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親睦鄰,CP是火青

 
****

他們家的家務事,多數都是由火神包辦的,一來是火神不像青峰那樣,看見洗衣籃內的衣服堆了一半也能置之不理,加上自己本來就比較擅長這些事情,之前一個人住時就做習慣了,現在不過是順手多洗一人份的衣服也沒什麼。

 

至少自己動手還能免去青峰不曉得衣服材質通通扔進洗衣機被洗壞的慘劇。

 

今天自己剛好沒有輪班,回到家後青峰仍在執勤中,他便順手把扔在洗衣籃內的衣服撈起來打算連床單一塊洗。

 

由於前兩天才洗過一次,籃子內只有一件自己的四角褲與青峰的藍色警察制服,記得剛拿到這件制服青峰就像在玩角色扮演一樣,臉上剛出社會的稚氣未脫,儘管穿上如此象徵性的制服,他卻無法很明確的將青峰與警察這個職業掛在一塊,畢竟自己對這傢伙最深的印象莫過於在球場上大放異彩的模樣。

 

哪像現在,已經能把這身制服穿得很有模有樣了,只是不要老是想拿制服玩些什麼奇怪的花樣會更好。

 

他不是不能理解青峰的感覺,老實說偶爾瞧見青峰穿著警察制服在執勤時,感覺真的很新鮮,有種重新認識對方的驚豔感。他承認他腦中的確閃過某種思想,那種禁慾的感覺相信對每個正常的男人而言,都是股很大的誘惑力。

 

但想歸想,要他真的下手,還真有點難。

 

不是他不願意,只是他不想去破壞那種感覺,那種象徵青峰賭上性命在付出的一切,他不想破壞每次瞧見青峰扔在洗衣籃內的制服,就會有種青峰也跟自己在拼命的真切感,那讓他即使面對再惡劣的險境,也能咬牙度過的陪伴感。

 

尤其,他可不想每次看見街上來來往往的刑警,就想起青峰在他身下,露出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慵懶又享受的神色。

 

那會有種好像自己的寶物被他人給窺視的不悅感。

 

火神將手中的衣服展開,制服沒有往常的筆挺,被扔在洗衣籃內不過一天卻已皺巴巴的,上頭還能看到幾個像是番茄醬的髒污,不難想像青峰肯定是吃得很匆忙,且前者也不是會注意這種小細節的個性。

 

藍色的布料染了些髒汙與油漬,上頭甚至還能聞到不是很舒服的汗味,與淡淡的煙硝味,制服在手裡的觸感不像剛拿到時如此生硬平板,洗了這麼多年,上頭的藍其實已有些褪色,火神卻很喜歡現在這種看起來像舊衣服的感覺,那代表青峰在工作崗位有多拼命,就跟自己一樣,都在捍衛彼此所堅持的信念。

 

火神笑了笑,正想把衣服往洗衣機裡面扔時,卻意外發現右下角的衣襬處,有很淡很淡,像是被用力搓過想洗掉的暗褐色痕跡,而且上頭還用針線歪歪扭扭地縫補了幾針。

 

火神挑起半邊的眉,這下他總算知道為啥這幾天明明有同時在家的紀錄,青峰卻能按耐住性子沒拉著他去滾床。他們相聚的時間本來就少,基本上只要是雙方能在家碰面,只要彼此的身體狀況允許都會好好瘋狂一下,畢竟這也是他們抒壓與充電的方式之一。

 

火神將衣服扔進洗衣機,舀了半勺洗衣粉,關上洗衣蓋按下洗衣鍵,臉上的表情有無奈也有感到好笑的意味在。

 

青峰那傢伙到底知不知道家裡的衣服都是誰在洗的?這麼明顯的破綻還想瞞過他,平常辦案的推理腦袋都不曉得用到哪了。

 

真是笨死了這個蠢峰。

 

 

 

警車上,正在待命的青峰百般聊賴地打了個哈欠,伸懶腰的同時不小心扯到腰際的刀傷,儘管已經快好了但仍是有些刺痛。

 

眼角餘光瞥見車上的時間與日期標記,已經快要兩個星期沒跟大我來一發了,要不是這該死的傷口不然前天晚上早就可以做了!

 

他的工作掛彩就跟家常便飯一樣,沒什麼大不了的,偏偏火神每次看見他身上多出來的傷,都會因為傷口大小或位置拒絕自己的親熱,說什麼不希望動作太激烈牽扯到傷口,之前有好幾次就是這樣害他沒地方發洩。

 

有好幾次青峰都想吼回去:「被插的是我不是你,是能激烈到哪裡啊!?」不就躺上去雙腿一開不就得了!到底是為啥不能做!

 

也幸好他在關鍵時刻發揮這些年被磨練出的冷靜,沒真的這樣回,否則肯定會跟大我大吵一架。

 

除了被拒絕求歡外,他不喜歡讓火神知道他受傷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每當火神在幫他包紮時都會露出很複雜的眼神,那傢伙以為他沒發現,開什麼低級玩笑,憑那笨蛋神拙劣的偽裝技巧,哪可能騙過他?他在偵訊犯人可不只靠拳頭,偶爾也是會玩頭腦的,只是多數時候他喜歡動身體,因為比較不需要浪費腦細胞,但不代表他真的沒腦子。

 

再說真要比危險性大我那傢伙比他還驚險好嗎?天天都要出入危險的火場,要擔心也是自己擔心吧?

 

他不想讓火神露出那種眼神,他知道他是關心自己,但平常見面時間就已經夠少了,好不容易能面對面說上幾句話還得看那種讓他胸口煩悶的表情,不如不要讓那傢伙知道比較省事。

 

不過,傷口好得這麼慢實在很令人抓狂,他已經厭倦用手解決了,手指哪可能比得上大我的傢伙!爽得程度根本不能比啊!

 

他想碰大我!想碰活生生的大我!想看大我在他體內被自己絞緊時露出苦悶又享受的表情──

 

車上的傢伙不務正業地在那亂轉黃色思想,口袋內的手機突然傳來一股震動。

 

嗯?真難得大我會傳簡訊過來,是不是也跟他一樣太久沒做想得受不了?

 

青峰勾起一抹有些欠打的笑,掀開手機蓋,簡訊的內容很簡單,卻讓青峰有種晴天霹靂的感受。

 

『回來我幫你處理腰上的傷,還有不要騙我你有突發狀況今晚趕不回來,我已經先問過今吉你最近的執勤狀況了,順便也買一串衛生紙回來。』

 

「該死……!大我怎麼會知道我受傷的事!」到底是誰出賣他!

 

他幾乎可以想像回去後火神已經捧好最痛的優碘,坐在客廳沙發等他進門的模樣了。

 

某個傢伙瞪著手中的手機很久,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濫用職權謊報離這邊最遠卻又在火神管轄的區域有火警,逼得火神不得不出動,某個黑皮很認真地衡量這樣做被火神與煩人的禿頭上司發現,以及今天就乖乖回去讓火神狠狠地「消毒」過一次,究竟哪個對自己比較有利。

 

青峰決定,今晚買串衛生紙回去時再多繞到速食店買一大袋漢堡,希望火神能把優碘改成溫和不刺激的生理食鹽水。

 

混帳……等消毒完不管大我那傢伙怎麼說,他絕對要把人往床上拖先解解下面的火再說!

 

 

Fin

 

2013/03/17 Mor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