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額上夾著小黑夾,避免瀏海擋住他唸書的視線,嘴底叼著一隻鉛筆,藉由小檯燈的照明完成了明日要繳交的作業,偷偷瞟了身後早早上床的雙子一眼,闔上了書本。
  
  蒼翠的綠眸轉了轉,走至床邊,蹲下身子以掌心按著床緣,乍看下很像某種犬類的蹲坐,甚至有種做錯事等待受罰的感覺:「對不起喔……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突然之間得知朝夕相處的人要離開,迪克內心一定很難受,偏偏迪克又不是那種會將情緒表達出來的人,從以前到現在,有什麼事情迪克都不會說,只是放在內心,直到身體承受不住、內心負荷不了時才會流露出來。
  
  也因為如此,讓他更能敏銳的感受到迪克舉止間的異常。
  
  從小到大他們都膩在一起,雙親過世後相依為命的日子增強了他們的羈絆,其實拉比內心一直有種歉疚,迪克對他的重視與付出都他看在眼裡,原以為自己可以用陪伴來彌補對方,卻沒想到他竟然會遇見和迪克同樣重要的人……
  
  情人與親人,選哪邊都無法完美。
  
  介於兩者之間的他根本無法做出選擇,────也無從抉擇。
  
  左邊是放縱的溫柔,右邊則是彆扭的呵護;一方面是怦然心動的戀人,另一方面是無可取代的家人,這要他……怎麼做出選擇?
  
  而他,卻因為一時心動答應了帝奇同居的要求,間接的傷害了自己內心最重要的人────
  
  某只兔子開始自我厭惡起來,瞧見領口內的定情之戒內心百般交雜。
  
  開心的、悲傷的、苦澀的、歉疚的、掙扎的,無數的情緒交織在一塊讓他無所適從。
  
  ────難道情人與家人沒辦法兼顧嗎……?兩邊握住的手都很重要,他哪一邊都無法放開。
  
  裹在棉被裡的人沒有任何動靜,熟知迪克的作息時間知道他根本還沒入睡,卻不願意面對自己,有些沮喪的歛下眸,欲起身的同時模模糊糊地聽見了裡頭傳來了嗓音。
  
  「……要不是那傢伙能讓你笑得那麼開心,說什麼我也不會放開……」
  
  「迪克?」
  
  經過棉被吸收的字句,使得拉比根本聽不清迪克說的內容,下一秒視野一暗,只見迪克氣勢磅礡的拉起棉被罩住拉比全身,成功撲倒對方,接著雙雙滾到地上。
  
  「看招────!」
  
  「唔哇!?───迪克!?你在做什麼!不要…哈哈、哈哈哈……住、手噫…哈哈────」
  
  拉比掙扎著想拉開棉被,光明被剝奪,隱約感覺到有手在自己的腰際徘徊,立刻明白迪克的目的,可惜來不及阻止迪克便開始展開搔癢攻擊,到後來拉比除了拼命掙扎外加大笑根本別無他法。
  
  直到某只兔子笑得快岔氣外加缺氧時迪克才停手。
  
  「噗哈───!我、我要死了……」扯開被子卻推不開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拉比眼角掛著淚,滿臉通紅的喘氣,連想罵罵對方都有些力不從心。
  
  ────他已經笑到使不上力了。
  
  緊緊將拉比抱進懷裡,將臉埋進對方的髮絲間,眷戀著那淡淡的柑橘味,迪克口氣不善的低喃:「────要是那傢伙膽敢欺負你我絕對會滅了他。」
  
  「……嗯。」
  
  知道迪克已經默許,卻還是止不住那份愧疚,最後選擇環上迪克的背,聞著相伴自己數年的氣息,拉比說不出是什麼味道,總之就是和他不一樣,有別於騷動他內心的菸草味,迪克身上的味道有著安定他內心的力量。
  
  鼻間甚至能隱約聞到迪克身上傳來的淡淡柑橘香,和自己一樣的。
  
  ───他們的洗髮精是共用的,內心不禁因這小小的共有而滿足。
  
  他們相似、又不相似,相同的容貌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情,除去雙胞胎與家人這層身分,他們可以說是相異的兩個個體。其實在拉比內心深處始終沉澱著小小的不安,他很怕離開了迪克以後,自己在對方心中的份量會隨著時間減少、淡去。
  
  就像自己一樣,有一天迪克也會有與家人同樣重要,甚至是更甚自己的人……
  
  他……不想想像那個畫面。只要一想到迪克的眼中再也裝不下自己,而是完全不相關的陌生人,一股淡淡的酸澀便會瀰漫他的胸腔,苦得他近乎快喘不過氣。
  
  還真自私────,自己能有帝奇,卻不能忍受迪克擁有戀人……
  
  發覺了拉比的想法,迪克的眸色變得更為深邃,將臉埋進對方的頸窩選擇沉默。
  
  半迥,才緩緩道。
  
  「───一個星期至少要回來一次。」
  
  「……嗯。」
  
  「───吵架了儘管回來。」
  
  「……嗯。」
  
  「───要是死捲毛的出去偷吃我幫你宰了他。」
  
  「……嗯。」
  
  「───乾脆我也搬過去一起住好了。」
  
  「……嗯、…───欸!?」
  
  橘毛兔嗯完才發現不太對,迪克只是扯出以往的笑容沒有多做回應,自然的讓拉比頓時懷疑方才會不會只是他的幻聽。
  
  跨步將檯燈關上,迪克伸手俐落的將拉比丟到床上,順便撿起棉被蓋住彼此。
  
  習慣性的在拉比的額上落下一吻,摘下自己與對方的眼罩,並順手解下拉比適才因掙扎而垂在一旁的髮夾,一同擱在一旁的電話櫃上,「沒什麼,晚安。」
  
  「啊……?晚安……」
  
  瞧了瞧已經闔上眼的雙子,腦袋依舊懸著疑慮,問題和被窩擺在眼前,嗜睡的橘毛兔很乾脆的選擇了後者,歡樂的找周公下棋去。
  
  
  
  嘛……明天的事明天再想,這可是某個偉人的至理名言撒!
  
  
  
  TBC..
  
  
  
  ****
  
  XDD雙拉燃燒的很大,大叔被我暫時丟一邊了(靠
  是說本來不是該讓拉比歡樂的和帝奇同居然後讓迪克去串門子嗎...OTZ
  誰知道寫著寫著就變成這副德性(抹汗
  
  嘖嘖…愈寫愈有種三角戀的發展XDDD
  不過我卻發現我愈寫愈興奮?(揍飛
  
  感謝點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