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千年公,逆徒是什麼?」大衛顯然是首次聽見這稱呼,明明是第一次聽聞,體內卻異常熟悉,那是一種相當懷念的感覺,其中甚至還隱約帶了點憤怒,而一旁的司金很不識相的接了一句…
    
  「可以吃嗎?」隨後馬上被雙胞胎各賞了一拳,成為天邊的一顆星。
  
  蘿特聽見了也只是笑笑,在諾亞裡頭,唯一知道這件事的諾亞就只有自己而已,當然,如果下方的那名男子不算在內的話…
  
  女孩金黃的眼眸深而幽遠,宛若一潭廣闊的湖水,看似無波,但在平靜的湖面下是波濤洶湧的暗潮,小巧的臉蛋多了分難得的正經,靜靜的聽著伯爵接續下去。
  
  「哎呀,也難怪你們會不知道,畢竟這是好幾代以前的你們才經歷過的~」伯爵一面冷眼望著下方身旁括起黑色風旋的少年,冰冷的眸含了少許的寵意,一面對著自家孩子解釋著。「說來話長呀───」
  
  
  
  千年前,伯爵在一場戰役中戰敗,本來一切都在前者計畫之中,只要一聲令下慘敗的絕不會是伯爵,可世事難料,應是勝利在握的籌碼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
  
  ────因為有人背叛了千年伯爵。
  
  那人將伯爵的行動賣給了一群石箱製作者,所謂的石箱,正是現在所稱的「INNOCENCE」,也因為如此伯爵才會在勝利十足的狀態下嚐到敗果,不過,雖然戰爭沒有成功,世界還是因此滅亡,這就是所謂的「黑暗三日」。
  
  伯爵的情報並不是說有就有,那人之所以能如此確切的掌握伯爵的行動原因無他,和石箱製作者進行交易的正是一名諾亞。
  
  ───一名擁有夢的諾亞,那名諾亞不但是家族中最受人喜愛,能力也是家族中數一數二,說是伯爵的孩子裡最優秀的也不為過,更是伯爵最疼惜的一個。
  
  因為這件事,伯爵勃然大怒,要知道,諾亞一族最大的禁忌就是背叛,那是恥辱,更是不被允許的,就連伯爵在內,沒人得知為何這名諾亞會背離族人…
  
  而萬萬都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的伯爵,除了盛怒外更多的是身為長者的無奈與痛心,當下直接命令所有諾亞就算用盡各種辦法也要將那名諾亞帶回來,然而,當其他諾亞找到那名夢的諾亞時,只見那名諾亞的衣物散落一地,以及掩蔽在衣物下的灰沙,就這樣在一陣強風中飄散,消逝。
  
  儘管伯爵用盡各種辦法也無法挽回那名諾亞的性命,只在前者的衣物上找到了一個一公分左右的不明物體…
  
  從此之後,伯爵稱那名諾亞為────「逆徒」,分別代表著「逆天」與「諾亞使徒」,裡頭有著伯爵對那名孩子能力上絕對的贊賞,同時也有著背棄了諾亞一族的罪孽。
  
  數百年後,伯爵知道了當時的結晶是什麼,正是聖潔當中的一小部分,聖潔這種結晶是唯一能傷害他們諾亞的物質,就因為如此,伯爵才會想摧毀所有的聖潔,避免重蹈覆轍。
  
  「有聽沒有懂啦…所以那種傢伙是諾亞?」大衛非常誇張的指了指下方的少年,一臉的不相信。
  
  重點,他要重點!千年公說的那樣拉裡拉雜太麻煩啦!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伯爵歪了歪頭,給的答案差點沒讓大衛吐血。
  
  只是,明明消失的連個灰也不剩的孩子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以及那些不完整的聖痕及膚色更是讓伯爵百思不得其解。
  
  還有,既然拉比擁有諾亞因子,又怎麼能夠接受聖潔?且這孩子存在那樣久,伯爵竟然現在才發現,基本上憑伯爵的敏銳度沒道理現在才察覺才是…
  
  一直保持沉默的女孩啟唇,將一些連伯爵都無從得知的事實娓娓道出。「那名諾亞和我同樣擁有『夢』,所以我可以知道他當時的感受、想法。」
  
  「那名諾亞之所以會投靠那些石箱製作者,是因為他一直有個心願,『他想當當看一名普通的人類』,他想知道那是怎麼樣的感覺,不只如此,那諾亞還愛上了人類,雖然他為此掙扎過,最後還是選擇了背叛,導致他當初的念頭更是強烈,才會出此下策…但是──」蘿特的大眼古溜溜的轉了一圈,沉了下來。
  
  「他告訴石箱製作者千年公的情報,交換條件是他要他們將他體內的諾亞因子除去,只要保留殘留的肉體就好,但是,戰勝了以後,那些製作者卻以惡魔之徒的名義用聖潔奪去了那名諾亞的性命…大概是這樣。」蓬鬆的蛋糕裙輕輕擺蕩,可愛的臉龐恢復俏皮。「至於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和現在這種身分我就不知道嚕~」
  
  伯爵一臉的「原來如此」,像是在思考著什麼,眼眸似乎又冷上了幾分。
  
    
  
  「嗚…呃───」忍著椎心的強烈痛楚,以及腦袋一陣又一陣的劇痛,拉比可以站著已經是相當勉強了,然而,明明身子是如此虛弱,四周的氣旋卻反常的擴大,心臟彷彿要奪軀體而出猛烈跳動,腦袋更是閃過千年前一幕又一幕的零碎記憶,那些記憶有如幻燈片一般不停地在拉比的腦中播放,愈播愈快,最後少年已經沒有任何支撐身子的力量,跟著往前撲去。
  
  就在神田準備動身接住拉比時,拉比身旁的黑影一閃,在諾亞的訝異下,以及驅魔師不知第幾度的愕然下,男人直接橫入氣旋將少年摟在懷裡,欲開口,清澈而微弱的聲音比前者快了一步。
  
  「…不要跟我說…你要把我從這裡丟下去…所以才扶我的……」都什麼時候了少年還不忘開玩笑,男人只是一臉複雜的望著少年,琥珀除了不解還是不解。
  
  「我都已經做到這樣了…你為什麼就是不能乖乖聽話呢?為什麼…可以那樣的相信我───」再殘忍的話語都說過,甚至不只一度的傷害了自己最重視的人兒,為什麼他還能那樣堅定的相信自己…?
  
  「…你這個白痴…弄得我全身…下上都好痛…我…說過了…無論、發生任何事…我都…相信你…帝奇───」斷斷續續的道完,拉比便直接攤倒在男人懷中,不再動作。
  
  「…小兔子──」已經不曉得該如何表達現在的心情,帝奇乾脆收緊懷中的力道,緊緊的擁著人兒,也不管環繞在拉比身旁的黑色疾風纏繞,直接縱身一跳將人放在地面上。
  
  由於拉比的刻意迴避,以及打鬥的距離太過遙遠,書人一直到男人落地時才真正確定了男人的身分,那名諾亞正是自己在多年前請來照顧拉比的管家…更是自己私心的希望拉比能將一切托付給對方的人,竟然是名…諾亞。
  
  更令書人震驚不已的是,自己的徒弟也是個諾亞。
  
  多智的老者立刻從兩者矛盾的身分中發現疑點,拉比是諾亞,卻又能與聖潔同步?太不合常理了。
  
  始終冷眼觀看的神田有了動作,黑髮少年跨步向前,不由分說的將六幻抵在帝奇頸間,冷冷地問到。
  
  「你跟死兔子是什麼關係?」此話一出直接造成轟動,亞連那邊是呆愣,諾亞那頭除了伯爵和蘿特外其他都是一頭霧水,伯爵因為神田的一句話神情更是凜了幾分,女孩則是觸起眉望著帝奇。
  
  帝帝…你會怎麼做呢?一直所捍衛的秘密已被揭開,現在又面臨被千年公知道這份不尋常的感情的問題,你該怎麼應對?
  
  「阿優…?為什麼…?」拉比並沒有失去意識,只是藉由帝奇的胸膛作為依靠稍作休息,開玩笑,先是大量失血後來又被奇怪的劇痛侵襲全身上下每一處細胞,試問有誰承受的了的?
  
  和拉比當夥伴可不是當假的,神田知道拉比的意思,平板的語調有著強烈的質問。「之前我在與狄耶特元帥會合時,看到你和這傢伙有說有笑的走在一起…死兔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他和拉比搭檔那樣長的一段時間,不曾見過那樣燦爛的笑顏,那樣毫無掩飾的情緒表達,這讓他…非常不是滋味。
  
  神田懂拉比看著那男人的眼神所代表的意思,就像自己望著亞連的眼神,眷戀而無法自拔。
  
  「拉比…?」神田在和元帥會面時,也就是伯爵發出消息不久後,也就是說,拉比在那之前就已經和諾亞有所來往?利娜莉難以置信的望著橘髮少年,上揚的語氣透露著猶疑。
  
  「在那之前…帝帝,把這孩子交出來。」伯爵一個側身,直接出現在帝奇身旁,雙方之間瀰漫著奇異的氣氛,一下子緊繃到最高點。「這樣子我就不追究你特意隱瞞這孩子的行為。」
  
  然而帝奇似乎還認為不夠緊繃似的,輕輕的說道。「什麼事情我都會聽你的,千年公,惟獨這件事……」
  
  
  
  「我無法做到。」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