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氣氛從神田一行人踏上這塊島國以來就不曾散去,據元帥的情報指出,江戶這一帶已經完全成了千年伯爵的地盤,他們一路上不曉得殺了多少等級3的惡魔,幾乎可以說是踏著那些惡魔殘骸過來的,後來為了保存體力,狄耶特吩咐他們盡量避開那些等級3,繞道而行。
  
  穿梭在陰暗狹窄的巷道,複雜而蜿蜒的道路使人有種置身在迷宮的錯覺,黑髮少年眼角一瞥,赫然發現少了一個人。
  
  「切…死兔子跑哪去了?」
  
    
  
  「去吧,幫我把得到的情報回報給千年公,還有,順便告訴他我想繼續和這些驅魔師玩玩,就算他們看到我也不可以拆穿喔!」
  
  置身在其中一條巷內,橘法少年壓低嗓音謹慎的叮嚀著等級3,惡魔恭敬的欠了身表示理解,少年擺擺手,示意對方趕緊離開。
  
  幾乎在少年擺手的同時,惡魔的身形也跟著消失,來去絲毫沒有一絲動靜。
  
  ───難怪這傢伙會被指派傳遞消息,那銷聲匿跡的手段實在是太高竿了!
  
  某兔子正感慨,巷口傳來非常熟悉的怒喊聲,其中還挾帶著極度不耐:「死兔子!再不跟上來我就拿你替六幻拋光!」
  
  「…來了、來了────」抖了抖兔耳橘毛兔連忙跑出巷子。
  
  開玩笑,神田這傢伙絕對是說到做到,他還是別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轉出巷口的瞬間,墨綠的眼眸閃過絲絲沉靜的光芒。
  
  「怎麼了?」狄耶特瞧見瑪利陡然停下腳步,警慎的問。
  
  只見瑪利闔上眼眸,喃喃道:「在前方,有屬於人類的心跳聲……」其中甚至還有幾個是他熟悉的心跳,難道說,克勞斯部隊已經抵達了?
  
  頓時,周圍的惡魔急速的朝遠處漂浮在城鎮上空,宏偉的日式傳統建築聚集,轉眼間密密麻麻一大片都是等級3的惡魔,讓在場的所有人不禁泛起一股惡寒。
  
  「嗄…這麼一大片看起來好噁心……」橘毛兔非常難以接受的搓了搓手臂,然後被神田賞了一記眼刀,嚇得前者瞬間閉嘴。
  
  可惡啊…神田這傢伙恐怖程度和那隻熊貓有得比────
  
  「看來…教團提供的情報是正確的,千年伯爵就在此地,───走吧!」元帥沉著臉,加快步伐。
  
  就這情況看來,這場戰役,會非常艱辛……
    
  
  
  此時,千年伯爵正撐著咧囉,降落在一層又一層堆疊起來的高塔頂端,隨著千年伯爵的呼喚一群又一群聚集在江戶的惡魔連綿不絕的聚集,不下半刻,建築物周圍已經佈滿一大片的黑點,且持續增長中。
  
  伯爵欣賞著他可愛的孩子們聚集的盛況,難以數計的光芒不停歌頌著他們偉大製造者的名諱,讓伯爵的心情更是好上了幾分。
  
  「哎呀♥好刺眼啊────♥」
  
  一旁的雙胞胎與司金以及一臉無奈吞吐著煙霧的帝奇則是坐在建築物的屋簷上,瞧著眼前的壯觀景象。
  
  「……嗚哇…好噁心。」看來我們某大叔難得與橘毛兔英雄所見略同,一致覺得這景象實在是賞心悅目不到哪裡。
  
  一只維持「箱」的型態的惡魔停佇在伯爵身旁,似乎在傳遞什麼信息。
  
  「哎呀…哎呀呀……♥這孩子這麼說啊?也好───♥」伯爵的口氣從驚訝轉成理解,圓鏡背後的眼眸閃動著興奮的神色,那反常的模樣引起了雙胞胎的好奇心。
  
  「千年公,什麼事情啊?」
  
  「剛剛我接到小兔子傳來的消息,說他已經抵達江戶了♥還說想和那些驅魔師繼續玩玩,叫我們就算看見他也不要露出馬腳♥」這特別的孩子每次都會給他驚喜啊♥
  
  「蛤──?這小傢伙又在搞什麼鬼?」帝奇一臉驚訝,其中隱隱有些不悅。
  
  在囚牢裡的傢伙告訴自己耍老千的少年沒死後已經讓他很煩燥了,本來想說到了江戶就可以和小兔子見面,這次的任務他們已經好幾個星期沒見了,原本打算見到人直接將對方抱個滿懷的如意算盤瞬間成為泡沫,更讓帝奇的內心嚴重不平衡。
  
  他想念小兔子的氣息、小兔子的味道、小兔子彈性好抱的身軀啊─────!
  
  卻因為那些該死的驅魔師害他碰不到小兔子────!
  
  在一連串內心吶喊後某人化悲憤為怨念,琥珀的眼眸染上深沉的殺機。
  
  ────敢情那些驅魔師真有如此本事?連他的小兔子都拐了去?
  
  「帝帝啊~搞不好小兔子會發現我們無法察覺的事情哦♥」千年伯爵意味深長的丟給帝奇這麼一句話,「還有,帝帝♥不要太小看INNOCENCE哦!那孩子為了打倒我等,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呢────♥」
  
  「畢竟,他也是一個惡魔────♥」千年伯爵最後的語句,相當耐人尋味。
  
  帝奇拖著腮,細眸凜了起來,接著抬手一指最靠近他的等級3。「那邊的傢伙,立刻以『箱』飛往中國。」
  
  接到命令的惡魔以奇異的語言應答後,龐大的身形化成小小的箱型態,唰的朝無邊的蒼穹前進。
  
  「還有,你們啊…可要好好的給我工作───♥」話題一轉落到了諾亞身上,伯爵壓倒性的魄力使得雙胞胎和司金頻頻冒冷汗。
  
  目光一轉,伯爵陷入沉思。克勞斯.馬力安也來到了江戶…♥那些元帥八成只是那個男人的棋子♥從以前他就摸不清這個男人的行為模式───♥真是令人討厭啊♥
  
  那男人…這次來到江戶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伯爵嘆了口氣,瞧見眼前的可愛兵器,擴大了嘴邊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的詭譎笑容。
  
  「上吧♥孩子們───♥全軍攻擊元帥───♥」
  
  伯爵舉起咧囉朝空中一指,豈料在伯爵語落的瞬間不遠處一棟寫著清酒兩字的工廠猛然竄出以黑針構成的黑蛇,氣勢十足的盤旋自上空,接著絲毫沒有偏差的朝千年伯爵咬去!
    
  
  
  另一頭,位於亞洲分部的黑教團,醫護室內躺了一名銀髮少年。
  
  少年緩緩地起身,感到臉頰上的怪異觸感疑惑的用右手覆上,一陣滑膩的感覺於掌心流淌而出,銀眸移向一旁的玻璃,由倒影中橋見左眼的印痕漸漸地滲出豔紅,相當怵目驚心卻沒有一絲疼痛,如此異常的景象似乎意味著一種……警訊。
  
  「這是……」以往從來沒有過這種現象,一時之間少年也不知作何反應。
  
  「哇!亞連───!你怎麼了?」蠟花正打算請他去找莫大人,誰知一進門就瞧見亞連滿臉是血的模樣嚇得她兩根辮子都翹了起來。
  
  「護士、護士長───亞連他流血了────」女孩慌慌張張的跑去找口中的護士長,壓根忘了來這裡的目的,反倒是在淌血的少年相當冷靜。
  
  捂著印痕,亞連緩緩地闔上雙眸。
  
  這是…什麼感覺?為什麼胸口會有一種很深刻的悲哀呢……
  
  
    
  在亞連的意識深處,似乎有另一個意識在這次的生死關頭漸漸甦醒……
  
    
TBC..
  
  
  *文中有些部分引自星野桂老師-驅魔少年第九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