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連第14號長得是圓是扁都不知道,萬一誤砍了怎麼辦?」拉比觸起眉,小臉寫著疑惑。
  
  從他從諾亞那得到的紀錄,第14號是除了千年公以外可以操控方舟的諾亞(現在則是身為長女的蘿特擁有奏者資格),不過很久以前就因為背叛千年公而被殺了,如今千年公卻交代他們要「找出」第14號並且帶回來,唯一的可能就是第14號存在於世上,又或者用了其他的方式藉機重生,但是尚未覺醒,所以才要在他覺醒前帶回來。
  
  不過這樣講好像也不太對,基本上,繼承了第14號遺志的人類全無一倖免的被討伐,唯一剩下的可能性便是…有某個人類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繼承了第14號的「記憶」。
  
  若是第14號的記憶復甦,絕對會威脅到千年公。
  
  最好在敵人尚未妨礙到自己之前就先納入旗下,一直以來都是軍事上很好用的計謀,當然,可以利用的就盡量利用,所以千年公才特別提醒要抓活的。
  
  嗚哇───好邪惡啊,千年公!
  
  但…總覺得事情並沒有表面上的那樣簡單,似乎有某些不為人知的真相在時間的掩埋下被覆蓋。
  
  當初,也是因為千年前的記載有了損壞,他和老熊貓才會在千年伯爵再度現身的時刻選擇了此塊紀錄地。
  
  只不過這次的他並沒有和老熊貓位於同一方,他深信,那份被損毀的歷史絕對和千年伯爵脫離不了關係…
  
  書人所記錄的歷史不是如此輕易可以更動,更別提是銷毀,除非是書人本身在某種特別的情況下才可能放棄紀錄,而放棄紀錄的本身也代表著生命的遺失。
  
  即使驅體化成灰,該書人的紀錄也會經由紀錄之眼,傳承到下一任有資格成為書人的人身上,就這樣代代相傳,一代又一代背負好幾世紀的裡歷史。
  
  自己現在也還不算完全的繼任者啊────
  
  少年下意識的撫上右眼,肌膚感受到的是彈性的眼罩。
  
  不過,撇開這些先不談,只要一想到可能有某些內幕尚未被發掘,就讓身為書人的拉比躍躍欲試,血液裡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渴望,渴望得知幕後的真相。
  
  當初也是因為書人可以知道別人所不知道的真相,他才會願意成為「書人」。
  
  瞧見翠綠的眼眸閃動著迫不及待,讓帝奇挑了眉。
  
  小傢伙似乎找到很有興趣的東西了,當然,他並沒有無聊到去一一了解細節,書人總是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制約,可以分享的小兔子幾乎不會對自己隱瞞,當然,並不包括小傢伙的過去以及鮮少會在翠綠裡一閃而逝的愴然,────以及…那覆蓋住右眼的原因。
  
  這點讓帝奇覺得相當可惜,可內心的某一部分卻又希望小兔子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告訴他。
  
  沒辦法,誰讓他就是這麼迷戀這只變化無常卻又惹人疼的小傢伙呢?
  
  「誤砍了也沒差啊~反正千年公的要求是找出並帶回來,殺掉也是省得麻煩,反正不要落到別人手中不就得了。」秉持著礙事就砍掉的最高原則,帝奇很不負責任的發表意見。
  
  「唔,也是啦,可是可以的話我還是想要抓活的耶!畢竟紀錄歷史還是要有個實體會具體些,殺掉好浪費。」該說是書人的職業病?拉比連在此時都很愛惜歷史財產。
  
  發現小兔子的重點是在好浪費而不是殺掉的觀點上,讓帝奇牽起一抹讚賞的笑。
  
  明明是感情相當豐富的小傢伙,偶爾顯現出的冷酷正是最吸引自己的地方,互相矛盾的美是最令人興奮的。
  
  「嘛,假如我沒有不小心殺掉他的話,會記得幫你留完整一點的。」他的能力真可說是保留標本的最佳典範…
  
  也罷,小兔子開心他也高興,每當小傢伙喜悅時,那雙動人的祖母綠實在是比夜空中閃爍的星辰都來的耀眼,彷彿會被吸入一般的迷人。
  
  「這種時候你的能力就很好用啊!哪像我的,不要說保留,能不能找到一根骨骸都還是個問題…」
  
  這還是不考慮完全解放聖潔…嗯,現在還能稱作聖潔嗎?畢竟自己都融入了DarkMatter,再度犯起了職業病,拉比認真的思考到底該如何將自己的能力作定位,可想來想去就是找不到個恰當的詞,真是的,原來混血也是挺麻煩的…
  
  管它聖潔還是什麼,反正都是能力────
  
  重點是,就算是融合了諾亞因子的他,在使用能力的情況下還是不太可能保留屍體的完整性。
  
  單就殺傷力最低的第二解放來說,雖然他可以控制火判的溫度,但他對烤熟的人體實在是…不敢恭維。
  
  光是在腦海裡勾勒出那畫面就讓他起雞皮疙瘩,真是太恐怖了!
  
  釐清這點,拉比有些不是滋味的噘起小嘴,表情說是五味雜陳也不為過,這模樣讓帝奇失笑。
  
  「放心啦,要弄死人的辦法很簡單,保留完整性的方法也不少,到時候再看看不就得了?話又說回來,千年公到底要你去做什麼啊?這麼神秘?」自從這小傢伙得知特別的任務以後,精神比起以往來要來得振奮,實在是讓人相當好奇。
  
  「嘿嘿~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拉比的神情裡有和蘿特同樣程度的惡趣味。
  
  「…你這只兔子快要被蘿特給污染了,不過我有件事絕對讓你提的起興趣。」連蘿特那招牌的表情都學得那麼傳神,果然人是會被影響的啊…
  
  他可不希望他天真可愛又帶點狡猾的小兔子變成撤徹底底的黑兔子,畢竟要捉弄還是前者比較有意思。
  
  ────原來某大叔的重點是在捉弄的程度上。
  
  「嗯?什麼事?」瞧見那雙帶點催促意味的綠眸,讓帝奇牽起一抹可惡的笑。
  
  「嘛~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還真是耳熟的一句話…
  
  「你這黑木碳很沒創意耶!竟然學我。」
  
  而某人似乎被黑木炭這三個字給激到,皮笑肉不笑的回著。「我就是黑啊~」
  
  不過是個綽號也要計較…這小心眼的變態大叔!
  
  儘管內心還是不太滿意,可比起帝奇給的情報還是後者比較有吸引力,很快的拉比便妥協。
  
  「不然我們以物易物,我告訴你千年公給我的任務是什麼,你用你的事情跟我換。」反正千年公的任務算不上什麼秘密,告訴帝奇也不會少幾塊肉,只是鮮少見到帝奇對於自己以外的事情顯現好奇而感到新奇罷了。
  
  難得不用大腦的帝奇竟然回了拉比。「不成,反正這次的行動最後的目的地還是日本,到了那裡我也可以知道,這樣子我不划算哪~」
  
  某兔子不甘願的抽了抽嘴角。「───那外加我的吻一個如何?」
  
  開玩笑,小兔子主動耶!
  
  「成交!」不下半秒某人立刻應允。
  
  所以說帝奇還是嫩啊…也證明了變態終究是個變態,就連談條件也這麼變態───
  
  開開心心的領了所謂的吻,儘管對於落在臉頰這方面不是挺滿意的,可看在小兔子難得主動的情分下就算了。
  
  「這次千年公交給我的名單,裡頭似乎有你認識的人。」
  
  「我認識的?」他認識的人不就那些?絕大多數的都是還不清楚自己是誰就已經死了個乾淨,哪裡還能知道自己的身分?
  
  思緒一轉,聰明的拉比當然推敲的出來。
  
  一個是帝奇照過面的,也是自己認識的就只有……
  
  「───亞連‧沃克。」少年幾乎是肯定的語氣。
  
  沒想到小亞連竟然是這變態大叔的目標…還讓拉比當下真想替亞連默哀,怎麼誰不挑偏偏挑到一個最不正常的?不過諾亞裡面似乎也沒有人正常就是啦───
  
  而扣除蘿特要去日本江戶轉移方舟以外似乎也沒什麼人選了。
  
  「賓果!獎品是我的吻一個。」眼看著某大叔樂得就要撲上來,被拉比眼明手快的擋住。
  
  「我才不要咧!下手輕一點,那麼漂亮的孩子毀了很可惜。」真的很可惜,他挺喜歡亞連的,假如自己不是在諾亞這方想必他們可以成為好伙伴的。
  
  他對那個小小隻可食量卻大的驚人的小傢伙很有好感啊!
  
  同時,拉比也給了帝奇頗有韻味的笑。「你可別小看他,雖然外表看起來無害,但是挺堅強的。」
  
  這點從之前和蘿特玩諾亞和驅魔師大戰拉比就隱約看出來了,尤其是左眼的詛咒,真的很有意思,身為書人特有的直覺告訴他,亞連的存在…很特別。
  
  「嘛,我盡量。」對於小兔子如此在乎一名驅魔師反讓帝奇興起了好奇心,可卻又升起一些些的酸澀。
  
  暫時不想去理會這莫名煩躁的感覺,帝奇問。「那你的任務又是什麼?」
  
  只見漂亮的綠眸古溜溜的轉了一圈,揚起一個得意的笑容。
  
    
  
  「嘿嘿!────間諜。」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