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修長的身影不停地在另外一抹人影身上東轉西晃,不時還能聽到兩人的爭吵內容…
  
  「小兔子…」
  
  「走開!」
  
  「拉比寶貝…」
  
  「誰是你寶貝啊!不要靠近我──!」
  
  「親愛───呃噗!」捲髮男人本想在口頭上偷吃少年的豆腐,可惜在尚未說出口以前就被少年一拳命中臉龐,那力道之大精確度之準令人為之讚嘆。
  
  帝奇活像個怨婦哀淒的撫著傷處,用他最無辜的眼神以及口吻說道。「小兔子~當我的抱枕好處很多啊,冬暖夏涼,還有免費的按摩服務,全天下哪裡找得到像我這麼盡責的人?」
  
  「被抱的是我又不是你,你當然好。」綠眸冷眼掃過,餘光瞥見城鎮的蹤影,拉比放慢了速度跟著俐落一躍,輕輕鬆鬆的降落在通往城鎮的小徑上,由下而上的望著男人回到。
  
  「是不是我好好工作你就會當我的抱枕?」見哄的不行帝奇退而求之,改用談條件的方式,跟著輕巧的落在拉比眼前,臉上掛起慵懶中帶有獨特魅力的笑容,琥珀有一定程度的認真。
  
  「…你為什麼這麼想要我當你的抱枕啊?隨便找一個店家不是可以買到更好抱的?」他實在是無法理解男人的思考迴路,總有一天他一定要剖開帝奇的腦袋,看看裡頭到底裝的是什麼,老是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行為…好吧,雖然大多數都是衝著自己來的。
  
  最讓拉比不解的是,真正的枕頭明明就比自己軟上不曉得幾倍,也舒適許多,沒事找自己當他的抱枕做啥?說是想藉機性騷擾他還比較信。
  
  「不不不,這小兔子你就不了解了,一般的抱枕哪裡比得上你特別的觸感呢?溫暖的觸感以及恰到好處的軟硬度,可以說是極品哪!」一想到那晚摟著小兔子的美好感受,以及胸口傳來的平穩呼吸,再加上小巧彈性的屁股…人間真是美好。
  
  帝奇在形容時不但相當陶醉,那著迷之表情讓拉比是一陣雞皮疙瘩爬滿全身,滿臉黑線。
  
  話又說回來,帝奇那種說詞…敢情他現在是在推銷商品是吧?還真當自己是一顆枕頭啊!
  
  還有為什麼要露出這麼變態的表情!
  
  依自己看來帝奇根本超脫了變態的境界,完全變態到骨子裡了。
  
  小臉愣了愣,更是沉重了幾分。……他竟然和這麼恐怖的傢伙一起睡過,該檢討。
  
  「相信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還是辦事要緊。」拉比一臉感慨的拍了拍帝奇的肩,開始擔心他們是否真的能達成千年公的任務,光是帝奇詭異的行為就足以耗上不少時間了,這樣下去他們是要怎麼工作哪…
  
  豈料男人只是一把捉住少年搭上來的手,紳士萬分的在上頭落下一吻,細眸流露渴求。「我只要你,小兔子。」
  
  拉比一臉錯愕的瞪著男人,小嘴訝異的張大卻怎麼也沒辦法說出一個字。
  
  …怎麼這諾亞一族裡頭沒一個正常的啊?還有,他難道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不過要一個變態有羞恥心好像也太強人所難了些。
  
  橘髮少年觸起柳眉。「你真的很奇怪。」明明就常常對自己做出一些很傷腦筋的事,為什麼自己就沒有想推開男人的念頭?就算有,也常在中途就莫名其妙的煙消雲散,…他該不會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慢慢習慣了帝奇的騷擾吧?
  
  他來這裡是要紀錄歷史了解諾亞不是跟變態同化啊───!看看他,竟然不知不覺中接受了帝奇的摟抱,再這樣下去還得了。
  
  瞧著拉比變化多端又生動萬分的表情,讓帝奇是忍不住輕笑。「就某方面來講你也不是很正常哪,小兔子。」
  
  跳躍式的思想,筆直無懼的翡翠,讓人捉摸不定的想法,以及時而如孩子般的天真好動,時而又像成熟穩重的謀略者,真的讓他非常驚艷,時時充滿驚喜哪。
  
  拉比倒是很乾脆的接受帝奇不曉得是褒還是貶的發言,隨性的聳聳肩,翠綠閃過調皮的光芒以及自信的神采。「彼此彼此,───這就是我。」
  
  聞言,帝奇只是微笑,一抹賞識與迷戀的笑。「嘛,不然這樣好了,我們來打賭吧!看誰先找到INNOCENCE就聽誰的,我先找到你就要當我的抱枕,你先找到我就答應你一件事,無論什麼都可以,如何?」
  
  少年的思緒兜了一圈,評估了一下利益,雖然輸了就要當帝奇的抱枕…不過後面的那個條件很吸引他哪。
  
  「…不管什麼都可以?」
  
  「不管什麼都可以,我可愛的小兔子。」戴著白手套的右手拿起黑色高腳帽,畫了漂亮的半弧後落於胸前,左手也跟著移至背後,揖了身子,舉止間有著男人不失迷人的風采,更是讓拉比頓時怦然心動。
  
  然而天生就遲鈍異常的拉比腦袋裡滿滿都是帝奇誘人的條件,直接把剛才不尋常的心跳給丟到九霄雲外,清秀的臉蛋寫滿了興奮。「真的?你說到做到,不准反悔哦!」
  
  「當然,同樣的,要是小兔子你輸的話也不能後悔喔。」
  
  太好了!這樣一來他和蘿特計畫的幫手又多了一名哪!不過前提是自己要能贏才行。
  
  「好,一言為定!」拉比伸出小指,給了男人天真到一個不行的笑顏。
  
  帝奇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眨了眨眼,先是看了看拉比,再看了看那翹出的小巧指頭。
  
  ….打勾勾?他的小兔子還真是單蠢可愛哪────
  
  帝奇似笑非笑的伸出小指,勾上。
  
  拉比開心的晃了晃手腕,說出一句每位勾手指的人都會說的話。「勾勾手,不遵守約定的人要吞一千個惡魔。」
  
  …小兔子,聽說是吞一千根針吧,幾時改成吞惡魔了啊───
  
    
  
  ───於是一場攸關拉比的人身安全和某變態的抱枕計畫的賭注,就此展開。
  
  
    
TBC..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