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前的瀏海被溫柔地撥弄著,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掌心慢慢來到右頰,薄繭摩擦在臉上的感覺有點粗粗的,稱不上舒服,卻是他很喜歡的觸感。

 

彷彿能從對方的動作中感受到他從不說出口的關懷。

 

眼簾緩緩拉開一條細縫,日光燈被面前的人遮去大半,他看見青峰露出有點像是鬆口氣的表情,「醒了?你昨天說冰箱內的食材不夠,今天一起去買吧。」

 

點點頭,揉揉仍有些惺忪的睡眼,臉上的掌心換到腦袋揉了兩下,看著青峰邊碎碎唸邊皺眉的模樣,讓火神一秒就猜出青峰說得內容不外乎是「想睡就回房間不要老是睡在這」或是「至少也蓋個毛毯吧?明明討厭吃感冒藥還老是窩在這,不是自找罪受是什麼?」諸如此類像老媽子一樣的牢騷。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在客廳晃了兩圈好不容易找到火神家的鑰匙,一回頭青峰就看見沙發上的傢伙露出讓他莫名火大的表情,他上前捏了捏火神的臉,氣得火神不滿地瞪著自己。

 

火神扯下那隻欠打的手,拉到自己身前,伸出食指在青峰的手中寫下一字又一字,宛若孩子間的遊戲,想讓對方猜出自己所寫的每句內容。

 

食指蜿蜒在掌心的感覺有些癢,青峰刻意不看火神指尖的動作,而是藉由腦海描繪出火神像個剛學字的孩童,一筆一畫,留在他的內心,泛起陣陣說不明道不清的漣漪。

 

『猜了這麼久,你會不會覺得麻煩?』

 

青峰對上火神花了好一段時間,在他的陪伴下終於回復純粹的紅瞳,抿抿唇吞回欲出口的話,他反握住火神的手,在前者的掌心快速地抹了好幾下,雖然很潦草,但近半年來都以這種方式溝通的他們,讓火神很快就讀懂青峰留在掌心的字跡究竟代表什麼。

 

他忍住湧上鼻尖的酸楚,給了青峰一抹開懷的笑,握住那隻跟自己差不多大,一點也不軟卻讓他無比安心的掌。

 

那涵蓋了他想對他訴說一切的手心。

 

『開玩笑,你跟我打那麼久的球會不會煩?還有好幾十年,你就慢慢寫,我保證練到你剛寫第一個字就能知道內容。』

 

 

 

他扯了扯青峰的手,露出了有些調皮的神情,在青峰疑惑的眼神中停下前往超市的腳步,落到青峰身後。

 

火神將自己的右手貼在青峰寬闊的背,收緊五指,看著青峰穿在身上的無袖背心被自己拉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跡,自己的心就跟青峰身上那件背心一樣,扯緊,發疼,卻又捨不得離開背心主人的溫暖。

 

「你幹麻?火神?」

 

背後的衣服被鬆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平假名。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其實我很喜歡你這樣跟我說話?』

 

青峰蹙起眉,轉身扯過站在自己身後的傢伙,有點粗魯地扳過火神的臉,直直地望著火神的眸,不爽地在前者眼中瞧見類似退出的意味。

 

他深吸口氣壓下想把人往家裡拽再推到床上狠狠教訓對方一頓的衝動,慢慢地開闔著嘴唇,每個咬字都刻意拉長凝滯的時間,故意讓對方看清楚自己所說的每個字。

 

「喜歡的話就盡量看,我會讓你看個夠、看到膩,看到你覺得煩也會逼你看完。下次不准再用那種方式跟我說話,不然我就揍你。」

 

他會讓他看清楚自己所說的每句話。

 

每句。

 

絕不會讓他有那個餘力去逃避。

 

扣住火神的手,故意加快腳步走在火神身前,青峰刻意無視身旁努力往地上找螞蟻的傢伙,滿意的感受著對方同樣緊緊回扣自己的掌。

 

不需要開口,他也能聽見他想說的話。

 

聲音,透過交握在一塊的掌心,直達他內心。

 

 

Fin.

 

****

因為看了聲之形就想補青火版的XDD

我踏上菱的後塵了(你

 

2013/03/07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