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岩泉發現,及川在某些時候很喜歡爭所謂的第一。

 

那個第一可能是比誰先跑到家,或是看誰先吃完肉包,又或者是在運動會時拼了命也想拿到數字最少的旗標,在岩泉眼裡,扣除運動會的旗標,其他的第一與其說是種榮譽,倒更像是三歲小孩無聊的比拼。

 

且要是不認真跟這傢伙比,他贏了也不會開心,一整個就是讓岩泉覺得很莫名奇妙。

 

「你為什麼這麼喜歡搶那些第一?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至少他就不覺得剛才跟及川比看誰先吃完一整支冰棒,贏得人有什麼好得意的。

 

更別說和對方比賽的只有自己,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究竟有什麼好比的?

 

他實在是搞不懂這傢伙。

 

儘管吃冰棒比賽贏的還是自己就是。

 

不如說從及川跟他比到現在,從來沒有一次贏過自己。

 

及川的兩頰鼓成包子狀,不服氣地咬著剩下的冰棍發出噗噗聲,「因為,拿第一感覺可以跟小岩更近嘛。」不過他這項偉大的計畫一次也沒有成功,小岩太強了啦可惡!

 

「哈?」這傢伙現在講得是日文嗎?他怎麼有聽沒有懂?

 

「所以說啊──」及川將口中只剩下棒子的冰棍橫在岩泉面前,稚氣的臉蛋很認真,很嚴肅,「一是小岩的一,只要拿第一,就表示我可以得到很多很多的小岩啊!」

 

說到後來及川甚至激動的伸出雙手比了好多的姿勢,兩隻眼睛閃閃發光。

 

岩泉看著興奮的及川,露出你這傢伙是笨蛋嗎的表情,「我說啊,我的一不是數字一(ichi),而是開始(hajime)的意思。」

 

「咦──!」這麼說來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搞錯小岩名字的意思了嗎!

 

及川一臉不會吧地瞧著岩泉,後者把身後的硬殼書包換到身前,直接拿出名牌給他看,上頭確確實實寫著三個平假名,及川稚氣的臉蛋頓時猶如面臨世界末日,要有多沮喪就有多沮喪。

 

他真是大笨蛋,怎麼會連小岩的名字都搞錯?真是糗大了。

 

及川還處在自我厭惡的情緒,背後突然被岩泉大力拍了下,痛得他差點咬到舌頭,「為什麼突然打我啦小岩!」

 

「還不是因為你露出那麼沒用的表情?再說,比起跟我在一起,你更喜歡拿第一?」反正都是想跟自己靠近點,幹麻刻意去比什麼奇怪的比賽?自己又有哪次不是陪著他的?所以他才不明白及川為什麼這麼執著比賽。

 

根本沒有必要不是嗎?

 

聞言,及川的眼神愈來愈亮,最後開心地咧嘴一笑,整個人直接撲到岩泉身上,「我不要再拿第一了!我要一直一直跟小岩在一起!」

 

岩泉一臉不以為然,「話說你哪次有拿到第一的?」他記得他們之間的勝負這傢伙一直都是慘敗,哪時有贏過他?

 

「欸……賴床的時候?」

 

「我看是被你媽打屁股的時候吧?」

 

「好過份!但要是比對小岩的喜歡程度我絕對是第一!」

 

「那個不需要第一啦,很噁心耶。還有,我先說,你可不要連上廁所都跟著我。」他對及川那句一直在一起實在是很有陰影,這傢伙的黏人程度真是宇宙級的煩人啊!

 

「咦!小岩你怎麼知道我想幹麻?」

 

「你還真的想跟啊喂!還有不要因為這樣就佩服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好嗎!

 

 

 

那天,是及川第一次知道原來岩泉一的一是開始的意思。

 

從那天起,及川再也不執著第一,但卻樂得繼續和岩泉比賽,以贏過他一次為目標。

 

畢竟,他已經沒有拿第一的必要了。

 

因為,他已經得到他最想要的了。

 

Fin

 

****

我一直很想打岩泉名字的梗

很喜歡(hajime)這個發音。

也有著他們關係開始的意思XD

2014/09/04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