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經過驚悚的逃亡以及被一隻帥氣的黑貓搭救後,火神覺得他今天一次用光了十年份的膽,真的差點沒嚇死。一路上問了好幾個路人才順利回到家,脫掉又濕又髒的衣褲後痛快地洗了熱水澡,把地板上那些自己踩出的水印子給擦乾,這才注意到四人餐桌上放著的字條。

 

本來還神采奕奕的赤眸,或多或少地有些失落,轉瞬間又恢復平常的開朗,捲起袖子,打開冰箱看看還有哪些食材,開始準備晚餐。

 

火神的父母親因為工作關係常常調職,一個月能見到父母的次數五根手指頭都能數出來,雖然有時候會感到寂寞,但他知道父母親都在努力工作,自己也要堅強起來,至少要能自己打理自己,不要讓他們在工作的時候還擔心他是不是沒吃飽。

 

獨立自主的個性讓火神自行打理起自己的生活,甚至連三餐都是一手包辦,天天吃外食也會膩,更何況自己煮也比較省錢。他的食量很大,如果餐餐都想吃飽,在外面買的那些錢累積起來是很可觀的。

 

雖然一開始下廚外觀不但恐怖又難入口,但一回生二回熟,連續煮了一個星期下來,失敗無數次的煎蛋捲也開始有模有樣,一些簡單的炒菜炒肉也能下肚。常跑商店街買食材也跟那些叔叔嬸嬸們混熟,熱心一點的聽見他是自己一個人照顧自己,甚至還會教他一些做菜的技巧,一個月煮下來,廚藝也有長足的進步,至少火神自己吃起來還挺不錯的。

 

被黑貓搭救的難忘體驗,在平凡又平靜的日子中漸漸讓火神發熱的腦袋趨於平靜,然後被寶貝地安置在內心的角落。但火神並沒有發現自己上下學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搜尋周圍是否有貓咪,潛意識的舉動說明其實孩子還想再見那隻貓一面。

 

就連火神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但他就是無法忘記那道小小的身影,尤其是那雙閃動著光芒的藍色眼睛。

 

火神第一次覺得原來貓咪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雖然很警戒他,可是卻又透出希望別人可以靠近牠的眼神。

 

那樣的眼神,讓他很在意。

 

只是,接連兩個星期下來,火神都沒有看到那隻黑貓,失落的表情就連同班的同學都上前關心,他只是搖搖頭說沒什麼,被狗追這種丟臉的事他並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火神年紀小歸小,男孩子的自尊心還是有的。

 

或許,內心有點自私的不希望有更多人知道那隻黑貓的存在。

 

 

****

 

 

這兩個星期,對於黑貓青峰而言可以說是活了四年的貓生涯以來,最驚恐且莫名奇妙的時光。

 

廢棄的廠房內,一名重點部位用從回收舊衣桶內撈出的黑色襯衫隨意的紮在腰際的黝黑少年,一臉老大不爽的盤著腿,藏青的短髮多了兩隻突兀的黑色貓耳,黑色布料下方伸出一條長長的黑色貓尾巴,一下又一下拍打著地面,掀起不少灰塵。

 

「有找到什麼可靠的情報嗎?」青峰的問句並沒有得到圍在他週遭的流浪貓群回應,一隻隻貓臉比他更慘澹。

 

牠們不是聽不懂青峰的話,而是根本回答不出青峰的問題。

 

「可惡……變成這副模樣害我更難搶食物了,體型這麼大又礙事,就連走在路上也會引來一堆母人類的尖叫,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回憶起這些天來被人類警察追趕的情況,青峰就一肚子火,不就幸好他還有這群小弟,不然肯定會先餓死。

 

異變發生在兩星期前,正好是救了那名人類小鬼之後。

 

牠剛趕回荒廢的工業區,也是牠跟其他流浪貓的基地,就看見幾隻貓咪──還是常跟在牠屁股後頭轉的那幾隻,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一問之下青峰才知道隔壁鎮的貓為了搶地盤與食物,殺到牠們這裡來,現在正在工業區的入口撕殺。

 

平常牠沒有從工業區的正門出入的習慣,都是抄小路,在雨勢的干擾下就算聽覺再靈敏也無法發現異狀。

 

青峰立刻邁開貓爪殺到現場,果真看見許多面生的野貓跟牠家那群小子打在一塊,貓咪的威嚇聲與哀鳴聲此起彼落,幾隻混種貓瞧見青峰趕來立刻發出得救的喵嗚聲,有些已經趨於下風的甚至硬撐起傷痕累累的身軀回爪,本來打得頹靡的貓群們瞬間找回氣勢,一個個像是不要命一樣拼命在敵貓身上留下咬痕與抓痕。

 

青峰無疑是牠們這群野貓的主心骨,他的出現就像強烈的興奮劑,徹底激起那些貓咪的鬥志。

 

這一戰也是青峰成為流浪貓以來打得最慘烈的一次。之前也遇過好幾次來搶地盤的,但都不及這次的野貓,實力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以前青峰還能一隻挑五隻,現在頂多只能一隻挑三隻。

 

憑著己身強大的實力,青峰重傷許多隻實力較強悍的敵貓,但牠們的情況也沒樂觀到哪去,對方來的貓數量實在是太多了,足足是牠們的兩倍,那些傢伙可以撐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

 

為了減輕我方貓咪的壓力,青峰以自身為餌,把敵方的老大引走,連帶也引開不少野貓,以青峰對那些傢伙們實力的了解,搏命一拼還是有勝算的,自己若不這樣做牠們根本沒有贏的機會。

 

強龍不壓地頭蛇,這些外來貓不可能比青峰熟悉這裡的街道巷弄,連哪家狗凶悍又不栓鐵鍊牠也知道。跟來的貓少說有十隻,但跑出百公尺後,僅剩下四隻。

 

過程中青峰也受到不輕的傷,若非地面濕滑,加上他很擅長在濕淋淋的街道中穿梭,否則早就被追上了。

 

追逐中青峰知道再這樣下去沒有贏面,他的體力正漸漸被消耗,與其被敵貓佔到便宜不如賭一把,立刻掉轉方向往記憶中較多車輛經過的道路奔去。

 

牠衝出狹隘的巷口,縱身一躍跳進車道上,全身肌肉繃到最緊,險險地躲過一輛白色轎車,一時間刺耳的喇叭聲與駕駛的漫罵此起彼落。

 

後方的貓追得很緊,牠們沒有料到青峰居然會這麼不要命,四隻敵貓閃躲不及有三隻硬生生被撞飛,慘叫聲嗄然而止,接連響起的是一連串的汽車碰撞聲,與人類的尖叫。

 

青峰根本沒有餘韻查看那些貓是生是死,牠距離人行道還有一公尺,要是不快點逃開下場肯定會跟那些傢伙一樣,偏偏剛才落地時左前肢因為打滑摔斷了,光是想撐起身子就會痛得渾身發抖。

 

牠死命的用右前腳拖著後腳,一拐一拐地往前走,不遠處的小貨車已經按著喇叭朝牠衝過來。湛藍色的瞳孔在強烈的車燈照射下變成豎朣,任何生物在面臨生死存亡時都會有短暫的靜止動作,就跟人快被車撞時只能眼睜睜看著車輛開過來一樣,沒有任何辦法。

 

臨死前,青峰的腦袋閃過了老主人的身影,以及……今天因為好奇心使然救下的人類男孩。

 

牠不想死。

 

在沒搞清楚為啥那個人類小鬼會給牠跟老主人一樣的感覺之前,牠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

 

不甘、屈辱、悲憤以及強烈的求生意志,讓青峰發自肺腑的在內心吼了聲。

 

假如能活下去──就算要牠變成最討厭的人類也無所謂!

 

『活下去,孩子。』

 

剎那,一道聽不出是男是女的嗓音在青峰的腦中響起,青峰還來不及細想身體突然一騰,很像被犬科刁在嘴裡搖晃的感覺,喇叭聲也迅速遠去,牠則被一股外力扔到人行道上。

 

青峰努力撐著沉重的眼皮,牠看見一頭很像是狗又像是貓的白色生物,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慈愛地凝視著牠,當下牠的胸口湧現一種久違的溫熱感。

 

牠知道這種感覺,這些年來被牠深深埋在心底的,既眷戀又懷念的感受。

 

『再次去感受被信任的感覺吧。』

 

那是青峰意識墜入黑暗之前所聽見的最後一句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