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支著下巴,望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小傢伙津津有味的吃著自己煮的蛋包飯,那滿足幸福的可愛模樣讓少年不自覺地勾起了唇角。
  
  「沾到了。」瞧見小傢伙嘴邊的番茄醬,拉比抽起一旁的衛生紙替前者擦去,溫柔的舉動讓小男孩眨了眨大眼,接著拿下含在口中的湯匙開心的道。
  
  「謝謝主人!」
  
  嘿嘿,不愧是他帶出來的小小狗,非常的有禮貌。
  
  橘毛兔正得意,這才發現小傢伙的稱謂似乎有些奇怪。
  
  「等等……你剛剛喊我什麼?」他剛剛好像聽到一個很匪夷所思的稱呼?
  
  小男孩將嘴裡的飯吞下肚,融合了稚氣與英氣的小臉寫著大大的問號,小腦袋轉了一圈,明白拉比指得是什麼以後很理所當然的回:「主人當然是叫主人啊!」
  
  於是拉比皺起了眉,清秀的臉龐神情相當複雜。
  
  雖然就他們的關係稱呼主人也沒什麼不對啦,不過聽在耳裡還是怪彆扭的。
  
  活像他有什麼特殊的癖好一樣……
  
  「叫我拉比就好。」摸了摸孩子微捲的黑髮,細軟彈性的觸感讓人愛不釋手,拉比意外的發現這感覺跟摸小小狗的感覺非常接近。
  
  害他好想直接把人抱在懷裡搓一搓……
  
  聞言,小傢伙雖覺得奇怪也沒多問,點點頭,繼續與盤內的蛋包飯奮鬥。
  
  翠綠被一陣亮光吸引,隨著視線望去少年赫然發現小傢伙的雙耳掛有一對金色耳環。
  
  這耳環是打哪來的?這次換拉比的頭上冒出一個大問號。
  
  ─────這來歷不明的小傢伙常常帶給他很多驚奇啊!先是從小小狗轉變成人類,現在又憑空冒出了耳環,到底還有什麼是他所不知道的?
  
  話說他對這孩子好像也沒了解多少就是,而書那裡又查不到個蛛絲馬跡……
  
  或許是太久沒有遇到未知的事物,某只兔子覺得自己對這小傢伙的興趣是愈來愈濃厚。
  
  拉比已經太久沒有嘗到震驚這種情緒了,因為身分關係,不論是有生命或是無生命,只要是他想得知的沒有任何一樣可以從他眼下溜走。
  
  偏偏這小傢伙別說是查了,空白的根本讓他無從查起。
  
  ────管它的!反正他已經決定把這小傢伙留在身邊,就算發生什麼事,憑他的身份還真想不出有什麼狀況是無法解決的。
  
  「啊,我好像還沒幫你取名字喔?」從他撿回這孩子的時候自己就小傢伙小傢伙的叫,也沒去注意名字這回事,可現在都成了小毛頭了,有個名字總是比較方便。
  
  拉比這句話問出的同時,琥珀的大眼閃過一絲奇異的金光,幾個音節就這麼從小傢伙的唇裡脫口而出:「TYKI……」
  
  「啊?」顯然的拉比沒聽清楚小傢伙的話。
  
  「TYKI……帝、奇,我的名字!」小傢伙從一開始的迷茫,到後來轉為興奮,甚至隱約能從孩子的口吻中聽出一絲絲的驕傲。
  
  「你原本就有自己的名字?」橘毛兔驚訝。
  
  敢情這小傢伙還有龍的習性不成?龍這種生物代代都會傳承記憶,在幼龍出世之時那些先祖的知識會隨著幼龍成長慢慢浮現腦海,─────這好像是他不曉得幾千年前和一群黑龍打交道得知的。
  
  難不成這小鬼是龍的化身?
  
  不對啊!他很清楚那種氣息,況且這小傢伙原本的模樣是隻小小狗耶!哪一族的龍會長得跟狗一樣啊────
  
  拉比的腦袋轉了好幾個彎,原本的疑問都還沒搞清楚,只見眼前的小腦袋點了點,接下來的話足以讓翡翠瞪上好一段時間才知道要恢復。
  
  「我是為了拉比才出生的,所以拉比是我的主人,如果沒有拉比,也不會有帝奇。」
  
  因為對方才會存在,因為存在而尋找對方,小帝奇的腦海深處一直有個聲音在告知他,眼前的人就是他終其一生要效忠的對象,不需要任何原因,更無須任何理由,單純因為對方存在而存在、因為對方快樂而快樂、因為對方悲傷而悲傷。
  
  他與眼前的人,是命運共同體,任何事情都無法阻止他們之間的牽繫。
  
  經過歲月長久的洗禮,拉比又怎麼會看不出小傢伙那雙昏黃中的篤定?
  
  那種純粹的深信與密不可分,一而再再而三的使平靜的心湖掀起陣陣漣漪,一圈一圈的擴大,到最後怎樣也抑制不了那種說不出口的溫暖悸動。
  
  從那雙無暇而深邃的琥珀望進他眸裡的那刻起,彷彿也望進他的心,心中的某個角落就這麼被占了去,任憑他如何忽略、無視,始終無法揮去。
  
  他知道自己對這小傢伙有某種程度上的重視,那種程度已經遠超過他平常的界線,他卻絲毫沒有阻止的想法。
  
  任憑依賴擴大再擴大……──────
  
  但,少年的身分也殘酷的提醒著他,不論多珍惜、多在乎、多渴望,他們────總有一天仍舊會分開。
  
  這世上除了他以外沒有任何一種生物能逃過時間的追捕,隨著歲月遞嬗,生命終究要回歸。
  
  祖母綠的雙瞳緩緩變成幽幽的墨綠,綠得像是要把人吸入一般的深沉。
  
  經過一次次的生離死別,一次次的挽回與失望,他以為不會再有人事物能動搖他,然而,這小生命卻趁他一個不留意,毫無預警的踏入他的心扉……
  
  已經付出了很多次了不是?以往不是都能退開不是?明明知道最後的結果不會有任何改變的不是?
  
  但……────惟獨這次,他不想放手。
  
  即便知曉在時間的催化下小傢伙會離他遠去,然後再次被離別的悲慟洗刷,他還是毅然決然的選擇伸手捉住,就當作……是最後一次的奢求吧。
  
  ────奢望那緊揪他胸臆的陪伴。
  
  拉比走到小傢伙身旁,張開雙手緊緊地將小身軀擁在懷中,感覺到小帝奇規律的心跳,種種說不清的情緒更是湧上心頭,幾乎快讓拉比紅了眼眶,清澈的聲線鮮少地有些顫抖,最後的三個字甚至都有些變調:「你說……帝奇是為了拉比才出生的,……對不對?」
  
  所以……他可以不用顧慮的捉住那雙手,可以毫無保留的再付出一次吧?
  
  就算沒有回報也不要緊,他要的,只是一份單純的陪伴,從來就只是這樣……
  
  明明是如此簡單的願望,放在他身上卻成了遙不可及的奢求。
  
  對於突如其來的懷抱小帝奇先是愣了愣,小小的手掌環上稍嫌單薄的臂膀,爾後牢牢地抱緊,緊捉的小手背後似乎透露著什麼。
  
  此刻的小帝奇完全瞧不著孩子的懞懂,夕陽般的雙眸映著不符年齡的堅定,稚嫩的嗓音有著令人驚訝的沉穩與信服:「我的出生是因為拉比,我的生命也是拉比的,我的一切一切拉比都可以獨占!所以,不要難過……拉比難過,我也會難過……」
  
  沒想到說著說著小帝奇的聲音也跟著嗚咽起來,讓橘髮少年一時間哭笑不得。
  
  他還真是撿了個寶回來,怎麼安慰人的反而先哭了?
  
  是說他剛剛被一個小孩子給安慰了,真是愈活愈回去了他!不過,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因為孩子的語句而感動。
  
  莫名地,拉比就是覺得小傢伙方才的話不僅僅是童言童語,而是更深一層的承諾。
  
  他明明只是個孩子不是?怎麼會讓他有一種想要依賴的衝動呢────
  
  八成是因為最近被那些死小鬼煩太久造成神經失常吧!不想繼續深思,加上少年本來就不是沉浸在感傷的個性,很快地便恢復了往常隨性的模樣逗起小傢伙。
  
  「我可沒有哭,你這個小愛哭鬼!」括了括小傢伙有些發紅的鼻子,琥珀因為水氣的關係變得濕潤,那水汪汪的模樣可愛的不禁讓拉比莞爾。
  
  聽見拉比說的話,下一秒小傢伙馬上觸起眉頭反駁,「我才不是愛哭鬼。」那鬧彆扭的神情不像孩子會有的表現,反倒像個大人一般帶點無奈。
  
  「嘖嘖,人小鬼大!」戳了戳小傢伙的頭,瞧見小帝奇穿著自己的白襯衫,這才想到家裡並沒有合適的衣服能給小傢伙穿,總不能一天到晚拿自己的衣服給他套吧?
  
  反正遠足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完了,等等帶他出去買幾件衣服好了。
  
  思及此拉比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大半時間都是在幼稚園度過,這段時間小傢伙怎辦?
  
  古溜溜的綠眸轉了一圈,接著揚起一抹燦爛的笑。
  
  讓小傢伙一起上學不就成了!
  
    
  
  ……希望他們班的小鬼別帶壞小傢伙啊──────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