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十二月的天,就連吸進肺部的空氣都冷得令人難受,及川搓著發紅的手,不斷呵氣,希望能藉此讓掌心溫暖些。呼出口的熱氣能在肌膚表層暖個幾秒就是天大的享受,及川不知第幾度在內心後悔出門時為什麼懶得回房間拿手套,儘管便利商店距離他家只有幾分的路程,但在這種天氣,就連多吹個一秒鐘的風都是種折磨。

 

「好冷、真的超級冷的!早知道就拉著猛一起出來了……」邊抱怨用手邊磨擦著上臂,前方熟悉的背影讓及川的眼神一亮,他嘴角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刻意放輕腳步湊到那人身後,然後快狠準地將自己的雙手從那人的外套下方伸進裡頭,正大光明地撫摸底下彈性的肚子與腹肌,大喊:「發現小岩!」

 

「嗚哇!」全世界會用這種欠揍的方法跟他打招呼的,除了那個該死的混帳川以外沒有別人,「冷死了啦!把你的手給我收回去垃圾川!」

 

岩泉轉身出拳的動作一氣呵成,在被襲擊的0.1秒就做出完美的防範。

 

及川吃痛地捂著發紅的臉一臉哀怨地嚷著:「竟然毫不猶豫就給我一拳會不會太過分了?」但換個角度想,小岩光從動作就知道出手的是自己,這種被放在心上記住的感覺真好哪。

 

可惜岩泉聽不見及川的內心話,不然肯定讓他另一邊的臉頰一塊腫。

 

「誰叫你老是做些欠打的事。」不揍他揍誰?

 

「我都快冷死了你不溫暖我還打我!」及川整個人像隻八爪章魚一樣黏到岩泉身後。

 

「活動一下筋骨就會暖了,你要不要試試?」岩泉側過臉,上揚的眼神殺氣十足。

 

及川瞬間放手拼命搖頭,見岩泉收回摩拳擦掌的拳頭,這才沮喪地跟在前者身旁,看來小岩牌暖爐沒這麼好入手。

 

見及川一反常態將兩手放進外套口袋,岩泉問:「你的手套呢?」

 

回答岩泉的是及川的兩聲嘿嘿。

 

就像以往做蠢事被他抓包那樣,帶點尷尬與欠扁的。

 

不用猜,肯定是這傢伙自以為扛得住寒冷,所以懶得帶。

 

真是活該被冷死。

 

看著身旁的傢伙縮著脖子,一直朝掌心呵氣,明知這混帳川有一半是做給他看的,但自己就是沒辦法視而不見。

 

岩泉嘆口氣,將左手的手套解下,丟到及川臉上,「拿去,到家記得還我。」

 

「……咦?不用啦,小岩你戴就好,反正很快就到了,再說你手指這麼短我根本戴不下……噗!」最後那聲噗是被岩泉用手套甩臉打出來的。

 

在岩泉兇狠的目光下及川仍是乖乖地套上,尺寸確實小了些,但殘有岩泉溫度的手套卻很溫暖。

 

及川覷了岩泉叉在口袋內的手一眼,默默伸出右手抓住岩泉開始失溫的左手,大剌剌地放進自己外套口袋,手被握住的當下岩泉第一反應就是抽開,但掙脫的力道卻在掌心交疊的那一刻頓了頓,察覺這點的及川臉上的笑有點狡猾也有點無賴,但更多的卻是滿足,「這樣空出來的那隻手就不怕冷到了。」

 

掌心交握的力道,更緊了些,是為了避免岩泉抽離,也摻雜了及川一點點的私心。

 

岩泉抿唇,別開臉彆扭地道:「……下次記得帶手套出來。」

 

「嗯……如果我有記得的話。」

 

「給我記得啊!」

 

他會記得的。

 

記得小岩的手比任何一雙手套都還要溫暖,也還要令他不願放手。

 

Fin

 

****

夏天我卻在打冬天的梗XD

這兩個暖到我好熱啊……!!!

 

2014/08/16 Mori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及岩 排球 HQ 排球少年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