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好好的陪我玩吧,驅魔師───」女孩勾起一抹不符合年紀的險惡笑容,嬌小的身軀一個擺盪藉由咧囉飛至空中,宛若蒲公英般的輕盈而難以捉摸。
  
  難以計數的惡魔大量的朝亞連及拉比襲去,那萬頭攢動的模樣實在是很噁心,拉比瞇起翠綠的眸子很大聲地「蚵」了一聲,右手靈活地轉動黑色槌身,數個奇異的符號自前者為中心環繞而出,清澈的嗓音有明顯的嫌惡。
  
  「一隻就算了,但是一大群惡魔在那裡聳動真的是讓人很不舒服哪…看招,───火判!」拉比往寫著火字的符號一敲,當槌面與地面接觸的剎那,巨大的火柱剎然竄升高空,沒兩三下就將惡魔給燒個精光,可不下幾秒隨即被湧現的惡魔掩蓋,可見數量相當驚人。
  
  對於拉比的攻擊方式蘿特是非常的有興趣,可一雙紫眸卻始終未曾自銀髮少年身上移開,像是找到了最高級的玩具一般,深紫的眸閃動著興奮,可以的話他很想直接撲到那名叫做亞連的少年身上,相信那感覺一定很好。
  
  隱約的察覺蘿特內心的主意,拉比只是不解的搔了搔臉頰,揚起一抹笑,這笑裡的含意彼此心知肚明。
  
  而專注的在對付惡魔的亞連顯然沒有注意到拉比的異狀,從不間斷地逐一將惡魔轟殺,在兩人的努力下總算是消滅到能瞧見天空的程度,只見蘿特一彈指,後方立刻殺出一名擁有人型外表的惡魔,灰黑的的膚色非常的不討喜,那血盆大口更是直接佔據了他臉的一半面積,明明不是很瘦小的體態,移動速度卻如箭矢那樣快速,筆直地朝亞連咬去。
  
  拉比瞪大眼眸,嘴角也很不客氣的抽了抽。…原來惡魔裡頭也有從海浬跑到空中的大型食人魚?那不成比例的嘴巴是拿來吞人的不是攻擊人的吧!
  
  亞連感覺到空氣中異常急速流動的氣流連忙警戒,接著傾身一躍漂亮的後空翻閃過那隻食人魚的攻擊,食人魚因撲空的關係咬了一嘴的泥巴,非常不悅地呸了聲,有如機器故障的詭異嗓音落下。
  
  「咯咯…一次有兩道豐盛的大餐…嗄咯咯咯……」惡魔慘白的雙眼流露飢渴與嗜血,頭部因為說話的關係小幅度地上下抖動,這模樣看得兩人是雞皮疙瘩爬滿全身,真的是怎麼看怎麼不舒服。
  
  拉比悄悄地湊到亞連耳邊,用手背遮住側臉神秘兮兮的道。「───後面那不明的聲音是他的笑聲?」
  
  「好像是…」少年囉唆了一陣,架起聖潔呈現備戰姿勢,而拉比見狀也跟著將槌子揮至身前,一臉受不了地接了句。
  
  「嗄…真的是有夠傷耳的。」他還真慶幸惡魔們和他們是住在不同地方,不然每天光是欣賞他們的模樣就不用吃飯了。
  
  兩人無厘頭的對話一字不漏的收進惡魔的耳裡,徹底的激怒了惡魔,發狂的朝兩人直撲過去,且那下顎張大的程度似乎比方才又更大了些,照那大小看來八成可以將他們直接生吞。「你們這兩個該死的驅魔師───!去死吧!」
  
  惡魔邊說還邊流著口水,而那些因慣性定律而胡亂在空中方飛揚的液體又好巧不巧的全往拉比身上噴,讓少年是很難得地觸起眉頭。
  
  他不太喜歡被弄髒哪…
  
  原本打算藉由子彈阻止惡魔的前進,豈料那只惡魔竟然將銀髮少年的攻擊給吃了進去,接著不曉得打哪生出來的尾巴重重朝亞連肚子一甩,一口足以和巨莽比擬的大口籠罩了拉比頭頂,亞連吃痛的撫著傷處口氣帶著驚慌。「拉比,小心!」
  
  祖母綠轉成深不可測的墨綠,僅是意念一轉,那名惡魔立刻被憑空而降的巨雷轟頂,就差那麼一點,少年及時的想起遊戲不能玩得太過火,收回了大部分的力量,否則照那種程度劈下去不要說是惡魔了,就連一旁的蘿特都會被波及到。
  
  「拉比,你沒事…呃、唔───!」正想上前關心橘髮少年是否有受傷,可步伐都來不及邁出,亞連的右手立刻被數根木椎穿刺而過,銀髮少年纖弱的身軀被一股強大的外力向後拋出,狠狠地摔在後方足足有二十公尺遠的樹幹上,背部立刻傳來火辣辣的疼,一陣腥黏自腹部逆流而上,讓亞連難受地咳了聲,艷色的液體更是囂張地自嘴角滑落,再加上左手漸漸麻木的感覺都讓亞連幾乎快悲鳴出口。
  
  「亞連!」見狀拉比立刻向前,可蘿特只是玩味一笑,後方又衝出更多只惡魔擋住拉比的去路,女孩收起咧囉轉而踏在傘身上,自空中飛至亞連身前一躍而下,軟軟的嗓音吐出的話語使得銀髮少年原本因為疼痛而發白的臉色更是刷白了幾分。
  
  「你叫做亞連是吧?你另外一個同伴現在應該和惡魔玩得很開心吧~我記得那裡好像有四五隻等級2的,不曉得你那黑髮的同伴能不能打過他們?」女孩咧開嘴給了對方好大好甜的笑容,只是女孩的笑除了喋血外再也找不到更多。
  
  銀眸難以置信的瞠大,這麼說來,那隻從屋頂逃走的惡魔只是個誘餌?他們…都被眼前這個看似無害的小女孩給擺了一道…
  
  這女孩到底是───
  
  當初無論如何他都應該追上去的,就算優的能力很強一次要對付四隻等級2的惡魔也太強人所難了,萬一、萬一優出事的話…
  
  且最令他想不透的是,為何眼前的女孩會做出這種事…
  
  「你是人類吧?──為什麼會和惡魔在一起…?」亞連的肩膀因憤怒而不停顫抖,左手更是不顧疼痛地強硬拉扯,一雙雪眸喊含著盛怒、不解、憂心,可更多的是堅定,無畏地瞪著眼前的女孩。
  
  「人類就不能和惡魔關係好嗎?」蘿特搖晃著手中的棒棒糖,反問。
  
  「惡魔是被千年伯爵製造出來的殺人兵器啊!」
  
  蘿特不以為然的輕笑。「話說回來,兵器是爲了你們這些人類自相殘殺才被製造出來的吧?千年伯爵是我們的家人,我們才是被選中的人類,和你們這些僞神者不同,我們是被神選中的真正使徒────我們『諾亞一族』。」
  
  隨著女孩的話語,原本白皙的皮膚漸漸轉為黝黑,紫水晶般的雙眸也染成妖魅的金黃,光滑的額頭逐漸浮現對稱的黑色十字,女孩的語調裡有不容抹滅的絕對自信。
  
  「諾、諾亞一族…?人…類?」透過左眼亞連的確找不到任何靈魂束縛在女孩身上,所以說這個女孩真的是人類?幫助惡魔傷害人們的人類?
  
  「咧───!!蘿特大人,不可以隨便和不認識的人說我們的事情!」咧囉緊張的從下方竄上來,企圖阻止蘿特正在進行機密外洩的行為。
  
  「為什麼?」女孩不服氣的挑了挑眉。
  
  「不行就是不行!況且這次的行動根本不在千年公的安排內啊!甚至擅自的將咧囉和小兔子帶出來,要是再繼續做任性的事,伯爵大人和帝奇大人會打你───唔唔唔!!!」懶得搭理咧囉,蘿特直接捂住前者的嘴阻止他繼續碎碎唸,還一邊忿忿不平的反駁。
  
  「我可是有經過正當允許才帶小兔子出來的!」之前帝帝可是答應過要讓小兔子陪他,所以他才願意幫帝帝拿衣服,這可是正當交易耶!
  
  這邊吵得不可開交,而拉比那頭也打得淅瀝嘩拉,亞連更是奮力的嘗試將左手臂扯出,而蘿特只是冷眼的看著亞連的行為,最後在銀髮少年一聲力竭的吶喊下終於掙脫了束縛,垂落的銀絲讓女孩無法瞧見亞連的表情。「明明都是人類,為什麼…」
  
  女孩以非常緩慢的腳步跺至亞連身前,探出兩隻小手環繞住少年的脖子。
  
  「很溫暖吧?這是人類和人類接觸才會有的感覺吧?」
  
  蘿特字字句句都再再的推翻亞連的認知,女孩的話語宛若地獄捎來的信息般讓亞連怎麼樣都無法接受。
  
  「我的名字是蘿特.賈梅托,是不折不扣的人類哦。」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
  
  白色的利爪放大數倍逼近蘿特腦袋上方,卻遲遲沒有下手。「既然都是人類,為什麼…」
  
  女孩沒有回應,下一瞬小手一拉自己將亞連的爪子往頭上抓去,不但嚇著了銀髮少年更是驚動了一邊正在處理惡魔的拉比。
  
  而趁橘髮少年分神之際,一邊的惡魔本想藉由這個機會好好的大顯身手,卻全被拉比冰冷而肅殺的眼神給瞪了回去,嚇得連個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蘿特抱住亞連還在他的預料之內,可突然自己打自己可就不在他的理解範圍內了,這鬼靈精到底想做什麼?
  
  因衝力的關係使得蘿特的身軀直接往後倒下,不下多久卻又扯住亞連的衣領將毀得不堪的臉龐湊近銀髮少年面前,銀鈴的聲線有著驕傲與輕蔑。
  
  「我們啊,可是繼承了人類最古老使徒『諾亞』遺傳因子的『超人』哦!和你們這些平凡又懦弱的人類是不同的。」彈指間,破碎的肌膚快速癒合,沒多久再度恢復原本墨黑俏麗的臉蛋。
  
  見遊戲也進行的差不多,拉比一個眼神一邊的惡魔立刻二話不說的扣起少年的腿以火速奔往另外一頭的天空,連一刻也不敢怠慢的全力奔馳。
  
  「唔哇───!放我下來!」某兔子還很配合的亂叫著。
  
  尚處在驚愕之餘,拉比的叫聲將亞連的思緒換回腦袋,意識到事態不對時蘿特已經飛向空中,尾隨在惡魔身後離去。「你這個同伴我就收下了,下次我們再來玩吧,亞連~」
  
  「蘿特!把優和拉比還來───!」無法得知戀人的情況已經夠讓亞連心慌了,現在就連才剛成為同伴的拉比也被擄走,讓心急如焚的銀髮少年一心只想追上女孩,剛起身眼前立即被一陣暈眩取代,身子一個不穏便往一邊倒去,在少年無力的閉上眼眸時,身體接觸到的不是硬冷的土地,而是一個溫暖的懷抱。
  
  鼻間傳來安心的氣息,亞連帶著些許疑惑虛弱的問道。「優…?是優嗎?」
  
  「噓,別說話。」神田自動忽略的自身身上的大小傷痕,打斷人兒的問句,黑眸在瞧見人兒慘不忍睹的左手時觸起眉宇,一張冰冷的臉更是冷上幾分。
  
  聽聞熟悉的磁性嗓音讓亞連鬆了好大的一口氣,儘管視線已漸進模糊亞連還是慌張的嚷著。
  
  「優,拉比、拉比他───」
  
  「豆芽,安靜,我先幫你療傷,那死兔子的事情之後再想辦法。」神田一把抱起人兒以最快的速度奔回住宿的地方,聖潔的修補就要靠那個戀妹狂來醫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讓亞連傷成這副德行?
  
  高深莫測的黑瞳瞇了瞇,滿意的看著亞連點了點腦袋在自己的懷中昏睡過去,腦海裡也跟著盤算接下來的計畫…
  
  
   
  「好了好了,我快要腦充血了啦───!!快放我下來~~」拉比不停地踢著腳,白皙的臉龐染上不自然的紅,那只惡魔才慌忙的放開,接著拉比伸長大槌小槌坐在上頭,如獲大徹的喘著氣,蘿特也跟著收起咧囉鑽進拉比的懷裡摩蹭著。
  
  「開心嗎?你似乎很喜歡亞連的樣子。」他還是第一次看到蘿特抱千年公和自己以外的人,好難得。
  
  「呵呵~他很有趣,不是嗎?」因為將臉埋在拉比胸膛的關係,女孩的笑聲有些悶悶的,而拉比也只是寵溺的摸了摸蘿特的紫髮。
  
  「他是挺有趣的,食量也很驚人的就是…不過你剛剛那一下真的嚇到我了。」要證明自己是諾亞也不用用這麼刺激的方式證明吧?對心臟負荷很大哪。
  
  「嘿嘿,這樣比較快嘛!」
  
  什麼比較快啊大小姐,就算你能再生也不是這樣用的吧…也罷,蘿特開心就好。
  
  「小兔子,你受傷了?」動了動小巧的鼻子,女孩嗅著不屬於自己的鐵銹味,疑惑的抬起腦袋詢問著。
  
  「咦?」經蘿特這麼一提拉比才驚覺在左手臂的地方有些隱隱泛疼,連忙笑了笑一臉輕鬆的回。「這種傷舔一舔就會好,別擔心。」
  
  「那我來幫你舔如何?」
  
  「不用啦,我自己來就────欸!?」回的正順,才猛然驚覺答話的不是蘿特更不可能是自己,下一秒立刻撞進結實的胸膛,熟悉的菸草味讓拉比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帝、帝帝帝奇!?」他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你是不是可以好好的跟我解釋你這傷是從哪來的呢?小兔子?」男人斂起琥珀的眸,使得拉比一時語塞怎樣也掰不出名堂來敷衍對方。
  
  「這、這個───」
  
  「跟我回去!」
  
  「咦!?等等,我跟蘿特還沒有玩完啊───!喂!放我下來聽到沒有啊!」
  
  蘿特咬了一口手中的糖果,在小兔子連兔帶槌的被帝奇給捉回去時,眼明手快的抓緊咧囉浮在空中,跟著一扇以格子相間的心型大門出現在女孩身後,門扉一左一右的往內開啟。
  
    
  
  哎呀呀…帝帝好像生氣了耶────
  
  
    
TBC..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