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我取名無能XD
  因為我真得不曉得這遊戲的真正名稱叫啥OTZ
  
  
  ****
  
  今天是難得能放鬆的日子,一來不用去學校,二來也沒有妖怪上門搶友人帳或是來討名字,本來打算在家裡悠閒度過一天的夏目硬是被貓咪老師半強迫給拽了出去,說什麼一定要試看看紙箱遊戲……

  
  「你不是妖怪嗎……」
  
  連辯駁都有些提不起勁,夏目亦步亦趨的跟在貓咪老師身後。他只聽過妖怪把人當遊戲玩,像貓咪老師這樣玩人類孩童遊戲還是首例,況且紙箱根本沒有貓咪老師的尺寸好不好!上去根本不用動就直接卡在那裡了……
  
  光是想像那個畫面就讓夏目不予置評。
  
  「你這是歧視、歧視!誰規定妖怪就不能玩紙箱的!還有我又不是要用真身玩!誰會拿那麼大的軀體坐在紙箱上啊!白痴!」
  
  「你怎麼會突然想玩?」這點他比較疑惑。
  
  踏著輕快的步伐,貓咪老師扭過大大的貓頭理所當然的應:「當然是因為我沒玩過。」
  
  「……」還真是簡明扼要。
  
  回憶的味道,正慢慢在夏目的心坎化開。
  
  也許這是大部分的孩子都有過的童年回憶,拉著自己的好友,一起尋找適合他們尺寸的紙箱,弄成長長的條狀墊在身下,以高高的堤岸作為起點,由上往下俯衝比誰最先抵達終點,當然,多數孩子在坐上紙箱的那刻便忘了爭奪輸贏,腦袋全被衝刺的刺激占去了大半,有些技術不好的在中途就翻了,跌的七暈八素是常有的事。
  
  即使如此,還是不減孩子們玩樂的興致,甚至各個迫不及待的再來一次。
  
  若捨去能看見妖怪這點的話,或許他也有那份機會嘗試那份喜悅。
  
  ────假如,不是一個人的話。
  
  比別人多了某些不一樣的地方,伴隨而來的不外乎是排擠與疏遠。小時後的他非常非常討厭妖怪,也討厭自己能看見的這個能力,但……現在問他,倘若有機會除去這份特別的『目光』,他願意嗎?
  
  以前的他,絕對會豪不猶豫的給予肯定的答案。
  
  ────那現在呢?
  
  經過一場又一場的邂逅,一次又一次的相遇與分離,回憶成了耀眼的光芒,原先只是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凝望,不知不覺間,卻已變成滿懷胸臆的程度。
  
  溫暖得他不捨放開,……也不願放開。
  
  「昨天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個不停炫耀他多厲害可以掌控紙箱不翻覆的傢伙,哼!像我這種強大的妖怪怎麼可能會輸給那種低等傢伙!」
  
  貓咪老師自信滿滿的字句讓夏目柔合了眼眸中的波光,看得前者是說不出的惡寒,然後受不了的開始鬼叫。
  
  「夠了夠了!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很噁心!」害他的毛全都豎了起來!
  
  「那是因為老師你太笨了。」這次,連唇角都揚起了弧度,少有地,是有些壞心的韻味,「你不是說你沒玩過?」
  
  「……那、那種東西憑我聰明的腦袋與靈敏的四肢一下子就會了!」
  
  可惜開頭短暫的停頓大大降低了裡頭的說服力。
  
  「這樣啊───」夏目拉長的尾音非常質疑。
  
  他只知道,他不討厭耳朵多了其他人聽不見的小小噪音。
  
  打量了了下貓咪老師現在的模樣,夏目一本正經的續道:「我看老師你找完整的紙箱贏的機率會比較大。」墊在圓滾滾的身下感覺用滾得下去比較快……
  
  「什麼───!你這是瞧不起我嗎!你這傢伙才是!像根火柴棒一樣上去一下子就翻了吧!」
  
  青筋自秀氣的臉龐浮現。
  
  「哦?誰會先翻還不曉得呢!你這隻假招財貓!」
  
  「怎樣!想打架嗎!喵───!」
  
  「誰怕誰!」
  
  
  
  ────儘管有時候這個噪音總會讓他升起掐死對方的衝動。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