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綠叢中,一點聖誕紅上的翩翩黑蝶分外醒目,孩子揚首,傾斜的佇立點使得黑蝶不得不舞動翅膀,避免重心不穩而滑落。
  
  拉比學帝奇伸出食指,瞧見黑蝶慢慢靠近,最後依靠在上頭,感覺到指節輕微的重量讓拉比笑了開。
  
  腦海閃過帝奇方才的語句,眸光頓時黯淡了幾分。
  
  嚐過寂寞的孩子,有時候更能從對方的隻字片語中明白對方沒說出口的話。
  
  原來帝帝對他那麼好,是因為千年公公把自己交待給他的關係。
  
  要是他可以跟書人一起去紀錄地就好了,這樣帝帝就不用覺得麻煩,也會比較開心。
  
  可是這樣一來自己就沒辦法遇到帝帝了……他不要這樣。
  
  那雙撫摸自己髮絲的大手,雖然粗魯了些,但是很溫暖、很溫暖…────
  
  難到全都是因為千年公公的命令,所以帝帝才對他溫柔嗎?
  
  如果千年公公沒有命令,帝帝是不是就不會理他了?那雙漂亮的金色眼眸是不是就再也看不到自己了?
  
  想到這裡拉比就忍不住鼻酸,眼眶也跟著泛紅,即使如此還是強硬的忍住,用力的吸了吸鼻子,邁向森林深處的步伐於思緒流轉間非但沒有減速,反倒加快了幾分。
  
  同時,森林某一處棲息在樹上的鳥類,在一陣重物撞擊後紛紛驚恐的拍動翅膀,齊齊飛出。
  
  空氣中,淡淡的鐵鏽味正在擴散。
  
  
  
  待拉比回過神,已經不曉得自己身在何處了。
  
  「咦……怎麼看不到礦坑了?」回首映入碧眸的是同樣蒼翠的樹木,層層交錯下根本辨識不清自己到底是從哪個方向來,原先的小徑早被落葉遮去了身影,放眼望去除了樹幹還是樹幹。
  
  小臉一陣茫然。
  
  照理說找不到回去的路,一般的孩子不是慌張的四處亂竄就是嚎啕大哭,拉比只是探頭看了看,再往樹梢瞧瞧,碰了碰頭上蒂絲的翅身,天真的小臉流露出微微的落寞,緩緩問道:「如果沒有拉比在,帝帝是不是就可以開開心心的?」
  
  只要帝帝找不到自己,帝帝就可以不用照顧他,這樣一來就不會造成帝帝的困擾了。
  
  帝帝身邊還有莫莫他們,一定可以很快樂。
  
  ─────一張清秀稚氣的臉龐,像極了被人丟棄的幼犬滿是難過。
  
  下意識的抓緊衣擺,瞧見吊帶的同時水氣也跟著匯集,視野染上一片朦朧。
  
  這是帝帝給他的衣服,褲子也是帝帝一邊說太長一邊幫自己捲起來的……
  
  再次吸了吸鼻子,捕捉到前方不一樣的景色,好奇心壓過了悲傷驅使孩子向前一探究竟。
  
  停在拉比頭上的蒂絲,拍動的翅膀霎時定格,魔偶敏銳的察覺附近氣氛微妙的變化,還來不及以行動提醒拉比,孩子已經朝氣息發出的地點靠近。
  
  魔偶著急的發出咖咖聲,飛到孩子面前阻止對方繼續向前,拉比疑惑的看向他的玩伴,腳步依舊沒停過:「怎麼了?」
  
  可惜蒂絲沒法說人話,只能不停的咬合關節,上下飛舞,剎然,一道陰影攏罩住男孩,還沒看清是怎麼一回事,下一秒腳踝傳來強大到近乎疼痛的拉力,隨著一陣驚呼男孩直接被倒吊起來,呈現頭下腳上的狀態。
  
  「咯咯咯!這裡竟然有人類的小鬼!」一只有著木槌一般頭驢的怪異生物,以極其亢奮的尖銳嗓音嚷著,細如雞爪的五指圈住拉比的腳踝,一張大嘴幾乎將整張臉占去了大半,猙獰的面孔連成人都會被嚇得退避三分。
  
  「唔……」血液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全數集中到腦部,噁心的悶漲感讓孩子觸起了眉,祖母綠映出抓住自己的生物時瞠得圓滾滾的,定眼一瞧,墨瞳中除了驚訝外找不著半分的恐懼。
  
  旁邊的蒂絲見狀,連不該出現在魔偶身上的冷汗都出現了,然後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喀喀聲,似乎是在警告那只生物不要靠近拉比。
  
  發現了黑蝶的存在,等級二湊近蒂絲仔細端詳起來,「奇怪,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耶────」這形狀真的好眼熟!可是想不起來────
  
  「怎麼?事情辦完了?」毫無預警穿插進來的嗓音嚇得惡魔身子一抖,差點沒將手中的獵物給鬆開。
  
  「蘿、蘿特大人───!」
  
  「哦?帝奇的魔偶怎麼會跟在這個人類小鬼身旁?」穿著一襲黑白蛋糕裙的紫髮女孩自等級二的後方踏了出來,手裡還拿著彩色螺旋棒棒糖有一下沒一下的舔著。
  
  看似無害的女孩,身上卻散發著令人卻步的魄力。
  
  聽見熟識的名諱,蒼翠的眸瞬間亮了起來,很快的又沉了下去。
  
  打量了一下倒栽蔥的橘髮孩子,再看了看一旁顯得比較正常的蒂絲,蘿特勾起了惡作劇的笑。
  
  「喂,放了他。」
  
  「可、可是蘿特大人……」
  
  只需一道眼神,等級二便噤若寒蟬,接著火速的放開意外發現的獵物乖乖的退了下去。
  
  「哪,你叫什麼名字?」高了對方一顆頭的女孩,歪著頭問。
  
  他可沒漏看這個人類小鬼聽見帝奇名字時眼中閃過的光芒。
  
  拉比發現這名女孩有著和帝奇一樣璀璨的琥珀雙眸,以及非常相似的氣質,眨了眨眼問:「我叫拉比,你是帝帝的家人?」
  
  這下子換蘿特驚訝了。
  
  「你怎麼會認為我是帝奇的家人?」蘿特不答反問,話語中甚至藏了一些試探。
  
  「因為你跟帝帝的眼睛很像,感覺也很像。」幾乎是立刻,男孩篤定的回道。
  
  拉比十足十的肯定程度使得蘿特對他更加好奇,甚至含了絲絲的欣賞。
  
  「這樣啊……」蘿特嘴邊的笑似乎更深了,「我的確是帝奇的家人,你又怎麼會認識帝奇?」
  
  且照帝奇特地將蒂絲擺在他身旁的舉動看來,這小傢伙絕對有研究的價值。
  
  「書人將我託付給千年公公,千年公公又要我跟著帝帝的。」說到這裡就讓拉比想起被對方覺得麻煩的事實,可愛的臉蛋霎時愁雲慘霧了起來。
  
  短短的兩句話就將複雜的身分交代了乾淨,蘿特理解的點點頭,心思本就較為多端的女孩立刻推測出拉比難過的理由。
  
  「所以帝奇那傢伙覺得你很麻煩,丟你在這裡?」要真是這樣絕對是大撈帝奇一筆的好機會。
  
  只要把帝奇怠忽職守的地方告訴千年公他就完蛋了!
  
  可惜,孩子搖了搖頭,「帝帝在工作,要我在這裡等他,可是……」保留的語句,才是最為主要的部份。
  
  「可是我好像給帝帝帶來困擾,所以才想說如果不用照顧我,帝帝是不是會比較開心?」
  
  明明是如此脆弱的生物,卻又有著堅毅的一面,矛盾的吸引著蘿特的目光。
  
  腦袋瓜上傳來眷戀的溫度,拉比愣了愣,小手輕輕握住蘿特的手腕,「好溫暖……」接著像隻小動物索求關愛那般蹭了蹭,金黃的眸子漸漸染成耀眼的燦金。
  
  「───帝奇覺得麻煩的話,到我身邊來吧!」雙手一環,將拉比比自己要小上一些的身軀抱在懷中,對方身上淡淡的陽光氣息讓蘿特垂下了眼簾。
  
  哼!既然帝帝這麼不識貨的話別怪自己跟他搶。
  
  「我不會嫌你麻煩,也不會丟下你。」放緩的節拍有技巧的哄著孩子,明顯感覺到小傢伙的身子一頓,這是頭一次拉比的語調有著懷疑。
  
  「真的嗎……?」
  
  「真的,只要你答應不會背叛我。」軟軟的嗓音,引導著對方開口說出自己最想聽的答案。
  
  「背叛?」孩子偏過頭,疑惑的問。
  
  「就是跟那些懦弱的人類以及可笑的驅魔師打上交道。」與拉比四目相接,夕陽一般的流金彷彿要望進拉比靈魂深處那般,異常深邃。
  
  「唔…可是我也是人類啊!驅魔師又是什麼?」雖然書人說以後他也可以成為一名書人,但是成為書人以後也是人類耶!
  
  「所以啦~你是例外!至於驅魔師,就是我們的敵人,如果你跟驅魔師要好我跟帝奇就永遠沒辦法陪你了哦!」
  
  「咦───!那我絕對不會!」拉比甚至還劇烈的搖頭表示堅決,惹得蘿特咯咯直笑。
  
  略顯白皙的手,緩緩覆上蘿特的背,將臉埋進對方的頸窩,聲音被布料吸收的關係顯得有些模糊:「……不是千年公公的命令?」
  
  「當然不是。」
  
  「不會給蘿特帶來困擾?」
  
  「完全不會。」他知道小傢伙已經快妥協了。
  
  沉默了半迥,拉比闔上眼簾,蚊蚋般的嗓音讓蘿特露出計謀成功的邪笑。
  
  「好…跟你一起……」
  
  只要不會給帝帝造成麻煩就好,雖然他很喜歡帝帝,可是要是讓帝帝不開心的話他也不要……
  
  一放鬆,孩子便沉沉睡去,無形中的壓力早將拉比的精力消耗殆盡。
  
  撥了撥艷紅的橘絲,雙指一彈,女孩身後憑空出現一扇心型門扉,抱著剛到手的小傢伙,身子往後傾的同時冷冷的警告蒂絲:「不准告訴帝奇我帶走小兔子,不然我見你一次撕一次。」
  
  不愧是一家人,連綽號都取得一模一樣。
  
  
  
  黑蝶抖了抖,追上去也不是不追也不是,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拉比被人拐走……或許該說擄走比較恰當。
  
  
  
  
  TBC..
  
  
  
    
  ****
  
  於是我們小兔子就這樣被蘿特拐了XD
  
  感謝點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