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對了對了!差點忘記還有一件事。」要是少了這個遊戲會變得很無聊啊!
  
  留墜彈指,瞬間軟墊的末端出現一顆三歲小孩可以環抱在懷中的黃色氣球,「翻過去以後必須要合力將氣球壓破才算完成,用身體哪個部位都不受限制,那───就按照這上面的順序開始吧!」
  
  這次,羊皮紙直接化成絢麗的煙花在半空綻放,花火散去後空氣中飄浮著幾個清晰(加亮)的大字────「愛的翻滾翻滾」,下方則是出場順序名單。
  
  「……
  
  相較於其他人鐵青的臉色,留墜那笑得燦爛哪……
  
  按照名單上的順序,身為第一組的迪和樹海紛紛走了出來。
  
  「我記得你的攻擊是樹枝。」迪瞥了一眼大概只到自己腹部以上胸部以下的樹海,沉默。
  
  「是啊……畢竟我是一顆樹嘛。」他是樹。
  
  ────還是一棵很正常的樹人。樹木就是要紮根行光合作用,到底為什麼還得陪這些傢伙在那種軟墊上做這種無聊事?所以他才說人類是種奇怪到異常的生物,好端端的發明這種遊戲到底意義何在……
  
  更何況他只是改變外型,本體根本沒變,他的本體需要二十個朔華才合抱的起來這是要他怎麼滾啊?────啊!?
  
  「我不介意你恢復成本體,大不了讓藍龍把你給切成圓木還比較方便迪滾。」圓形嘛!優勢可大了。
  
  「拿你舉個例子也不行……你們人類不是都愛舉例嗎?」樹海無奈,他只是打個比方而已。
  
  「哪裡,我也是在舉例而已。」
  
  「這可不成!這遊戲就是要以人型才好玩啊!」留墜抗議。
  
  「那這樣怎麼比?」迪皺眉。要是保有鑰石能力他還有辦法,借一下玉嵐的能力再重他也無傷大雅,可現在能力全被剝除也只有被壓扁的份。
  
  「哎呀!這點我倒是沒考慮到,既然這樣的話……」留墜輕拍掌心,樹海的周圍緩緩地包覆了一層淡淡的白光,「這樣就行了,我把他的重量控制在他這年齡該有的範圍內,好了!我要準備計時了────
  
  這下迪也沒話好說了,已經看開的樹海很乾脆的躺下,反正不就是滾過去再滾回來嘛!滾就是了!
  
  迪本來就不是那種在乎很多的人,甚至多數時候是相當無所謂的,既然現實都已經如此他也很乾脆的傾身抱住樹海,在留墜一聲令下快速地滾了起來。
  
  也許是孩子的重量迪比較好推動,前兩個隆起處兩人滾得很快,到了第三個卻稍微卡了下,不過還是順利的翻了過去,藉由翻下的重力加速度快狠準的以樹海的背將氣球壓破,回到起點兩人的時間已顯示在名單下方。
  
  「20秒。」
  
  「轉得我頭好暈……」樹海有些搖晃的踉蹌了下,還是穩住腳步回到朔華那方。
  
  「不過就轉個圈兒這麼沒用!」紮克似乎相當不以為然,這種小孩子玩得把戲比起先前他們歷經過的那些驚險根本是遊戲嘛!
  
  「這本來就是遊戲,────還是很低智商的那種。」朔華冷冷的吐嘈。
  
  「聽說這很低智商的你也要參加?」紮克賊笑,可惜還沒扳回一成就先被朔華的冷箭給中傷。
  
  「哪裡,再怎麼低也高過你。」
  
  「……你就偶爾讓我口頭上占個便宜不行嗎?」
  
  這時,下一組的名單出現了,「斐攝、紮克」。
  
  「好啊───看我的!」見狀,大叔立刻捲起袖子,露出結實的肌肉,快步走向軟墊躺平。
  
  身為紮克搭檔的斐攝看上去就沒那麼情願了,「明明就是愛的翻滾竟然還要跟男人一起滾……那邊那位可愛的小姐,介不介意換撘檔跟我一組呢?」
  
  天籟還沒回答,留墜倒是先發話了:「不行啊!決定好的搭檔就不能再換了,不然就算違反規則!」
  
  「剛剛有說嗎?」
  
  「我現在說了。」
  
  「好吧!」見可能性為零後斐攝很乾脆的聳聳肩,看見一臉興致勃勃的紮克怎麼樣也提不起一絲幹勁……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紮克有什麼特殊的癖好一般。
  
  「就算紮克大叔再怎麼想贏那個樣子還是很好笑……」天籟抖肩。
  
  一個塊頭不算小的中年大叔擺出一副「來吧!」的表情躺在地上對你張開雙手,有哪個正常的男人會想壓上去的?────是說普通情況也不會有人想壓啦!
  
  斐攝長長的嘆了口氣,心不甘情不願的撐在紮克身上,並同時對自己的內心做心理建設,───這是女的、這是女的、……是說哪裡的女人長得那麼粗獷啊……
  
  朔華要是聽得見斐攝的內心話八成會回:「蒼族的女人可是比紮克要大上一號,差別在於有胸部而已。」
  
  「幹麻那副表情?遊戲就是要贏!」說完還一把箍住斐攝。
  
  「……哪個正常的男人和另一個大叔抱在一起還貼在一起會開心的?」儘管反彈,為了遊戲斐攝還是反抱住了紮克。
  
  「哎呀不要想那麼多啦!快點滾完不就結了!」
  
  「也是。」快點滾完快點結束這噩夢!
  
  ────出去後他絕對要找個女人好好疼愛一番!以彌補內心的創傷。
  
  「準備好了?那麼────預備……開始!」
  
  留墜不知打哪弄來的哨子,嗶聲一下就看見兩人快速的滾了起來,────紮克已經用力到把斐攝的下半身給甩在空中的地步了。
  
  滾到最後一個隆起處恰好是斐攝在下方,礙於體型與力量差距斐攝一直翻不上去。
  
  「腰啊!───用你的腰!」
  
  「該死────老子的腰是對女人用的不是男人!」
  
  斐攝氣到直接回了紮克這麼一句,害天籟忍不住噴笑,一旁的藍龍更是直接,很沒形象的狂笑了起來。
  
  「可惜你現在是對男人用啊!」
  
  「閉嘴藍龍!」正在使勁用腰的某人火大的吼了回去。
  
  翻了好幾下外加紮克的施力斐攝才翻了過去,隨後紮克一把抓住氣球放到彼此胸口的夾縫處,「碰」的一聲很乾脆的夾破,回程斐攝似乎是抓到了訣竅,速度快了很多。
  
  「────21秒!可惜啊~在第三個地方花得時間太久了。」不然可能會更快。
  
  「你這小子真該練練體力了,尤其是腰,那可是男人的命啊!」紮克一臉同情的拍拍斐攝的肩,頗有惺惺相惜的感慨。
  
  「我也不想把腰用在你這傢伙身上……
  
  拍開紮克的手,斐攝快步走回玉嵐那。
  
  一回到隊伍斐攝就狠狠地踹了笑彎腰的藍龍一腳,「笑!你再笑!我看你是能滾多快!」他可沒忘了之前藍龍是怎樣被朔華給動搖的。
  
  「斐攝你這傢伙真是太強了!───哈哈!」
  
  「你最好不要滾得比我差,尤其你還是跟那個朔華的一組。」
  
  聞言,藍龍的笑頓時就這麼僵在臉上,「開、開什麼玩笑!那傢伙算什麼?搞不好一點忙都幫不上還得靠我耶!」
  
  且說不定還能確定那傢伙到底是不是女的……女裝明明那麼───
  
  「────是嗎?」斐攝不以為然的挑眉,沒有繼續刺激下去。
  
  畢竟朔華給藍龍第一次的女裝印象太深刻,先前在陵墓藍龍這小子一對上那小子,本來就不是很聰明的腦袋更是退化了。
  
  ────就像現在,都還沒上場就動搖了。就算不用能力他也猜得出藍龍的想法,八成是想藉由這次的遊戲徹底釐清對朔華性別的疑慮,────明明在陵墓就告訴過這小子朔華是帶把的,到現在還無法相信,真是沒救了。
  
  斐攝一臉就是看好戲的模樣,一旁的玉嵐雖然看出斐攝的表情另有蹊蹺,卻不清楚其中的細節,一雙細長的鳳眼緩緩地瞇了起來。
  
  察覺到玉嵐的表情,斐攝也只是笑笑,「看下去就知道了。」
  
  另外一頭,紮克回到朔華那,樹海立刻補上一刀:「不是說轉個圈而已?」紮克大叔還慢他1秒耶!
  
  「我已經轉得很快了!是那傢伙最後的時間花太久啦!」
  
  「為失敗找藉口是很差的行為哪,紮克。」
  
  「就說是搭檔問題了!不然你是能轉得多快?」
  
  「好好看著吧,紮克,我讓你看看什麼叫速度。」朔華給了紮克一抹燦爛的笑,走上前。
  
  同時,天空中也出現了下一組名單「藍龍、朔華」。
  
  「又來了那種笑……」紮克抖了抖,通常那種笑出來就是有人要倒楣了,希望和朔華搭檔的傢伙可以平安啊……
  
  「比起朔華我倒覺得這邊這個比較令人在意。」天籟瞥了一旁的冷暮一眼,儘管看上去沒什麼異樣,但和大魔王相處久了多多少少還是能察覺到一些冷暮的情緒波動。
  
  冷暮天藍色的眸子,在朔華上場的同時緩緩、緩緩地歛了起來。
  
  
  
  哎呀……看起來似乎不太高興耶,冷暮。
  
  
  
  TBC..
  
  
  
  ****
  
  和朔華一組的藍龍真的有辦法順利滾完嗎..(懷疑
  是說某人已經開始不爽了這樣哈哈!
  翻滾什麼的真的很萌啊XDDD
  
  感謝點閱ˇ
  
  2011/06/17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