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嘴角邪惡的弧度是怎樣?
  
  朔華不禁暗自祈禱冷暮可以快點打消那荒謬的主意,雖然知道可能性根本是微乎其微。
  
  大手將毛巾放在一旁,冷暮非常有氣勢的逼近朔華。難以否認的,自己確實期待觸碰這副美麗的身軀,不同於女人軟綿綿的身子,朔華的肌膚有著蠱惑人的絕佳彈性,鮮少曝曬在陽光下的軀體竟是那樣地白皙,好似吹彈可破,意外的令冷暮不捨離開。
  
  照目前的情勢看來,朔華絕對處於下風,不是他沒有推開冷暮的能力,而是此時的生理條件根本不允許。
  
  反之,如果腦袋回復正常的話他會推開冷暮嗎?
  
  嗯這問題以後可以好好研究。現在最十萬火急的是先想辦法阻止冷暮反常的舉動吧?真佩服自己還有閒情雅致思考那些沒營養的問題。
  
  「等一下,既然你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讓我恢復正常就想如此草率的行動,我又不是白癡,萬一起因根本不是如你所料的那我不是虧大了?」刻意忽略再度提高的溫度,盡量使自己的語氣淡漠平靜,絕不能讓冷暮發現自己的異狀……否則縱使自己有千萬個理由也無法推翻冷暮的『媚藥理論』。
  
  強忍內心『問候』樹海的衝動,有些鬆了口氣的望著冷暮認真思考的神情,真是慶幸自己不是跟智商不足的傢伙講道理,要不然他一定會先氣絕身亡。
  
  但朔華沒預料的是,冷暮給他的答案更令他吐血。「體溫異常居高、燥熱感以及……
  
  前者故意來到朔華的耳畔輕聲細語的開口。「我替你擦拭身體的反應,不都很清楚?」冷暮稱不上溫熱的氣息在朔華耳際吐息著,可惜前者早一步的將脫口而出的呻吟壓回喉間,雙頰卻染上淡淡的桃紅將朔華點綴更驚艷。
  
  這、這傢伙真是愈來愈放肆了!以往那個萬年冷凍庫的冷暮到哪裡去了?他的撲克臉又到哪裡去了?之前冰冷的眼神怎麼換上一副惡趣的玩味光芒?在他身前的根本是一隻惡質頑劣的狐狸,且道行之高不下於千年妖狐那種!
  
  唉,朔華還是比較喜歡冷淡一點的冷暮,至少天真可愛許多
  
  「那只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冷暮,你這樣的行為叫做概括論定,毫無根據可言。」澈藍的雙瞳對上冷暮的銀灰。
  
  只需一眼,冷暮就準確的抓住朔華現下的身體狀況,或許是腦細胞活動太過緩慢,讓朔華精明的腦袋無法和以往同等速率的運作。朔華嚴重遺漏了一點,既然他了解冷暮,冷暮又何嘗不會了解他?
  
  在不甚理想的狀態下和冷暮鬥智真的是一件極大的挑戰,總覺得腦子更暈了,惱人的嗡嗡聲也有擴大的趨勢,情況有點糟糕哪。
  
  冷暮收起戲弄的心態,朔華現在情況真的很不樂觀,還是乾脆的把那棵樹綁過來?瞥了朔華赤裸的上半身馬上打消念頭,一點都沒有罪惡感的因自己私心不願讓他人見到如此美麗的身軀,而斷送了可以用其他方式改善朔華的辦法。
  
  就姑且一試吧,後果,冷暮負擔的起,也甘之如飴的承擔。
  
  溫柔的在朔華唇上印下一吻,細長的大手來到胸前的果實輕輕地、憐愛地逗弄,深怕一個用力會使朔華不適的身子更難受,輕柔中帶有渴望的吸吮著因方才的挑逗而挺立的乳首。
  
  「嗯……」細微甜美的呻吟傾洩而出,隱約地明白冷暮正在對自己做的事,自己卻毫無抵抗之意,或者說,他連抗拒的力氣都找不到,只能任憑冷暮實踐他所謂的因應之道。
  
  朔華不會對冷暮的撫摸感到厭惡,還頗是喜歡大手略低的溫度,那冰涼令他感到舒適,既然沒辦法抗拒那就欣然接受吧,再說,有誰會討厭戀人的愛撫?只是不喜歡這種任他人宰割的感覺罷了。
  
  哼這次算便宜了冷暮,下次他一定會把該討的、不該討的連本帶利的賺回來!
  
  大手來到下身,技巧性地撫弄著朔華最敏感的分身,前者像是全身細胞都通了電流似的弓起腰,訝異自己竟會如此地有感覺。「啊!不….冷暮……
  
  身子依舊炙熱絲毫未因冷暮帶來的快感減少幾分,舉凡被冷暮掠過的地方都像點燃一把火似的,一陣陣酥麻感來的太過強烈、太過刺激,如此脆弱的身軀哪禁的住如此官能考驗?腦袋已呈現空白狀,怎麼也拉不回那少的可憐的思緒,就這麼隨著冷暮的套弄浮沉在快感的熱浪裡。
  
  「哈嗯嗯慢一點……」無法承受如此龐大的快感,起初的喘息全走了樣,一字一字的呻吟無疑是最佳的催情劑,充分的喚醒冷暮沉睡在體內的慾望。
  
  指間頑皮的搓弄敏感的前端,一下子用指腹滑到根部,一下子又快速的上下擺弄,大手的好處就是能完完全全地包覆住朔華昂揚,靈活的指節不停的給予至高無上的感官侵襲,而冷暮另一隻手也沒閒著,悄悄地來到後方,扳開柔軟又有彈性的臀辦細細的按摩著密穴。
  
  朔華因激情而泛起美麗的玫瑰色的身子猛地震盪。
  
  「你不唔」抗議的言語全被冷暮霸道的吻去,不讓他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冷暮的原則,既然要做那就做到底、並且做到最好,確確實實的印證在朔華這實驗品一號身上。
  
  冷暮不會是要來全套的吧?這傢伙擺明趁著他現在手無搏雞之力撈回本就是了?他當他是廉價大拍賣,摸一次送一次順便來個大清倉是吧?
  
  修長的指間試探性的闖入未開發過的後庭,似乎還不夠濕潤
  
  大手一抓從空間裡拿出拇指大的玻璃瓶,到了些許液體在手上再度探入,藉由液體的幫助這次很順利的進入,可是還不夠,如此緊窒的密穴要容納自己根本不夠。
  
  朔華感到下身一陣冰涼以及難受的異物感,不用想也知道冷暮在做事前準備,雙手軟軟地攀著冷暮的頸項,讓前者的動作能更順利進行。
  
  魅力的銀灰參雜許多不解的情緒,更多的是對於朔華主動的訝異,唇角微勾,深邃的眸子洽似湖水一般溫柔,下身的手指也增加到三根,毫無阻礙的在朔華體內進出,不時發出曖昧至極的水聲,奏出迷亂且誘人的樂章,更增添彼此高昂的慾望。
  
  在進入與退出之餘,冷暮一直在找尋朔華最敏感的地帶,果不其然,在指間滑過特定一處時如願的聽到朔華酥軟銷魂的呻吟。
  
  「嗯啊!啊……
  
  這如此淫靡的叫聲是自己發出的?難以接受這羞人的事實,朔華索性咬緊下唇,說什麼就是不讓甜美的聲音露出。
  
  而冷暮又怎麼會稱他的心?惡意的不斷輕刮過那一點,原本套弄花莖的大手突地侵略朔華閉的死緊的雙唇,一股男性特有的靡香頓時充斥著鼻間,很是不滿的瞪向冷暮。
  
  「不要忍,我想聽。」磁性的嗓音帶有情慾的沙唖,朔華敏感的身子因冷暮如此撩人的話語輕輕打顫,微霧的湛藍更深了些。
  
  「唔、哈一直嗯、嗯……」指間與吟哦譜出最搧情的節奏。
  
  嗯,他就是故意刺激朔華的敏感帶的,事到如今怎麼可能聽他的話就這樣停止?
  
  冷暮很喜歡朔華的嗓音,尤其是在這種時候,忍耐中卻帶有快感,那折人的喘息、蠱惑的呻吟是那樣地嫵媚人心,
  
  「朔華」喊出平時也很少喚的名字,指間冷不防的退出,取而代之的是冷暮的炙熱,他慢慢的將碩大推入朔華的體內,小穴一張一合像是迎接似的吞吐著,更添冷暮想狠狠貫穿的衝動。
  
  由於冷暮小心謹慎的將後庭充分的鬆弛過,朔華並未感到疼痛,只是下腹被填滿的怪異感覺不大舒服。
  
  他當然知道冷暮在忍耐,且盡可能的不要傷到自己,真是明明都難受的要死還顧慮到自己,真不知該說他是體貼還是笨
  
  朔華覺得心頭被不明的暖意填的滿滿的、脹脹的,他好喜歡好喜歡眼前的這個男人,他是那樣地不善表達、卻是最懂得為自己著想的一個。
  
  當然,不表示自己就會這樣讓他佔盡便宜。
  
  朔華不知打哪來的力氣,細長的雙腳一夾,果不其然的聽到冷暮悶哼。
  
  「唔!
  
  而後拋給冷暮一個詭計得逞的奸詐笑容。
  
  前者挑眉,既然他有多餘的力氣可以捉弄自己,那麼就表示體力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是吧?
  
  冷暮眼中閃過精銳的光芒讓朔華備感不妙,每當冷暮露出這種表情時一定不會有好事
  
  下一瞬間,冷暮毫無忌憚的在朔華體內進出,刻意的搗向朔華最敏感的部分,抱怨的句子被快感衝擊成不成字句的零落話語。
  
  「啊冷暮你唔嗯不要啊啊……」好端端的一句『冷暮你不要動那麼快』被男人零星的拼湊起來逕自解釋成『快一點』,邪惡地笑了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在退出到穴口時卻狠很地深入敏感點,不斷反覆,朔華因快感而染上水氣的雙瞳瞇成一條線,眼角含淚的光景更使冷暮情慾高漲。
  
  「哈啊不行了啊啊啊───!」在冷暮使力的一個挺進,朔華忍不住先到達了高峰,而後冷暮也在朔華體內解放。
  
  高潮過後兩人雙雙倒在床上不停的喘息著,厚實的手掌撫過朔華沾滿汗珠的臉頰,開心的見到戀人的氣色已完全恢復,深情地在額上印下一吻。
  
  朔華很喜歡冷暮這種不自覺的舉動,簡單卻深入他的心防,如此動人。
  
  冷暮環抱住比自身纖細不曉得幾倍的身子,貪著對方剛剛好的體溫。
  
  「冷暮,這次我會好好地記著。」扯出最純潔燦爛的笑容,這次換高大的身子猛地一震,隨之嘆了口氣。
  
  就知道這精打細算的戀人絕不可能白白的被自己吃乾抹淨,不過,還有兩個人會比他更慘就是。
  
  冷暮不是很在意的回答,收緊雙臂。「嗯。」反正他一開始就決定要承擔了。
  
  嘖嘖,有時候有人太了解自己也不是一件好事,捉弄起來都沒那麼好玩。
  
  至於那兩個禍害之首,朔華一定會實現他的諾言,用五雷轟頂轟死樹海再把他當柴燒,而天籟呢,他絕對會不負重任好好的壓榨她的能力的,物盡其用嘛。
  
  要知道,誰可以惹就是別惹到朔華這只惡魔啊!
  
  
  
  當然,自家老公的處罰方式有待商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