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篇KR(靠
  踏入三思
  
  ****
  
  回到此行的落腳處,強硬自殘骸中拔出的掌心早已血肉模糊,手中的六幻乾涸了血跡又快速的被染紅,本該破碎的刀體在神田強烈的意念下硬是實體化,現在遠離了危險刀體再次分崩離析。
  
  向來重視六幻的神田此刻根本無心顧及,只是霸道的將拉比扔進浴室,洩恨似的用力打向牆面,鮮血不斷自牆面留下,滴到了拉比的肩。

  
  「你到底在幹什麼!」
  
  這是第一次,神田的嗓音挾帶著苦澀,瞇起的黑眸除了怒氣外更多的是不甘。
  
  「阿優……你的傷……」似乎是有些被神田的舉動嚇到,拉比戰戰兢兢的提醒。
  
  「我的傷?還用不著你來管!你以為這樣做很偉大?被那傢伙侵犯你都無所謂?」
  
  神田字字句句就像把犀利的匕首,狠狠地在殘破的心口添上更多道痕跡,微啟的唇瓣變成緊抿,最後拉比只是淡淡的扯出一抹笑,────神田最厭惡的那種。
  
  「……還有什麼是需要在乎的?我是書人,這裡不過是歷史中的一小部分,你現在看到的『拉比』也不過是個工具,紀錄歷史的工具,一個使用工具的人會去在乎工具嗎?」
  
  「────當然不會,在乎的只是如何將工具發揮最大的效果,不是嗎?」
  
  神田太熟悉拉比這種表情,這渾蛋剛來到教團就是這副死樣子!還有那是什麼話?工具?他到底把自己當成什麼?
  
  「我是書人,紀錄歷史的書人,所以你根本沒必要因為一名書人而動怒,但要是因為我毀壞了重要的『墨水』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所以你就利用你的身體?所以你才毫不反抗的讓他為所欲為?────所以你就可以這樣眼睜睜的在我面前和他做那種事────?」沒了應有的冷靜,神田的腦袋被滿滿的怒火佔據,────或許該稱做妒意比較恰當。
  
  他憑什麼決定一切?他有沒有想過他看到那種畫面會有什麼感受?他寧可死也不要這隻死兔子用這種方式救他!
  
  「我根本不需要你多此一舉!」
  
  看見拉比被那傢伙為所欲為他的胸口就好像被人用力擰著,自胸腔蔓延至喉嚨深處的火燙幾乎快讓他發狂,儘管如此他卻無法闔上雙眼假裝看不見。
  
  只能死死地撐著幾乎快昏厥的意識將那些畫面收進眼底。
  
  拉比被神田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神田深吸了一口氣,恢復了平常的語調,仍舊聽出情緒很激動,「還有,你那面具對教團的其他人或許有用,但不要拿來我面前,────那只會讓我更火大。」
  
  緩緩垂下的橘髮遮去了拉比的面容,「不然……怎……」
  
  「怎麼?沒了偽裝你連話都不會說?」
  
  「……不然你是要我怎麼做?那種情況只能那樣做啊!難不成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你死嗎────!」
  
  再也無法維持表面的掩飾,亂七八糟的情緒像是找到了發洩口一口氣的蜂擁而出,最後那句話拉比幾乎是用吼的吼出來。
  
  他是書人!書人!書人────!
  
  書人不該影響歷史中的事物,更不該被其中的歷史影響!
  
  他是名旁觀者,也只能是名旁觀者,絲毫沒有半點能力能阻止,現在的他可以親身參予,又要他怎麼能不為所動!
  
  「你知不知道束手無策有多痛苦?明明想逃離卻只能硬著頭皮看著一切發生的感覺你────」
  
  緊緊的,將失控的年輕書人擁在懷中,即使中斷了拉比的語句,卻怎麼也停不住不斷自祖母綠中滑落的透明。
  
  圈住拉比身軀的手又勞又實,臂膀的布料漸漸轉紅,即使如此神田也不肯放輕力道,────連一絲一毫也不允許,深怕對方隨時會消失一般。
  
  「────我再清楚不過。」
  
  畢竟,不久前的他才深深體會過,────那令他喘不過氣的滾痛,不會有下次。
  
  總讓他亂了陣腳,總是輕而易舉的擾亂他的心,這隻令人煩躁的蠢兔子────
  
  「嘖…真是隻麻煩的兔子……」
  
  不耐的抹去拉比的淚,相處這麼久他從沒見過拉比哭,不過才短短幾個月,這傢伙就在他面前哭了三次,起因又全都是那名該死的諾亞……
  
  真是令人不快。
  
  撫過面頰的掌心,滑入了耳後的髮絲,有些蒼白的面頰染了血痕,拉比能感覺到溫熱的液體混著自己的淚水自臉龐的弧度滑落。
  
  「既然如此,淌進來的你最好做好覺悟,能讓我弄得如此狼狽的就只有你這隻沒大腦的草食動物────」
  
  語畢,神田將拉比所有可能的反駁字句全堵了回去。
  
  ────用沾有鐵銹味的唇。
  
  
  
  TBC..
  
  
  ****
  是說…我本來是要打帝拉的怎麼莫名奇妙變成神拉……
  這裡不是應該讓兔子察覺嗎?
  那大叔不就白捱了神田的刀……苦心沒人知啊(靠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不對吧
  那我就先打神拉路線的結局吧XD
  其實我自己也不曉得之後會不會有變動……現在劇情失控是怎樣OTZ
  那就看誰能擄到兔子的心吧哈哈哈(欸
  
  感謝點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