抗拒孩子期待的表情,冷暮竟然穏穏的接住黑髮男孩,開始端詳起男孩的面容。
  
  銀髮男孩瞥了黑髮男孩一眼,回過頭回答朔華的問題。「我們不是進來,是你們創造出我們的。」
  
  聞言,腦筋本來就轉的比一般人快的朔華立刻聯想到幾天前自己問冷暮的問題。
  
  不過這可能性也太低了吧?他們又不是像開門者一樣能得心應手的創造萬物,不過是一個念頭而已
  
  話說自己在領悟鑰石時不也只是一個頓悟?更甚有的只是思緒流轉間答案已呼之欲出。
  
  「所以,你們是我們創造的?但我們明明連一個星球都尚未完成,又怎麼可能孕育出你們?」不是他不相信,是太令人難以置信,哪有人還不會爬就開始學跑的?怎麼樣也無法說的通。
  
  「我們是由你們兩人契合的意念而生的,至於為什麼,我也不清楚」甚至連自身為何在這個地方的意義都不明瞭,就只是存在,這是多麼令人感到寂寞的一件事。
  
  朔華對這種感覺再清楚不過,那種不被人需要、不被人期待、更不被人重視的感受,他是最能感同身受的。
  
  說老實話,看到這兩名孩子的當下,心頭著實的泛起莫名的悸動,具體一點不如說是感動吧!一個為人父母在見到自己骨肉那剎那的感動。
  
  走近銀髮男孩的身旁,原本就不喜歡也不常和他人有親暱舉動的朔華,主動的摟住比自己小上好幾倍的身子,平板的聲調除了調侃更多的是說不出的溫暖。
  
  「不愧是冷暮的孩子,連不該像的地方都像到了。」朔華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男孩逐漸增快的心跳,哎呀,連害羞的這點都很像,原來捉弄小孩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哪
  
  看出自家戀人的想法,冷暮也沒多說什麼,收回目光望向懷中不停磨蹭自己的孩子,升起絲絲的疼愛念頭,腦海中不禁模擬出要是朔華磨蹭起來不曉得會是什麼情況?
  
  湛藍的大眼定定的盯著冷暮,露出天真的笑容,只可惜嘴裡吐出的話第一次讓冷暮知道什麼叫做小孩才是這世界上最惡魔的生物。
  
  「爹地也要媽咪蹭蹭嗎?」
  
  頓時間,空間裡的溫度驟降,冷汗自冷暮俊美的臉龐滑落,只見朔華口氣異常溫和的道。
  
  
  
  「嗯?我好像沒聽清楚,冷暮,你可以幫他再重複一次嗎?」拋給對方最燦爛的一抹笑,當然,裡頭的含意冷暮再清楚不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