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沒有什麼大問題了,幸好送來的早,不然這孩子的生命可能就很難挽回了。」獸醫憐惜的摸了摸小傢伙的頭,欣慰的望著拉比。
   
  「接下來只要讓牠靜養等待復原就行了,由於這孩子還是授乳期,我等等會將簡單的餵食方法教給你,為了確定復原情況三天後要麻煩你帶著孩子來回診。」
  
  「嗯,謝謝你,醫生。」橘髮少年放心且真誠的給了獸醫感恩的笑。幸好有趕上,幸好他有發現這孩子的求救…
  
  ────看來他似乎很在乎這小生物的生死,這對看盡許多生命殞落的自己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
  
  不太想思考他對這小生物如此執著的原因為何,獸醫的嗓音引起拉比的注意。
  
  「對了,這孩子現在尚未睜眼,沒意外的話大約2週左右會睜眼,從睜眼到3週之前的這段時間最好避免帶牠出門,要先讓牠適應新的居住環境,若在這段時間常帶牠出去會讓牠混淆,不曉得哪裡才是他的家,等過了3週就以後可以慢慢的讓牠接觸外界的事物。」
  
  「如果之後在飼養方面有什麼問題,可以過來問我。」獸醫笑了笑,將虛弱的小傢伙放進拉比的懷裡。
  
  在拉比離去後,獸醫似乎在思考著些什麼喃喃低語,「奇怪…總覺得這孩子好像不完全像隻幼犬?」可他又說不上來是哪裡不一樣,基本方面都和剛出生的小狗差不多,可據他多年來看診的經驗又隱約覺得似乎有某些地方不大對勁。
  
  不解的搔了搔頭,或許是他太多心吧!獸醫很快的將這不算問題的問題從腦海裡驅逐出境。
  
  
  
  
  到了住處,拉比為了就近照顧小傢伙,在臥房內弄了一個竹籃,裡頭鋪上一層白色柔軟的布料,當作小傢伙睡覺的窩,沒想到正當拉比準備把小傢伙放進去的時候,手中的小生物微弱地扭動,明明會因此牽動身上的傷口卻還是拼命的擺動四肢,似乎是不想離開對方。
  
  「喂…別亂動啊!你身上還有傷耶────」
  
  拉比小心翼翼的避開傷處將小小狗放在裡頭,豈料小傢伙在離開了拉比手心後根本安份不了,不停地在上頭翻動,即使身子很難過還是努力的撐起小小的四肢朝拉比的方向靠,嘴裡甚至發出哀求的嗚嗚聲,過程中險些從籃子裡摔下來,嚇得拉比連忙接住才沒發生剛從動物醫院回來就馬上回去報到的慘案。
  
  該怎麼辦呢…照這小子如此黏他情況看來他根本無法離開。
  
  接著少年靈光一閃,以百米的速度衝進廚房再衝回臥室,手裡多了件他幾天前新買的廚衣,廚衣的下方正好有口袋的設計,少年用手稍微探了探,接著拿起小窩的小被子墊在裡頭。
  
  拉比手一撈將小小狗放進去,不曉得是這口袋太大還是小傢伙太嬌小,一布一狗塞進去竟然不會擠,那剛剛好的滑稽模樣不禁使拉比失笑,小小狗感覺到軟軟的布,包著繃帶的前腳試探性的抓了抓靠近拉比那方的墊布,感覺到令牠安心的氣息與溫度後才漸漸停止動作,小傢伙挪了挪小身軀,縮成一球,慢慢發出平穩的呼吸聲。
  
  瞧見這小動物如此依賴他的模樣讓拉比有股說不出的異樣情緒。
  
  已經有多久,他不曾感受過被人…還是被生命完全信賴的悸動?那種不需任何原因,在彼此相遇之際就完全將自身交付給對方的堅定,竟是讓他如此心動。
  
  祖母綠的眼眸閃動著絢麗的墨,幽深而沉穩的色調含著迷人的光采,望了在前袋內睡得安穩的小傢伙一眼,莞爾,接著捲起袖子。
  
  「好啦,接下來可要祭祭我的五臟廟了。」他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可快餓死了!吃完再來查查這小傢伙的來歷吧!
  
  
  
  
  拉比趁著小傢伙睡著的時候清洗了身子,剛踏出浴室就發覺小小狗已經清醒,且不停地想往自己的方向移動,而拉比早有了先見之明先在籃子的周圍鋪上等高的被子,才沒讓負傷的小傢伙弄疼。
  
  明明都還沒睜眼,卻總是能明確的捕捉自己的方位啊……
  
  手一帶,將小小狗抱入懷中並坐在床舖上,讓小生物趴在自己的肚子上頭,右手一抬,一本深綠色帶點磨損的書皮憑空出現在自己眼前,那本書在拉比的意念下有生命的翻閱起來,最後停在其中一頁,原本空白的頁面漸漸浮現不屬於這世界的黑色文字,隨著意識所到之處,那些文字則化成相對應的影像注入少年的腦海。
  
  「奇怪…竟然沒有任何相關紀錄?」拉比觸起眉,臉上很難得的有著驚奇。
  
  基本上,所有有生命無生命的「書」一定都會有所記載,而自己撿回來的小東西竟然連「書」都查不出相關的資料與訊息,其中僅有的只是這小傢伙和自己相遇後的情況。
  
  稀奇,太稀奇了!
  
  他還以為自己已經夠神秘了,沒想到這小傢伙比他更厲害啊!
  
  深綠的眸饒富趣味的望著賴在自己身上的小小狗,食指輕輕的在小傢伙圈起的背上上下撫摸,翠綠瞥見小動物脖子上的繃帶時閃過一絲寒光,拉比的動作讓小傢伙的耳朵動了動,牠不反抗也不吭聲,只是乖乖的待在拉比身上休息。
  
  似乎只要能感受到拉比的溫度,小傢伙就會很滿足、很放心,這模樣一點也不像是被人傷害過的動物該有的行為啊…
  
  或者,是因為這孩子特別喜歡自己的緣故?
  
  不得不承認他挺喜歡這個假設的。
  
  頭一次遇見拉比無法看透的生物,徹底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同時,一個想法就這麼從腦海裡閃過。
  
  或許,讓這小傢伙陪伴他漫長的旅程也是不錯的選擇,儘管…這小生命僅能陪他度過非常、非常短的歲月,他還是…決定將這孩子留在身旁。
  
  下定了決心,拉比的神情有著篤定的光采。他絕對不會放開牠、拋棄牠,若是允許的話,他甚至希望未來的歲月裡可以有這麼一個生命伴著自己走過無窮無盡的旅程────
  
   
  
  小傢伙的心跳,漸漸地與拉比心臟鼓動的頻率同調,原本沉睡在小生物體內的某種力量,藉著拉比的體溫與關鍵一點的念頭,慢慢的被喚醒……
  
  
    
  
  TBC..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