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設定前提

 

縱使已經從前線退下,他偶爾仍會在午夜夢迴時被殘酷的夢境嚇出一身冷汗。

 

每當那種時候,他都會伸手確定身旁的人睡得比自己還要死,但更多時候卻是對上被自己過劇的舉動而吵醒的湛藍眼眸。

 

躺在床上的人沒有說什麼,只是跟著起身,兩人就這樣不發一語的靠著床頭櫃,直到其中一人打破靜謐。

 

「你知道的,我在這裡。」棉被下的手覆上對方被嚇得冰涼的掌,就像平常互相支持著對方那般,青峰用自己的溫度一點一滴地驅趕那不被歡迎的寒冷。

 

「……嗯,我知道。」

 

感受到被反握的手,青峰笑了笑,他想起彼此第一次在執勤時相遇時的現場,即便已經過了兩年,身體卻忘不了當時的高溫與疼痛。

 

也不可能忘。

 

那時的他與大我處境不是艱難兩個字可以說明,幾乎可以說是在死亡邊緣徘徊。

 

事情的經過真要說明其實也就幾句話,自己在制服炸彈客時不慎也被困在起火的建築物內,然後遇到了正好前往他們現場救災的火神。不過那天不曉得是沒拜拜還是怎樣,好事沒碰到半件,壞事卻全被他們兩個給撞上。

 

先是留好的逃跑路線被猛然竄升的大火給堵住,往備用路線逃生時火神一個不慎被重物砸中頭部陷入昏迷,青峰當下直接爆了個粗口,想扶起火神時上方卻傳來轟然巨響,當下,他腦海才突然浮現那該死的炸彈客似乎不只在一個樓層安置炸彈,而他們好死不死就在那層樓的正下方……

 

青峰真的一度以為自己會死在那,不是被火燒死的,而是被建築物給壓死。

 

他身上還帶著槍傷,背上扛著不曉得有多重的水泥牆,腳好像還被變形的辦公桌給卡住整個人動彈不得,真要說唯一完好的大概就只剩身下的消防員。儘管周圍的環境惡劣得要命,空氣中的含氧量也快速被濃煙吞食,被自己護在下方的傢伙仍是昏迷不醒,但他從沒放棄過希望,也沒有所謂的死也能死在一起真是太好了的鬼念頭。

 

他只是盲目地相信,相信火神要是醒過來絕對不會讓他們繼續待在那種鬼地方,所以拼死地撐著。

 

儘管最後自己因失血過多昏了過去,連後來他們到底是怎麼獲救的也不清楚,但他只知道他跟火神得救了。

 

「你還記得那時我們獲救後,你面對記者提問時說了什麼嗎?」

 

火神側頭看向青峰,微澀的唇瓣抿了抿,不需要回憶,當時的話就像被銘刻在骨子裡,很自然地脫口而出:「不是我去救這傢伙,而是這傢伙救了我。」

 

聞言,青峰露出了有點欠扁的笑,「應該還有一句吧?」

 

火神怔了怔,終究沒忍住翻了個白眼,眼中尚未散去的餘悸卻在此時退了個乾淨。

 

「沒有他,我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那場救災,沒有青峰,他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同樣的,沒有自己,青峰也不可能活下來。

 

那讓火神想起了當初帶他們的消防員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救災,什麼是救災?不是讓別人活下去,而是別人讓自己活下去,那才是救災。』

 

……啊啊,所以,那次才是他踏入消防界以來,真正完成的第一場救災。

 

 

 

那場救災,他救回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而那個人挽回了他的生命。

 

 

2013/09/15 Mori.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火 IF設定
    全站熱搜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