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來到蒼族的領地後,不免要遵守蒼族的傳統───凡是進入村子的人都得打上一架。
  
  結果,朔華一群人自然沒有讓蒼族失望,雖然當事者以巫師的身分免於一難,而冷暮則是輕輕鬆鬆地將所有前來挑戰的蒼族勇士給拋出練武場一回,差點害蒼族的人們提不起士氣。
  
  一場比武過後,自然少不了慶典。
  
  練武場上堆滿了沉香木,不大不小的火焰卻足以照亮整座練武場,甚至是一旁的小屋。
  
  蒼族直率的歡樂氣氛也間接影響在一旁看台上做著自己的事的朔華與冷暮,雖然兩人臉上依舊面無表情。
  
  可這對怕火的樹海卻是一大折磨,要他生根也不是杵著也不是,只能在一旁眼巴巴的望著天籟開心的和蒼族婦人烤肉。
  
  注意到身後哀怨的眼光,天籟漾起一抹笑。「樹海,你能不能幫我把肉拿去給朔華他們吃?你要不要也來一串?很好吃哦!」遞了一串給樹海,示意他嚐試看看。
  
  咬了一口,滋味確實不錯,揮去方才低落的情緒,樹海露出天真的微笑。「謝謝。」
  
  「哪裡,對了!這個也順便拿去,聽說蒼族的酒風味很獨特!朔華應該會想喝看看。」一邊看著樹海另一隻手往後方拿起深褐色的容器以及兩個杯子,那容器有點像是甕,不同的是在邊緣處有缺口,方便液體流出。
  
  將酒抱在身上,樹海的身影逐漸遠去,突然在不遠處停下,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朝天籟招了招手。「天籟,記得幫我留兩串肉串!」
  
  前者笑著回答。「我會的。」
  
  轉頭準備繼續她的大事業,一旁的圖卡走近伸手一撈就是暢飲。「嘿!沒想到妳烤的肉串很好吃啊!」
  
  「哪裡哪裡,剛好而已。」和朔華他們相處久了,連應對方式都帶有朔華一貫的欠打。
  
  聞言,圖卡擦了擦嘴角殘餘的酒,朗聲大笑。
  
  天籟也跟著莞爾。跟蒼族的人相處真的是一件很輕鬆愉快的事,不過,記得她當初不是只有拿一瓶酒過來而已?怎麼好端端的又冒出一瓶來?歪了歪腦袋,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繼續跟圖卡聊起天。
  
  
  
  「這是?」朔華看著手中的瓶子,看似很像地球上的瓷器,可瓶身的觸感卻又沒有瓷器的光滑。
  
  「天籟說是蒼族的酒,你應該會喜歡。」不曉得酒是什麼味道可是他現在只想快點回去,樹海覺得自己聽到肉串的呼喚聲,催促他趕緊大快朵頤一番。
  
  朔華頗有興致的『哦』了一聲,之後斜了樹海一眼。「你可以回去了。」
  
  早已習慣朔華的個性,這句話對樹海根本不痛不癢,開玩笑要是每件事都要跟朔華計較的話,那自己遲早會中風而死。
  
  樹會中風嗎?嗯,管他的。
  
  「好好好,我老人家有先見之明不跟你計較。」
  
  要不是樹海溜的快,朔華一定把他抓來當柴燒,嘖!真是可惜。
  
  看了看一旁的杯子,有兩個。
  
  拿起杯緣在冷暮眼前晃了晃,露出頑皮的笑。「要一起喝嗎?」
  
  前者只是掃了他一眼,繼續將視線放在書上。
  
  看來冷暮沒有多大興趣。
  
  拿起瓶身倒了些許液體,在手中來回搖晃,輕啄一小口,濃郁的花草香在味蕾擴散開,淡淡的甘甜在舌根徘徊不去,而吞下後則是腥辣的燒嗆感充斥喉嚨,接者蔓延至胸口。
  
  看來蒼族連酒都很有蒼族的豪邁啊!
  
  朔華就這樣一杯接著一杯下肚,完全沒發現自己的臉已染上紅暈,以及逐漸提高熱度的體溫。
  
  看著少年喝的這麼津津有味,冷暮竟然有想嚐看看的衝動。
  
  他一向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人,身子一傾,直接握住朔華的手將琥珀色的液體往嘴裡送。
  
  然而冷暮只喝了一口就很乾脆的把朔華手上的杯子往後丟,順手將所剩不多的瓶身往身後一擺,還非常難得的皺起眉。
  
  要是他剛剛猜的沒錯,這裡頭裝的根本不是酒………
  
  喝的正盡興的朔華當然不滿冷暮的舉動。「幹麻?你想喝也用不著這樣吧?不是還有另一個杯子?」
  
  跟他搶杯子就算了,連瓶身也一起拿走是怎樣?
  
  「這不是酒。」冷暮冰冷的眼閃過難以解讀的光芒。
  
  「啊?不是酒不然是什麼?花草茶?」朔華才懶的理它是什麼,反正又喝不死人。
  
  「你,有沒有覺得哪裡怪怪的?」
  
  疑惑的挑起眉。「沒有,還是說這酒有問題?」通常冷暮會問就表示一定有不對的地方。還是天籟在裡頭下藥不成?不,量她也沒那個膽子
  
  真要說的話哪裡不對勁的話,就只是有點想睡,可既然不是酒,那怎會有想睡的感覺?
  
  察覺冷暮懷疑的表情,朔華無所謂的回了一句。「沒事,只是有點睏罷了。」
  
  冷暮再度沉默,抬起頭大手往前一抱直接將人扛回屋裡。
  
  雖然對於前者的舉動感到訝異,反正之前也被扛習慣了,正好他現在也有些倦意,省的他走路的力氣。
  
  沒有意料中的諷刺話語,好看的眉糾結更緊。
  
  依冷暮剛才淺嚐一口的分析,那瓶液體裡可能、八成、有百分之九十九含有蒼族所稱的迷幽香……
  
  而所謂的迷幽香呢,就是我們俗稱的媚藥。
  
  
  
  
  
  冷暮極度懷疑醒過來的朔華會是怎樣的情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