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芽……!」
  
  在短暫的驚愕後龐大的憂心如洶湧潮水襲向神田,有那麼一瞬間神田的理智蕩然無存,下個動作就是俯身向前,只見一朵朵怵目驚心的血花自亞連的身上諷刺地綻放著,無法言喻的恐懼不停地啃蝕著神田的內心,甚至連探出來欲扶起小身子的手都有些顫抖,剎然,一個不屬於神田的白衣衣袖阻止了前者的舉動。

  
  要知道在尚未確認病患傷勢以前就冒然移動傷患是件很危險的事,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引發致命傷。
  
  「我知道你很擔心他,但是這種情況不能隨便移動,──冷靜一點,神田。」不久前聽見院內特殊廣播的帝奇,一出大門瞧見的就是神田少有的慌忙眼神,在神田動作前連忙阻止。
  
  帝奇的話直接將神田應有的冷靜與判斷全數拉回,強抑著憂心與止不住的殺意,細眸快速地瞥了方才逃逸的車輛一眼,跟著恢復醫師該有的專業,就在此時醫院內其他的護士與醫生也抵達,神田揚手一揮跟著令下。「立刻準備擔架,我親自操刀。」
  
  琥珀有些不放心的望了黝黑一眼,在瞧見對方不容置喙的堅定與原有的自信光彩,二話不說的跟著幫忙。
  
  
  
  經過長達三小時的搶救,總算是將亞連的生命拯救回來,儘管過程中相當驚險,生命指數也非常的低,但神田憑著高超的醫術以及不停的呼喚亞連的名,小傢伙算是順利的撐過。
  
  但是,手術成功不代表亞連因此安全,今晚是個關係期,堅持的過,神田就能再度瞧見那純真的燦爛笑容,若是撐不過,那麼……
  
  院長室內,科穆伊一反以往輕鬆玩笑的神情,此刻的面容甚是威嚴,墨黑的眸遙望著窗外,身後有兩抹頗是熟悉的人影。
  
  「明明都已經拒絕他們了,竟然還不死心,甚至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觸起眉宇,科穆伊好看的五官除了少有的憤怒外也參雜了悔意。
  
  「是該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老虎不發威當我們是病貓───」拉比秀氣的面容染上殺意,自從見到阿優對於亞連種種的關心行為以及溫柔萬分的眼眸,他就決定不許任何人妨礙他們、甚至是傷害亞連,此仇不報非君子,他絕對會要那些人好看!
  
  再加上那些人先前對醫院所做的損害,更是要連本帶利的給他討回來!
  
  一旁的帝奇心有靈犀的拍了拍拉比的頭,拋給科穆伊一抹久違的狂傲笑容,那只有在某些時候才能瞧見的危險笑容。「這件事就交給我們,我們會幫你處理的乾乾淨淨清潔溜溜的…」正巧,自己正愁著最近過的太過安逸,怎麼能放過這種活動筋骨的大好機會呢?
  
  這次科穆伊露出了微笑,憑自身對三人的認識以及了解,相信這次又會掀起一陣狂潮吧!雖然自己不認識那名孩子,但是從神田那擔心以及明顯改變許多的眼神,科穆伊多多少少也能猜到那孩子對神田的重要性。
  
  找他們恆白的碴就算了,可惹到身為「亡徒」的三人可不是拍拍屁股走人就能了事的,尤其又犯到擁有「冷面」之稱的神田…這次在幕後指使的那家醫院,下場可不是悽慘兩字足以形容。
  
  「交給你們了,順便幫我跟神田說聲抱歉,都怪我太不小心才會讓他們有機可乘…」聽利娜莉說加護病房內現在禁止他人出入,八成是神田那傢伙的傑作吧…
  
  拉比只是笑了笑。「我會幫你轉告的,但是神田會不會這麼認為就又另當別論了。」他們幾人可是在來到這家醫院前就已經有深厚的交情,照神田的個性頂多意思意思砍科穆伊幾刀,剩下的帳則是加倍成長在那家醫院。
  
  不過,話說回來,是因為他們消失匿跡太久,還是說「亡徒」這名稱在之前所打下的名號還不夠響亮,竟敢將腦筋動到他們頭上…或許,藉由這次機會讓他們的名號深深烙印在那些傢伙的內心,以及所有人心頭也是不錯的選擇。
  
  ───不過他們三人倒也沒有透露過身分,這次惹到他們算那家醫院倒楣哪,嘖嘖…拉比不由得替那些人默哀,儘管祖母綠所散發的銳茫一點也沒有可惜的意味。
  
  這次,非要搞到他們人仰馬翻,雞犬不寧才行!
    
  
  
  ───拉比相信神田絕對是二話不說拔刀打頭陣的那一個。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