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心情莫名奇妙的DOWN且非常忙錄,
     希望可以快點找回那份快樂。

  ****

  
  帝奇動了動僵硬的肩膀,手一帶將鏟子扛至肩上,邊跺向礦口處邊疲憊的道:「終於收工啦……」

  
  話說回來,他還得問問小兔子到底想和他說些什麼。
  
  帝奇前腳才踏出入口,迎面而來的便是莫莫與克拉克張惶飛奔過來的景象。
  
  「帝奇!你怎麼現在才出來!」克拉克劈頭就是一句質問,聽得帝奇一臉莫名。
  
  「啊?」他才剛收工不然是要幾時出來?
  
  「小傢伙不見了!」
  
  有別莫莫他們激動的反應,帝奇很疑惑的抬眉。人不見而已又不是死了,有必要這麼慌張?
  
  「我和莫莫四處找遍了也沒找到,其他的夥伴早就回去了,工頭那裡也問不出個究竟……」加上現在天色又晚了,找起人來難度更是高了幾分。克拉克急的和熱鍋上的螞蟻有得比,說到後來甚至下意識的在腦海描繪出小傢伙出事的畫面,口吻更是擔憂了幾分。
  
  帝奇怔了怔,稀鬆平常的道:「應該是玩累了不知在哪睡起來了,我們分頭去找找。」
  
  「你怎麼這麼冷靜啊?不怕找不到小鬼嗎?」莫莫無奈。人明明是帝奇帶來的結果他們反而比他更緊張,他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啊?
  
  「嘛,再怎麼樣也跑不了太遠的。」不過是個林子而已,可以玩得多誇張?
  
  兩人深深的感慨帝奇果真是沒帶過小孩,全然不知這種精力加好奇心異常旺盛的小生物玩起來是很沒天沒地的,不然怎麼會有孩子走失,甚至是再也沒回到父母親身邊的案例?
  
  眼前要緊的是先找出小東西再說,至於這種常識教育以後他們有得是機會好好輔導帝奇。
  
  捲髮男人沒說出口的是,小兔子身旁跟著擁有雷達功能的蒂絲,想找人只要動用能力很快就能找到了,這也是他把魔偶丟去陪小兔子的用意之一。
  
  身為白的他當然不可能讓莫莫他們知道這種事,他還想和他們相處久一點哪!
  
  很快的,三人分別朝不同方向找人,帝奇慢悠悠的踏入樹林,不知何時露臉的月光折射在鏡片上添了一抹詭譎。
  
  漆黑的夜林於蟲鳴的呼應下更發沈寂,鞋面與枯葉交錯的聲響規律而從容,拖曳於凹凸不平地面的影子慢慢與樹影融合,回歸最初的寂靜。
  
  
  
  棲息於枝葉間的飛禽似感應到空氣不尋常的震動,急怯的拍動翅身遠離休憩的位置,下一秒,空氣被劃出了一道口子,披著沉重色調的人影自其中踏了出來。
  
  總是舒展的眉宇於分辨完空氣中的異樣,反常地攫了起來。
  
  儘管很淡,諾亞依稀能聞到混在枯木中的甜膩,似乎已經散去多時,卻因為龐大的量而殘留餘韻。
  
  鷹眸一轉,蒂絲慌張的舞動翅膀朝自己靠近,上下點水的模樣看得出魔偶陷入了很大的混亂,混亂中卻又有一絲不得不服從的無奈。
  
  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血跡並不是小傢伙的,他有告訴過小傢伙,真遇到危險就喊他的名,且蒂絲也不可能看著小鬼陷入險境沒有任何動作,就蒂絲的反應看來小傢伙很可能是被人帶走,且這個人饒是蒂絲也沒有辦法違抗。
  
  千年公的玩具,等級一只有殺戮與進化的本能,等級二或等級三看到自己的魔偶不可能對小鬼下手,除非他們有那個膽子爬到他頭上來……
  
  妖異的金眸蒙上精銳的利芒,蒂絲敏感的發現自家主子的情緒變化忍不住抖起身子,不知該如何是好。
  
  『───惡魔們。』
  
  諾亞的嗓音直接灌輸到方圓五里內惡魔的腦海,不論是殺人殺到一半的、與同伴玩樂的、於某地休憩的、甚至是潛藏在人類軀殼裡的,全數一致望向潑墨的夜,開心又激動的回應他們的主。
  
  『諾亞大人!』
  
  『諾亞大人有何吩咐───』
  
  『是諾亞大人───』
  
  惡魔們的回應此起彼落形成極大的共鳴,空氣中的因子隱隱顫動,一些躲在暗巷內的流浪狗發瘋似的叫了起來,驚著了一些返家的行人。
  
  『你們其中的某個傢伙,今天下午有沒有見到一名橘髮的人類男孩?』快樂的磁性嗓音非常迷人,眾惡魔們卻同時有一種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的緊繃感。
  
  『你有嗎?』
  
  『沒有、沒有,我今天殺的是黑髮的!』
  
  惡魔們開始尋問周圍的同伴,尚未具備說話能力的則是擺動龐大的軀體表示有或沒有。
  
  『沒看到耶,諾亞大人。』
  
  『……橘髮的人類男孩?』
  
  『諾亞大人要找這名人類嗎?』
  
  紛亂的字句中帝奇抓到了其中一只等級二的自問,單獨連結到那名惡魔身上語帶殺意的問:『你見過?』
  
  遠在一方的惡魔感受到諾亞經由腦子傳來的冷意忍不住抖了抖,戰戰兢兢的答:『是…是!我今天在樹林裡抓到一名人類,恰好有看見符合諾亞大人所說的,是橘色頭髮的小鬼。』
  
  『人呢?』
  
  『這、這…我本來是想抓起來仔細看看的,結果另一名諾亞大人認出了跟在那小鬼身旁的魔偶身分,對那名人類很感興趣,所以我就離開了。』惡魔暗自慶幸當時有遇到那名諾亞大人,要真讓他殺了那名人類小鬼現在被分屍的就是自己。
  
  『……沒事了,你繼續幹活吧。』
  
  『是、是…!』
  
  帝奇撥了撥額前的黑髮,種種疑惑浮上心頭。另一名諾亞……?
  
  諾亞腦中隱約有人選成型的同時,臉色也凝重了幾分……
  
  
  
  絕望的哀號響撤了黑夜,尖銳物體刺入肉軀發出令人發顫的黏膩聲響,深沉的絕望啃食著倖存人們的理智與可笑的希冀,連持物反抗都顯得無能為力,────與這些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生物對峙。
  
  不知是金屬還是何種物質的清脆聲響轟然而起,引發空氣的巨震帶起濃重煙霧,卻一點也干擾不到上方的黑影,黑影中傳出屬於女孩的清澈嗓音,仔細一聽,女孩嘴裡正哼著某種輕快曲調。
  
  「Hush, little baby, don’t say a word, Mama’s gonna buy you a mocking bird. If that mocking bird don’t sing, Mama’s gonna buy you a diamond ring
  (安靜,小寶貝,不要說話,媽媽會去給你買一隻反舌鳥。如果反舌鳥不唱歌,媽媽會去給你買一枚鑽石戒指)」
  
  下方驚恐的尖叫、孩子的啼哭、房屋倒塌的聲響成了最佳的背景音樂,女孩宛若抱著最珍愛的寵物,哄著懷中年紀比前者要小上一些的男孩,明明該是令人心安的歌謠,來到下方卻成了最後的離別曲。
  
  ────令人頭皮發麻的反襯。
  
  「If that diamond ring turns brass, Mama’s gonna buy you a looking glass. If that looking glass gets broke, Mama’s gonna buy you a billy goat(如果鑽石戒指變成黃銅,媽媽會去給你買一面鏡子。如果鏡子打碎了,媽媽會去給你買一隻山羊)」
  
  「If that billy goat won’t pull, Mama’s gonna buy you a cart and bull. If that cart and bull turn over, Mama’s gonna buy you a dog named Rover(如果山羊拽不動,媽媽會去給你買一架牛車。如果牛車翻了,媽媽會去給你買一隻叫 Rover 的狗)」
  
  水靈而狡獪的晶眸流轉到下方漸漸平息的騷動,腥甜的味道飄進了女孩的鼻內,滿足的深深吸了口氣,莞爾,視線回到剛得手的新玩具,空靈的嗓音繼續未完的旋律。
  
  「If that dog named Rover won’t bark, Mama’s gonna buy you a horse and cart. If that horse and cart fall down, You’ll still be the sweetest little baby in my heart───(如果那只叫Rover的狗不叫,媽媽會去給你買一輛馬車。如果馬車倒了,你仍然是我心中最甜蜜的小寶貝───)」
  
  平靜中透著絲絲冷酷的曲調緩緩而息,女孩似乎很滿意這場盛大的音樂演出,俯首寵溺的在懷中睡得深沉的孩子髮絲間印下一吻。
  
  
  
  「晚安,祝你有個好夢……小兔子。」
   
  
  
  
  TBC..
  
  
  
  ****
  
  蘿特唱的是英國的搖籃曲,也是恐怖片中捉迷藏的曲子XD(靠
  最後一句森有稍微修改,由原先的in town改成in my heart。
  原歌名:Hush, little baby
  其實它版本蠻多的,覺得這個版本的意思最適合蘿特
  
  感謝點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