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會為我而流淚嗎?
 
 
還記得當時的你只是眨了眨昏黃的眸,然後罵我沒事想這個幹麻。
 
 
你總是含著一抹溫柔到好處的笑,卻從不曾和我訴說你的種種。
 
 
你了解我,你懂我。
 
 
你總知道怎麼樣會讓我生氣,也最明白如何能讓我原諒你。
 
 
我在你面前就像一張純白的紙,即使經過無數的歷練與偽裝,卻仍然逃脫不了你的掌握。
 
 
也可能是在我內心深處希望被某人緊緊的捉住吧。
 
 
若有一天,我自你的身旁永遠地離開,你會不會心急如焚的尋找我呢?
 
 
帝奇────
 
 
 
 
「怎麼了?眼睛睜那麼大會讓你看起來更呆喔。」帝奇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似在捉弄孩子一般的戳戳拉比的鼻尖,俊美的五官無時無刻都流露著深情。
 
 
拉比眨了眨眼簾,清澈的祖母綠直勾勾地望著迷人的琥珀,綠的分明的眸子映著對方的臉龐,深深地將對方的影像留在腦海中、留在記憶中、刻在靈魂中
 
 
不曾被拉比以如此深情的雙眸凝望過,竟讓某大叔莫名地害臊了起來,大手掩住臉,低聲道。「你這樣一直看著我,我會誤會的,小兔子───-」
 
 
聞言,拉比很不客氣的挑眉。「我還以為你要說我這樣看你你會想把我撲倒呢。」沒想到竟然是如此純真的反應,原來這傢伙也知道什麼叫做不好意思?吃錯藥了不成?
 
 
「嘛,小兔子你希望的話我是很樂意做的喲~」帝奇用他那閃亮亮的大眼不停地對拉比投射愛的光芒,而身經百戰的拉比一點也不受影響,臉個嘴角都沒抽動一下。
 
 
「不用了,謝謝。」
 
 
───果然,變態的性子不可能一時說改就改的。
 
 
「別害羞嘛,小兔子───」
 
 
「別靠過來!」
 
 
「這可是我對你愛的表現耶~~」
 
 
「帝奇.米克,你要是膽敢再往下摸我就把你燒成灰!」
 
 
「小兔子────」
 
 
「────火判!」
 
 
 
 
如果你不在了,我想我不會流淚。
 
 
因為,你的身影已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坎中
 
 
無論是優美的笑容,孩子般的舉動,亦或是戰場上的冷冽────
 
 
亙古,不滅。
 
 
 
 
哪,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
 
 
────你會為我而流淚嗎?
 
 
 
 
 
帝奇────
 
 
 
 
END
 
 
 
****
 
 
於是這只是單純的抒發
想寫寫看關於兩人未知的未來
拉比是怎樣的感覺?
 
 
於是之後會有愈來愈多這樣的小品文
喜歡的人,或是有感想的~
不要害羞浮上來讓森看看吧XD
 
 
這些文章森不會在鮮鮮發,更新也不一定
想到,就打
 
 
2008/09/17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