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拜某人所賜,浴室的門把已經光榮犧牲,心情很好的帝奇也不擔心出步出的去的問題,用能力輕輕鬆鬆的像個幽靈般出現在床鋪邊,只可惜本來想嚇唬一下小兔子,映入眼眸的卻是已經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人兒,甚至還很沒有形象的呈現大字型,頓時讓帝奇哭笑不得。
  
  到底是自己做人太失敗還是表達得不夠明顯,這只小兔子在自己面前竟然能那樣安心的昏死過去?就不怕自己趁他不備時做些什麼兒童不宜的事嗎?
  
  無奈地嘆了口氣,跟著像個保母似的將拉比的身子移向一側,動作間還能聽見拉比孩子氣的夢囈。「唔…烤肉串…別跑…」
  
  結果連在小兔子夢裡自己連烤肉都比不上哪……
  
  就在帝奇欲拉上被子時,前者身旁毫無預警的出現一道不屬於這房間的門扉,心型而裝飾華麗的大門被推了開,帝奇挑了挑眉,似乎相當習慣了。
  
  「你來啦?」望著自家妹妹,只見對方晃了晃手中的白色袋子,跟著扯出一抹調皮而別有意圖的微笑。
  
  「東西我幫你拿來了,小兔子明天是我的啦~」將手中的袋子往帝奇身上一丟,接著雙腳一蹬,可惜人還沒撲上前就先被男人一把抓住。
  
  「不要吵他睡覺,你這鬼靈精。」帝奇七分寵溺三分嚴肅的推了蘿特的額頭,引來女孩不領情的吐舌。
  
  「沒關係,明天我要跟小兔子親親我我,帝帝你也管不到,咧~~」
  
  「你…!」這死小鬼…
  
  本想念個對方幾句,可蘿特一溜煙就跑進門中,來的快去的也快,空間內頓時恢復寧靜。
  
  不予置評的爬了爬捲髮,跟著帶上蓋到一半的被子。
  
  罷了,看在蘿特幫自己拿東西的份上,這次就先不跟他計較。
  
  男人瞥了袋內的物品一眼,跟著勾起一抹絕倫的笑容。
  
  不曉得這小兔子看到會有什麼反應?真是令人期待───
  
  
  
  「咦?要給我的?」隔天,拉比一臉訝異的看著帝奇口中所謂的禮物。
  
  「是啊,慶祝你成為我們的一家人~」揚起弧度,男人將袋子遞給少年,只見墨綠的寶石點綴著星光,小臉上寫滿了最真誠的雀躍。
  
  「謝謝。」拉比開心的收下禮物,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揭曉禮物的真面目。
  
  裡頭裝的是一套衣服,拉比小心翼翼的拿起那些衣服,裡頭有一件摸起來相當滑順的純白襯衫,以及同樣高級的黑色背心,還有一條腰帶和剪裁合適的黑色短褲,最後躺在裡頭的是一條領帶。
  
  「穿穿看吧。」
  
  「嗯!」
  
  拉比像個孩子一般用力的點了點腦袋瓜,接著刷的一聲毫不猶豫的將上衣退去,讓帝奇當下看傻了眼。
  
  本來以為小兔子會要求自己轉過身或者是迴避一下,豈料對方不曉得是收到禮物太開心還是忘了自己的存在,竟然就這樣大方的在自己面前寬衣解帶,不過,對自己而言倒也是一種享受就是…
  
  在帝奇思考之餘拉比已經將衣物穿戴妥當,剩下一條黑色的領帶握在小手中,加上小傢伙一臉疑惑的表情讓帝奇立刻明瞭,跟著接過領帶。
  
  「你是第一次打這東西吧?」熟練的將領身繞過拉比的頸項,親暱的距離更使拉比清楚的瞧見男人臉上溫柔而帶有笑意的寵溺,胸口的律動不由自主的加快節奏,大眼也不安分的飄了飄,小臉的溫度有升高的趨勢。
  
  帝奇輕拍小傢伙的頭,失笑道。「好了。」小傢伙臉紅的樣子果真是看幾次都不嫌膩哪。
  
  注意到對方已經弄好自己的衣著,拉比下個動作就是原地轉了個圈,調皮的笑了笑。「好看嗎?」
  
  質感頗佳的白襯衫與黑色背心趁出拉比耀眼的橘髮,在右邊袖子上有著逆十字的圖案,增添了幾許俏皮,而襯衫的尾端有別於傳統的平板剪裁,而是V字型的下擺,下擺處有若隱若現的深藍色腰帶,腰帶的環扣部分是特別設計的墨綠,黑色的褲身在燈光的照耀上鍍上一層銀砂,將少年修長的腿更是襯托而出。
  
  這身的裝扮將少年捉摸不定的氣質展露無疑,成熟中帶有俏皮,俏皮裡頭又藏有令人懾服的凜人氣魄,讓帝奇為之心動。
  
  「很好看,非常適合你。」蜻蜓點水般的在拉比的額上落下一吻,而拉比的腦袋收到帝奇直接的讚美更是拋給對方暖如朝陽的燦爛笑顏。
  
  「謝謝,我很喜歡。」穿起來很舒服,領帶下方的逆十字架還有袖子上頭的圖案都讓自己很中意,而且,在腰的右側,褲頭的部分還另外設計了褲帶,上頭除了掛了幾條銀練外,甚至還放得下自己的槌子!
  
  「喜歡就好。」這次帝奇是直接在拉比的臉頰印下一吻,昏黃的眼眸相當深情而魅力。「這可是我特別為你選的哦,小兔子~」
  
  對於帝奇如此曖昧的話語,拉比從來就不會太過在意,他一直以來都將那些話當成帝奇所謂的問候語,早就見怪不怪,甚至快要麻木了。「是是~謝謝你啦!」
  
  「──小兔子,你真的知道我的意思嗎?」帝奇有些懷疑的抬了抬眉,細眸跟著掠過一絲精光。
  
  「我當然知───」碰的一聲,已經被蹂躪過一次的房門被人豪不留情的踹了開,跟著是熟悉的童音落下。
  
  「小兔子~~~我們出去玩!」
  
  「蘿特大人,請不要擅自把咧囉帶出來!」
  
  「蘿特,你小力一點,不然到時候門壞掉很麻煩哪───」帝奇語重心長的勸著,畢竟不久前才發生過浴室慘案,要是再被蘿特這樣踹來踹去,晚上洗澡可真的需要來把風了。
  
  「好啦好啦~」轉起手中一直被人忽略的咧囉,蘿特意思意思的回了一句,瞧見拉比身上的衣著很開心的飛撲上去。「這服裝好適合你~小兔子~~~」
  
  「咿!?謝、謝謝…」有些慌張的接住蘿特,拉比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下一瞬間蘿特小手一揮,兩人的身後立刻出現心型大門。
  
  「蘿特大人,您要去哪裡咧囉!?」
  
  「小兔子我帶走了哦~」蘿特雙手環住拉比的脖子,絲毫不理會一旁吵鬧的咧囉,而後只見帝奇猛然靠近拉比的耳畔低喃了幾句,祖母綠的眸子跟著難以置信的瞠大,接著兩人雙雙跌入大門之後,其中還伴隨著咧囉和蘿特的爭吵。
  
  「您沒有事先告訴伯爵大人就溜出來會被伯爵大人打屁屁的咧囉!」
  
  「千年公才不會打我,你這隻臭傘!」
  
  而夾在兩人中間的拉比只是低頭不語,白皙的臉蛋更是紅的嚇人,翡翠的眸子印出難以言喻的驚愕。
  
  『…小兔子,成為我的人吧。』
  
  記得離去前,帝奇給了自己這麼一句話,更是代表著他對自己的體貼,和那些親密的行為,不單純是玩笑────
  
  難道說,帝奇一直以來都是…認真的?
  
    
  
  祖母綠的波光,漸漸轉為幽深……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