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感冒所以只能敲短篇,腦袋實在是沒辦法想太多的東西……OTZ

然後因為感冒所以就打了感冒(

 

****

 

「親愛的小兔子你要不要緊!濕毛巾、濕毛巾……啊啊啊!」

 

慌張的諾亞一個不小心將擰毛巾的水全灑到臥病在床的橘毛兔身上,身體又重又累讓拉比提不起半點力氣罵人,只能默默抬手擦掉臉上的水珠,虛弱的下床,朝某大叔冷冷的道:「……床單留給你整理,我去睡別間。」

 

「等、等等小兔子!我可以幫你換衣服……」慇勤的開頭在橘毛兔寒到可以凍死人的眼神下乖乖選擇收音。

 

「我的頭已經夠痛了,不需要你再提高它的陣痛程度。」然後啪的一聲闔上門,移動到平常很少使用的房間──真要說應該是他原本的房間,但因為常被某個笨蛋拖去一塊睡久而久之就變成空房了。

 

被警告的某諾亞傷心的畫著圈圈。

 

嗚嗚……小兔子的臉色又更差了,果然都是病魔的關係!不要緊!換毛巾不成他還可以……可以……啊!可以煮粥!聽說生病吃粥都會好很快的!

 

雖然自己只有徒手剝鯉魚的經驗,反正不過就一碗粥是能難到哪?憑他聰明的腦袋肯定可以順利煮出來的!

 

剛換下乾淨睡衣準備上床好好休息的橘毛兔,人才剛窩好就聽見廚房傳來某個混蛋諾亞的慌張嗓音。

 

「奇怪……之前小兔子煮的時候怎麼就沒冒煙?」

 

「啊啊啊!居然燒焦了!水!水在哪!?」

 

「怎麼全部變成黑的了!?──痛!」

 

……這混蛋是不打算讓他休息就對了?

 

在一連串的鍋碗瓢盆清脆的撞擊聲,裡頭還包含了某大叔吃痛的哀號,拉比終於受不了拖著病厭厭的身子走到廚房逮人。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帝奇米克!想讓我好好休息就什麼也不要做!」將好不容易恢復的體力全罵完後,橘毛兔的腦袋更是暈得嗡嗡作響,眼前一黑整個人往前栽倒。

 

「啊啊啊!小兔子!」還好他反應快,不然摔著可就不好了。

 

望著懷中人難受的表情,諾亞垂下狼耳將人給抱回寢室,明明是想替小兔子減輕一些負擔,沒想到卻造成反效果……自己真的是一點忙也幫不上。

 

挫折的將小兔子放到床上,並體貼的拉好被子,準備躲角落好好反省的帝奇赫然發現自己的衣角傳來一股小小的拉力。

 

只見拉比睜著半迷濛的祖母綠,強忍著喉嚨的不適有些不悅的低喃:「咳、……誰准你離開了?」

 

「咦?」

 

「在我好起來之前……你哪裡都不准去……聽到沒?」

 

眨眨眼,用力捏捏自己臉頰確定不是幻聽後,帝奇小花開的拼命點頭,乖乖坐回床邊。

 

望著就算自己回來也依舊沒鬆開的手,帝奇扯出一抹有些傻氣的笑,也將自己的手搭上去,緊緊交握著。

 

他的小兔子,就算生病還是一樣可愛。

 

 

Fin.

 

****

感冒真的很難過,我可以體會拉比想打大叔的心情(遠目

喉嚨變得不像是自己的啊啊啊──

其實本來想再打其他CP的,但是放空的腦袋不允許所以……Q_Q

 

2012/04/05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