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田正拖著腮看著眼前像隻小餓死鬼的銀髮孩子,一滴冷汗自俊臉上滑落。

  
  他沒有想到這顆小豆芽竟然這麼會吃…看上去明明瘦弱到不行,怎麼食量竟如此之大?是餓太久不成…
  
  反正家裡食物多的是,不怕被這孩子吃垮。
  
  看著餐桌上漸漸堆高的盤子,以及小豆芽吃的很是幸福的模樣,神田不自覺的柔和了臉上緊繃的線條,原本優美的臉龐少了冰冷更是好看,孩子含著湯匙有些愣愣的望著神田。
  
  「怎麼了?」感受到孩子的目光,神田對上小豆芽的視線,只見孩子欲言又止,小巧的臉蛋變得紅撲撲的,讓神田不解地挑起眉。
  
  「我、我是不是吃太多了…?」第一次到人家家裡就那麼隨便好像不太妥當,可是他肚子真的很餓…
  
  「反正東西多的是。」他也蠻喜歡看這孩子吃的津津有味的表情,尤其是小豆芽看見菜餚時,大大的眼眸一閃一閃的,可愛的緊。
  
  「唔…那個…」小豆芽不安的望了望神田,似乎在考慮該如何稱呼眼前這特別的人,那對自己如此溫柔的男人。
  
  叫神田嗎?可是直接叫人家名字會不會很不禮貌?───萬一惹他生氣的話怎麼辦?
  
  …他不想,不想再忍受一次肌膚傳來的火辣辣的疼,他不喜歡那樣───
  
  敏銳的發覺小豆芽眼神閃爍的不安以及疑惑,神田相當簡單扼要的丟出一個字。「優。」
  
  「咦?」
  
  「…叫我優。」又是非常難得的重複句,雖然自己相當厭惡他人隨便喊他的名字,但是,這小傢伙不同,他很好奇,從那軟軟嫩嫩的嗓音裡所喊出的名會是怎樣的感受。
  
  「好…好!」被神田異常堅定的口吻驚著,小豆芽粉嫩的雙頰溫度有上升的情況。「優…優───」
  
  「嗯?什麼事?」果然不出他所料,清澈的聲線很動聽,沒想到自己會對這孩子簡單的呼喚感到怦然心動…
  
  「…亞連,我是亞連……」小巧的頭又更低了些,他沒有想到優竟然會要自己喊他的名字,他還以為他會生氣,為什麼?這個人跟他所認知的人根本完全不一樣…讓自己好放心。
  
  「亞連…很棒的名字。」神田以下顎點了點亞連的方向。「不吃了?」
  
  「要…要!」聽見神田的話,小手趕緊繼續動作,不時偷偷看向神田的面龐,而後又怯怯的移開目光專注在盤子上。
  
  對於亞連青澀可愛的動作,唇邊的弧度又揚了些,看來今天是神田的微笑大放送,而後思考起方才為亞連清洗身子時所見著的痕跡。
  
  那絕對不是一兩天造成的,從背上的傷痕、胸口的瘀青以及類似香菸燙過的痕跡,明顯營養不良的瘦弱身軀,還有,在細白大腿內側的抓痕────
  
  都訴說著亞連在之前人家的待遇不會到哪裡去,明明是如此剔透的肌膚,竟然有人膽敢在上頭留下那醜陋的痕跡,之後一定要叫那個捲毛變態幫他消除,畢竟這不是他的專屬領域。
  
  可只要一想到這是在違背亞連的意志下強迫的暴力,心頭就一把火,怎麼也無法平復這愈發長的盛怒。
  
  儘管神田內心有多憤恨不平,面癱的臉上仍舊沒有一絲異狀,將小肚子填的滿滿的亞連,很乖巧的拿起碗盤往水槽的方向走,過高的碗盤完全擋去嬌小的身軀,這景象讓神田想笑又無奈,忍不住為亞連可愛的模樣莞爾,卻又很不願意的發現,這樣小的孩子竟然已經如此獨當一面,在過分成熟表現的背後,曾遭受過的處境十之八九不會好到哪去。
  
  「亞連。」
  
  「唔…?我、我是要幫你洗盤子,沒有別的意思───」還是說自己無意間做錯了什麼事?
  
  孩子慌張的表情使神田心頭泛起絲絲心疼,嘆了一口氣,小豆芽種種反應都已告訴自己,他的猜測不會錯,甚至還遠不及現實的殘酷。
  
  神田只是不發一語的走近小豆芽身旁,亞連十分恐懼的閉上雙眼,卻沒有感受到意料中的火熱感,下一瞬間小手一空,孩子憨呆的眨了眨大眼,小腦袋一時轉不過來。
  
  只見神田單手抱過到自己胸前的碗盤,放入水槽後溫柔的摸了摸亞連的髮絲,大手接近時清楚瞧見銀眸裡的畏懼,身子明顯地震顫了一下,而後是眸子圓睜的模樣。
  
  「我來做就好。」這孩子,會怕與人接觸,想必也是曾受到人無情對待下的反射動作吧,傷害程度遠大於身體上的暴力,更勝在心理劃下難以抹滅的創傷,也難怪自己的一舉一動會引來小豆芽如此之大的反應。
  
  嘖,要是事情真如他所臆測,他一定會將那個人砍到面目全非,再賣給人口販子。
  
  他不會討厭優的碰觸,之前即使是主人的拍肩都讓自己感到相當噁心及膽寒,可優的撫摸卻讓自己感到很溫暖,是那種暖到心裡頭的感覺…
  
  可在短時間之內要自己習慣旁人的肢體接觸還是很困難,雖然自己知道優不會對他怎樣,可經過主人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他實在是沒辦法相信人與人之間的接觸,誰能知道上一刻還如此溫柔的人,下一刻卻變成另外一種人對自己拳腳相向,就跟他的主人一樣…明明剛剛還笑的很開心,卻突然抓起自己的衣領就往牆壁甩,他好怕…真的真的好怕…
  
  不下半刻,神田動作相當迅速的洗完碗盤放入烘碗機,抬眼看了下時鐘,正好午夜整,想想也該讓亞連好好的睡個覺才對,本想一把抱起人就往臥室走,卻又想起小豆芽的狀況,薄唇輕啟。「───要不要我抱你到臥房?」
  
  然而小傢伙只是低頭,神田解釋成拒絕,也不是沒有道理,哪可能在那樣短的時間就能夠接受別人這樣的舉動,跟著轉身,欲出口的話還停在喉間,神田只覺衣服下擺一緊,漆黑的髮在空中樣出圓弧,原來那阻止自己腳步的就是小小的白皙手掌,小豆芽一手緊張的靠在小嘴邊,從低下的頭可以清楚看見泛紅的耳根,既矛盾又期待的樣子讓神田當下有想將人納入懷中的衝動。
  
  同樣的,儘管內心多麼天人交戰,撲克臉還是沒有任何異狀。
  
  替亞連蓋上柔軟的白色羽毛被,貼心的將被子拉至胸部以上,只剩下小小的頭顱露在外頭,已經不知第幾度,神田扯出一抹笑。「晚安,亞連。」
  
  「晚、晚安…」雙眸目不轉睛的瞧著神田的動作,希望他不要把那個關掉───
  
  神田退出臥房順手戴上燈的開關,臥室內頓時一片漆黑,亞連的瞳孔瞬間縮小,跟著驚叫出聲。「不──不要────」
  
  失措地跑下床,一個重心不穩,眼看著就要跌向地面,幸好神田開燈跨步的動作相當迅速,一把將人攬進懷裡,發現小小的肩膀正劇烈的顫著抖。
  
  ───難不成,這孩子怕黑?
  
  銀鈴的大眼佈滿淚水,像是捉住汪洋大海中的浮木般牢牢地捉著神田的衣袖,這副模樣說有多惹人心疼就有多惹人心疼。
  
  「…還很難過嗎?」儘管語言上顯得有些拙劣,但神田輕柔而有技巧的拍著小豆芽的背,慢慢地緩和了孩子激動的情緒,異樣的感受流躺在神田的血液裡,使得神田不由得正視自己對小豆芽所抱有的心態。
  
  「對、對不起…」他不該大叫的,可是只要眼前一黑自己的腦袋就什麼也沒辦法思考,沁骨的寒意瞬間逼上胸口,那是深殖內心的懼怕。
  
  自己又給他添麻煩了…
  
  「不用道歉,等我一下。」一眼就看穿小傢伙腦袋裡的東西,神田將人輕放在床鋪上,走到一旁的書桌,拉開抽屜拿出一盞小夜燈插在插頭上,在日光燈下光芒減弱許多,神田又關了燈,夜燈微弱而柔和的光芒令亞連安心許多。
  
  「謝謝…」優不但沒有責罵自己,反而還貼心的幫自己弄了光源,只要不是密閉的黑他就不會怕了。
  
  為什麼這個人要為自己做到這樣的地步…?但他卻發現,他好喜歡優無意間散發出對自己的關心,一心一意的只為自己著想…
  
  「優還不睡嗎?」現在已經很晚了不是嗎?
  
  「…我還有工作,你先睡。」自己還有一些事情沒處理完,加上某個戀妹癖的白痴又將他的工作丟給他,神田很慎重的想著是不是該好好教訓一下科穆伊,告訴他什麼叫做『職責』。

  順便也可以好好整理自己的情緒,每次和這孩子說話時總會刻意放輕語調,和自己都覺得溫柔過份的言行,到底是怎麼會有這樣的心情…
  
  點了點腦袋瓜子,乖巧地拉上棉被,目送神田離開臥房。
  
  在書房裡頭,神田仔細的盯著電腦螢幕,輸入一項又一項複雜的病歷,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眉宇,想起小豆芽不再那麼害怕自己的接觸真的是相當開心,恰好,書房的門在這時被推了開,接著是一棵抱著枕頭的小豆芽。
  
  「怎麼還不睡?」都已經一點了。
  
  「我睡不著…」在優離開房間後,自己不管怎麼翻來覆去就是進不了夢鄉,雖然眼皮很沉重,可是就是無法入睡…
  
  「…」合上筆記型電腦,起身。「走吧。」  
  
  亞連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腦袋,慢慢地爬上被窩,清晰的感受到一旁人的體溫,很快的便有睡意,神田枕在小豆芽身旁,大手輕而有規律的在亞連胸前拍著,正好成了小豆芽入睡的安眠曲,長期以來都要時時警戒著會不會睡到一半就被人拖起來打的情況,讓亞連很難真正入眠,可神田的存在卻充份的給了他放心感,頃刻便沉沉睡去。
  
  愛憐地望著小豆芽睡著的模樣,凝視了二十分有餘才戀戀不捨的起身,卻意外的聽見小傢伙的夢囈。
  
  「不…我再也…不敢了…原諒我…主人…」最後那兩個字更讓神田黝黑的眸子閃過深沉的精光。
  
  小心翼翼的在亞連的額記落下一吻,堅定了心中的決定。
  
  「以後有我保護你,亞連───」他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他的!
  
  可能是感受到神田篤定的決心,亞連觸起的眉緩緩的舒展開,讓神田又柔和了目光幾分。
  
  從這一刻起,即使付出所有來守護也再所不惜,心頭這份空虛終於被填滿,而那人正是這特別的孩子────
  
  
  
  
  而後神田又帶上門,再度望了床上的人兒一眼,微笑。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