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田,小心───!」若不是現下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否則利娜莉一定立刻上前挽救,她再也不想看到任何同伴受傷了…
    
  然而神田並沒有因為這突來的襲擊感到驚慌,反之,總是面無表情的五官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柔和下來,黑白質感的團服劃了半圓,只見神田雙手一張…環住。
  
  這異常的景舉驚愕了在場的每個人,試問有哪位驅魔師會抱住惡魔的?而黑髮少年只是吐出幾個字,讓好幾雙下意識瞠大的眼眸恍然大悟。
  
  「豆芽菜…」隨著手臂,身軀,最後出現在神田面前的是有著一頭漂亮銀髮的嬌小少年,更是利娜莉他們最牽掛的對象。
  
  「唔…!?優───!你怎麼會在這裡?欸,利娜莉跟柯洛利也在?真是太好了,你們沒事吧?我好擔心…」剛踏出方舟就撲進戀人的懷抱讓亞連是又困惑又開心,雪眸在接觸到掛心已久的同伴更是霹靂啪拉的丟出一大堆疑問句。
  
  亞連有些搞不清楚東看看西瞧瞧,任憑神田將自身擁在懷中,享受戀人溫暖的懷抱,而後頭的兩句話是在詢問利娜莉,少女瞧著亞連的表情非常複雜,有歡笑、有憂心、但更多更多的是對於安然無恙的同伴歸來而感到寬慰。
  
  「亞連…!」利娜莉克制不了奪眶而出的淚水,給了對方可愛的笑容,黑眸裡儘是歡喜。
  
  思緒轉了半圈,向來心思就細膩的少年立刻明白少女的反應,亞連歉意的笑了笑。「抱歉,讓你們擔心了,──怎麼沒看到拉比?」正疑惑,不遠處傳來了少年的哀鳴,甚至連千年伯爵都反常的凜了目光…
  
  
  
  時間要拉回十分鐘前,拉比體力不支的按著右肩,醒目的紅染在黑白的團服上更是怵目驚心,由於失血過多少年只覺眼前的景物漸漸模糊,而凌空站在少年身前的諾亞只是受了點皮肉傷,似笑非笑的觀賞著少年無謂的掙扎。
  
  「哎呀…努力為了那些可笑同伴所捍衛的小兔子,是最美麗的時候…就讓我看看你的決心有多強烈吧!」語落,男人邪魅一笑,雙手跟著朝兩邊揚起,自帝奇後方不斷湧出翩翩黑蝶,以及黑蝶們牽動出的強大風壓,讓拉比是承受不了的單膝屈地,希望能藉此穩住搖搖欲墜的身軀。
  
  ……他打不過帝奇的。
  
  和男人交手下來,那反覆無常又捉摸不定的攻擊方式讓拉比是節節敗退,無論是火判或是合判都傷不了男人,自己根本完全被男人玩弄於鼓掌心,擁有選擇萬物的諾亞…竟然讓自己的攻擊如此毫無用武之地。
  
  儘管自己的處境是岌岌可危,拉比還是盡量的接下男人的激烈攻勢,好不容易燒光了那些礙事的黑蝶,下一秒又是另外一波逼近,除了要掃除殺傷力強大的黑蝶外,拉比還必須注意男人時有時無的攻擊,橘髮少年完完全全屬於下風…只有捱打的份。
  
  他到底該怎麼做…
  
  剎那,一個遙遠的記憶取代了少年的思考。
  
  記得第一次來到教團,第一次接受同步率的檢查時,那名光憑長相就足以嚇掉其他人三魂七魄的驅魔師和自己說過了這麼一段話…
  
  『「你叫做…拉比…是吧?總有一天…你的INNOCENCE會成為關鍵點…一個影響你周遭人甚大的關鍵點…而選擇權…在你手上。」』
  
  科穆伊當時的肯定在腦海中擺蕩。『「赫布的預言很準哦!期待你的未來,拉比。」』
  
  那時候,赫布勒絲的話…是否就代表著,自己體內那股扭曲的力量就是關鍵點?以及柯穆伊都認同的可信度…
  
  一個影響身旁人重要的關鍵,而選擇權…在他的手上───
  
  趁著避過男人攻擊的短暫空隙,少年一個側身倒退拉開了彼此的距離,纖細的指腹撫上單眼遮罩,而察覺少年舉動的男人,金眸一個閃動,跟著閃身直接擰住拉比的頸項,剝奪少年呼吸的權利。
  
  就在帝奇的手接觸到少年的瞬間,一股莫大的氣旋以少年為中心向外擴張,那力道強到能將帝奇掃出,其中伴隨而來的是少年悽慘的哀嚎───
  
  神田等人與伯爵在聽聞時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橘髮少年身上,不過前者是因為對於同伴的異常感到警覺與擔憂,後者則是發現了一件事情而意味深長的落下目光。
  
  「千年公~」自伯爵上方突地出現一抹小身影,可愛的嗓音有著疑問與沒輒。「方舟沒有辦法順利轉換,本來快要成功了,但是剛才突然被一股奇怪的力量埋沒了──」
  
  蘿特滿臉疑惑的在伯爵身旁左晃右晃,而伯爵則是以一種相當麻煩與掩飾不了的驚訝語氣說道。「不是你的錯,蘿特~是下面那只小老鼠的關係造成的───」
  
  順著伯爵的目光,蘿特的瞳孔略過一絲絲的訝然,訝然背後有一抹解讀不出的思慮。
  
  而箝制少年的手突地鬆落,琥珀並沒有其他諾亞們中的驚訝,有的是壓抑與無法避免的無奈。
  
  彷彿全身上下的身神經都被人無情的撕扯,劇烈的疼痛讓拉比在起初的哀嚎後隱沒於喉間,纖細的身軀不能自己的頻頻抽蓄,少年的雙手發顫的抵住屋簷,全身的血液也跟著澎湃,過於高速的流動經由頭部與胸口都讓拉比有被人翻攪的錯覺,尤其是額頭與脖子內側,特別感覺的到火辣感。
  
  若拉比能看見自己現在的狀況就能明白那兩個部位特別泛疼不是沒有原因,鮮豔的紅不斷自前額與頸子流躺而出,更是直接將墨綠的髮套染成艷麗的血色,少年似在尋求減輕痛楚而緊抓著髮套,最後髮套直接被少年扯落,動作間牽動了右眼的遮罩,掉落地面。
  
  少年斷斷續續的喘息,跟著勉強的撐起無力的四肢,緩緩地額首,眾人更是因為拉比此刻的容貌而感到錯愕以及難以置信。
  
  在少年的眉心有著逆十字的血痕,源源的鮮血不停地滑落,而下顎的頸子同樣有著大了一號的逆十字血痕,原本該是翡翠的右眼轉成奇異的金黃,駭人的模樣讓亞連和利娜莉忍不住到抽一口氣,書人銳利的眼眸難得映出愕然,而神田從頭到尾都沒將視線從帝奇身上移開過,黝黑的眸子透露出不為人知的秘密…
  
  
  
  「哎呀…原來小老鼠的真面目是逆徒哪────」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