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我一直有個疑問耶!冷暮的名字是他原本的名字嗎?」某位傻大姐心血來潮的丟了這麼一句話給眾人。
  
  「聽說是紮克取的。」朔華靠在樹蔭下,喝著從附近打撈來的泉水答道。
  
  坐在朔華身旁的冷暮僅僅是瞥了天籟一眼,壓跟不打算回應什麼,修長的手指翻著朔華之前丟給他的書,繼續閱讀。
  
  朔華一行人正在某處湖泊歇息,清涼的夜風敲響了葉的心門,相互應和的旋律更是讓人備感愜意,沁涼的感受於肌膚巡禮,舒服得不免讓人想伸個懶腰,盡情的賴在大自然的擁抱間。
  
  剛弄完東西的紮克一靠近就受到天籟的注目禮,非常自戀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以非常欠扁的口吻道:「怎麼?天籟你現在才發現我的魅力嗎?」
  
  「紮克大叔,不要以為你比較年輕就可以這麼囂張。」天籟非常不以為然的讓某大叔踢了一記非常後實的鐵板。
  
  「朔華說冷暮的名字是你取的?」
  
  「啊?是裘風取的,因為這傢伙剛來到我們團完全不說話,我和裘風又不曉得該怎麼叫他,原本是用喂來喊,誰知道喊完以後這傢伙非但不理人,那雙眼睛看過來差點沒把我們的團員給凍傷,後來才決定替這傢伙取個名字的。」
  
  「為什麼是叫冷暮啊?」變回原形的樹海聲音由上方落到眾人耳裡。
  
  叫冰塊不是更貼切嗎────
  
  不過他覺得在紮克叫出口以後有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就是,直接塵歸塵、土歸土了。
  
  「本來是想喊這傢伙冷漠啦!但是怕愈喊人真的更冷漠,所以只好取個諧音來代替。」
  
  其實他原本是和裘風建議叫大個兒的,誰讓冷暮長得這麼大一隻,起初看到冷暮的時候著實震撼了他一把,視覺上非常駭人啊!搭配那一副冷到極點的神情……根本活像是會走動的兵器嘛!
  
  當然這提議在我們副團長提出的同時就被裘風給駁回了。
  
  「所以你才會是副團長,而裘風是團長。」朔華直接篤定了紮克是萬年副團長,甚至非常質疑為何這樣的人可以爬升到副團長的位置。
  
  要是讓這種腦袋空得可以和一座棒球場媲美的人來領頭,八成創團不到一個月就被人給滅了。
  
  「什麼啊!大個兒明明就比較好叫!後來我提出的也全被裘風給反對,明明每個都很貼切的!」
  
  紮克這句話倒是讓冷暮的視線落到了他身上,看得前者全身上下都不對勁,方才理直氣壯的氣魄如同洩了氣的皮球快速的消風。
  
  「大叔你還有提出其他的?」天籟好奇的問。
  
  「對啊!像是白人啦、平平啦、冰塊啦、銀子啦……你們幹麻都用那種眼神看我?」紮克如數家珍般逐一道來,說到後來發現朔華等人都用一種非常憐憫的目光看他。
  
  他還白人牙膏咧……竟然連銀子都想得到,要不要乾脆連元寶也搬出來────
  
  「金銀元寶嗎……」天籟的頭頂滑下三條線,她很嚴重的被冷到了,同時也很同情紮克可憐的語文程度。
  
  朔華非常慶幸當初取名的是裘風不是紮克,不然下場只有兩種,一種是冷暮直接當沒聽見,另一種則是讓他再也叫不出口,當然以冷暮當時的個性絕對是選擇後者比較省事。
  
  而聽到冰塊這兩字的同時,朔華頭頂的大樹忍不住抖動了幾下。
  
  「我記得樹沒有筋的不是?」
  
  「我是抽纖維……」樹海沒好氣的應了朔華一句。
  
  他奶奶的,還真的有冰塊咧!
  
  「那平平是怎麼回事?」黑髮少年難得打趣的問。
  
  「因為冷暮的臉都沒有起伏啊!制式化到了一種詭異的境界,整張臉像是平的一樣所以……
  
  由此可見某大叔的腦袋除了女人以外似乎沒有更多的內容物了。
  
  淡藍的眼眸不經意的朝紮克臉上掃過,讓紮克的背脊狠狠的竄上一骨刺人的寒意。

  即使已經相處了一段時間,但是被冷暮這種眼神給掃到還是很恐怖啊───
  
  天籟則是捂著嘴,拼命的忍俊,小巧的肩膀更是不停地抖動。
  
  「你要笑就笑出來!可惡!明明每一個都很符合耶!」到後來裘風甚至直接朝他投以非常無奈的眼神,然後要他去查看一下貨物有沒有什麼問題。
  
  那態度之明顯啊……
  
  「就特點來說是很符合沒錯啦……但是前提是你要有那個勇氣喊出來。」
  
  天籟的一句話堵得紮克頓時語塞。
  
  「反反正都已經叫冷暮了,追究這個做啥!」
  
  「沒有啊!我只是想到才問問。」誰知道會挖出這麼多勁爆的事。
  
  「不過,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知道冷暮原本的名字是什麼。」
  
  稀奇的是冷暮並沒有沉默,冰冷的嗓音只丟出三個字:「不重要。」
  
  聞言,黑髮少年淡淡的開口:「賦予名字的本意本來就是讓人喊的,重要的不是名字本身,而是背後的意義。」
  
  冷暮,這兩個字代表著他們獨一無二的夥伴,更是密不可分的家人。
  
  因為是冷暮,所以才會有這名字的存在,也因為冷暮這名字的存在,賦予了冷暮這個人意義。
  
  「因為是冷暮,所以才喊他冷暮。」
  
  很像繞口令的一句話,卻在銀髮男人的內心掀起了陣陣漣漪,久久不曾停息。
  
  因為是他嗎……
  
  淡藍深處映著不為人知的笑意,一旁的少年不知怎地突然揚首與他對視,湛藍的眼眸有著相同的瞭然,雖然撲克的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朔華就是知道冷暮現在的心情很好。
  
  那雙眼睛,他是不會解讀錯的。
  
  銀髮男人眨了眨眼,內心不知第幾度因為這名少年而訝然。
  
  他,總是能察覺他內心的變化……
  
  而自己,並不排斥這點,───因為是這名少年。
  
  黑髮少年慵懶的嗓音鮮少地帶著玩味:「幸好你是叫冷暮,要是叫銀子我還真不曉得該怎麼在大庭廣眾下喊你。」
  
  冷暮只是挑眉,一如往常的沒發表任何意見。
  
  細長的眼眸,略過了絲絲幽藍的光芒。
  
  
  
  ────他,似乎在不知不覺中在意起朔華喊自己時,背後的那層意義。
  
  
  
  
  
  
  END
  
  
  
  ****
  相知相惜有點卡住囧
  心血來潮的就丟了這篇上來XD
  森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感覺啊~
  雖然寫得沒有很到位(巴
  
  感謝點閱ˇ
  
  2009/09/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