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啊~大滿足────!」橘毛兔靠在椅背上開心的拍了拍撐得圓滾滾的肚皮,滿足地嘆了口氣。
  
  儘管帝奇這傢伙壞心眼又變態,但是不得不說……手藝真得很好撒!不管是西式還是日式甚至是中式料理都會做,厲害得是每樣都做得很好吃,真是人不可貌相……欸不對……變態不可貌相!
  
  其實喜歡上這傢伙也不是那麼壞得一件事撒~天天有美食可以享用,嘿嘿~
  
  「別以為我不曉得你在想什麼!過來幫忙擦碗盤吧、小肥兔!」將桌上的碗盤疊好,一手拾起後空出另一隻彈了拉比的額頭,湊近了臉龐意味深長的道:「趁現在把你餵飽,晚上我才能好好享用啊!」
  
  「你、你這變態的大叔!原來你做這些菜時是到抱著這樣的心態啊!?」
  
  為什麼這種人做出來的料理會這麼好吃啊─────要是那些高級餐廳的廚師知道自己的手藝竟然不如眼前這個滿腦子邪惡思想的傢伙,肯定會捶心肝。
  
  「快點洗你的碗啦!」不耐的催促,明白這是小傢伙掩飾羞赧的動作,帝奇忍不住悶笑。
  
  「好、好~」明明都在一起那麼久,小兔子仍會因為一些小事而害羞,實在是太有欺負的價值了!讓他不管逗幾次都不嫌膩。
  
  「哪~帝奇,下次什麼時候要研究新菜單啊?」手裡擦著帝奇洗好遞過來的碗盤,拉比難掩期待的問。
  
  「嗯?怎麼?又有想吃的了?」
  
  話說回來,自己之所以會這麼多料理多半要歸功於小兔子嘴饞,若是以前的話除非是吃膩了否則他根本不會去研究新菜色或是其他料理,一個人住加上工作關係,只要能吃飽就好了,哪裡還會注意那麼多。
  
  儘管要試新的料理還挺麻煩的,不過,每當瞧見小傢伙迫不及待的問自己:「好了沒?好了沒?」那興奮的模樣、以及享用時的開心神情,這點麻煩還挺值得的就是。
  
  聽見預料中的問句,拉比飛快的點頭:「前幾天我在電視上看到一種叫做北平烤鴨的東西,外皮酥脆肉又多汁,好想吃吃看撒~」加上又是偽草食動物最喜歡的肉類,拉比眼中散發出來的光芒更是強烈了幾分。
  
  「真是……口水都快滴下來了你!────等我下次休假時再一起去找找食譜吧!」兩人合作很快地就將碗盤清洗乾淨,帝奇用西廚式繫在腰間的黑色圍裙擦了擦手,用力的揉亂對方的髮笑道。
  
  「哎呀不要亂搓我頭髮啦!說好了撒!太棒了───有烤鴨可以吃了────!到時候我也要叫迪克過來!」開心的歡呼,將最後一個碗盤擦乾淨放進烘碗機裡,說到迪克這才想起自己擅自搬出來住的事實,一張臉瞬間垮了下去。
  
  對喔……從今天起,他就要和迪克分開住了,要和從小到大都在一起的家人分開其實內心還挺寂寞的,甚至……會興起絲絲的愧疚。
  
  感覺到頭頂傳來的溫暖,拉比揚起了臉龐,映入視野的是帝奇溫柔的笑顏,少了平時的玩味,露出了成熟男子應有的風貌,────帶著寵溺與關懷的。
  
  「覺得對不起那隻黑兔子?」
  
  誠實的點點頭,鮮少地,伸出雙手主動環抱住帝奇,將臉埋進對方的胸口,被衣服阻擋的嗓音有些悶悶的,帝奇仍能察覺拉比藏在字裡行間的自責與矛盾。
  
  「從小到大我們都膩在一起,爸媽過世後的那段期間也是迪克在照顧我,迪克為了我付出那麼多而我卻……」
  
  像安撫孩童那般,以規律的節奏輕柔地拍著拉比的背,帝奇將下顎靠在鮮艷的腦袋上,輕聲道:「────你煩惱了很久對不對?不好意思,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
  
  帝奇有多了解拉比,拉比就有多了解帝奇,細膩的感受到帝奇沒說出口的情緒,拉比收緊了雙手,連忙道:「不要這樣說!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只是……」
  
  他只是沒辦法在家人和戀人中做出選擇,同時又對選擇搬出來的自己感到自我厭惡,卻又因為帝奇的邀請而開心不已,紛亂的情緒匯集在一塊,有如一團錯亂的線,愈扯愈緊、愈解愈亂。
  
  「好、好,我都知道,你開始在鑽牛角尖了,去洗個澡放鬆一下,等你洗完我們再來想這件事、哪?」趁著拉比想反駁抬頭的剎那,捏了捏對方的鼻尖中斷了含在嘴裡的字句,明明是問句口吻卻強硬的讓拉比沒有選擇的餘地。
  
  瞪了對方良久,最後拉比還是敗下陣,再度將臉埋回對方的胸膛緩緩道:「……知道了。」
  
  「知道就快去吧!我等著香噴噴的小兔子出爐呢!」
  
  「哼!就算出驢也不會讓你吃到!」恢復了往常的元氣,拉比烙完話便一溜煙地不見人影,逃得可快了。
  
  無奈又好笑的瞅了浴室的方向一眼,帝奇正準備轉身準備工作要用的資料,身後便傳來了某兔子掙扎很久才擠出的一句話。
  
  「我……我不討厭和你一起住,你可不要誤會了!」然後是急促的腳步聲和浴室門被慌張關上的聲響。
  
  眨了眨驚訝而瞠大的金眸,最後還是沒能忍住溜上嘴邊的笑意,放聲大笑,「噗、哈哈……哈哈哈……」
  
  同時間,浴室傳來某人不悅的開門聲,「帝奇.米克!不要以為我在浴室就聽不見你的笑聲!」可惡……他可是強忍著不好意思才講出來的!竟然還笑他!真是太欠扁了這傢伙────
  
  「喔呀?你還沒洗啊?難不成是等我一塊洗嗎?早說嘛───」語畢,卷髮男人故意弄響了腳步聲接近浴室,嚇得橘毛兔一把關上門緊張兮兮地嚷道。
  
  「誰要和你一起洗啊!我沒洗完你不准進來撒───!」從隔霧門還能瞧見拉比緊抓在門把上的影子,生怕一個不注意就會被敵人攻陷一般,此舉看得帝奇又是一陣大笑。
  
  「哈哈哈────那你可要守好陣地啊!」
  
  「不準走過來啊你這變態────回到你的客廳去啦!嗚哇───誰准你開門了!放手啊啊啊────!」
  
  
  
  真是……太可愛了,────他的小兔子。
  
  
  
  TBC..
  
  
  2010/08/19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